詩經亂彈(十四)東門之墠(鄭)

東門之墠 茹藘在阪 其室在邇 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 有踐家室 豈不爾思 子不我即


墠:墠,ㄕㄢˋ。平坦的地方。
茹藘:茹,ㄖㄨˊ。藘,ㄌㄩˊ。草名,茜草。可以做成紅染料。
阪:小斜坡。
邇:近處。
栗:木名。
踐:整齊貌。
即:就。

【Google★廣告贊助】

「東門之墠」乍看之下沒什麼,筆者選了這篇作為「詩經亂彈」中的愛情詩篇,的確讓人懷疑筆者的眼光。

誠然,這首詩不若其他首的淺白,也沒有太過特殊的表現手法,不過,這首詩好在隱約和聯想。解釋完了生詞,就會覺得這首的無奈和咫尺天涯的無奈。

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查幾本書的註釋,都認為是家長反對,婚姻受阻之詩。然筆者比對了上下文,卻不這麼認為。

當中不曾有家長的影子,倒是一男一女互相的隔空嘆氣。這倒是讓人連想到紅樓夢裡,黛玉寶玉每每爭執了起來或拌了嘴,一個在怡紅院院抱膝長吁,一個在瀟湘館迎風灑淚。

當然,曹雪芹先生的這些情節,是否從詩經的「東門之墠」得來的靈感,誰也不清楚(總不能因此叫我去扶乩落觀陰吧?預算不足也),不過,當看過紅樓夢後,再體會這首詩,應該會更有感覺。

要不然,若充滿文學氣息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在吵架後問了你「豈不爾思,子不我即」的時候,你回他一句「啥?」,可就平白失去了和好的時機。


【蝴蝶版註釋】

東門的廣場空蕩蕩,只有茜草孤零零的隨風擺盪在小坡上。(哎,她的紅羅裙,就是用坡上的茜草染的呢),妳家離我這麼樣的近,我就覺得心愛的妳,遙遠得要命,遠得勾不上哪。

(八成一面搔首,一面走來走去,拼命伸長脖子看著窗外,哎唷,怎麼還沒看到她的紅羅裙勒?)

東門的栗子林下,那排整齊的房子裡,就住著心愛的你。(看到栗子林,就想到你青色的衣襟),我怎麼會不想念你呢?你怎麼不來到我這裡?

(雖然傷心得要命,她也同樣的癡癡望著窗外,冀望看到那個穿著青色衣襟,慢慢兒的走到她的家門口來。)


情人吵架,往往都會把最難聽的字眼搬出來,人是很殘忍好戰的,尤其對自己越親密的人,越是口不擇言,啥都能哇拉哇拉的叫出來。

拿紅樓夢的林黛玉和賈寶玉這兩個青梅竹馬的冤家來舉例,兩個人拼死命的互相試探吃醋,原本求近的心,反而變得遠了。

情人也不過就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算是同卵雙胞胎,也是兩個不相同的人(雖然理論上,他們應當像是拷貝的一樣,相同的教養下,還是會有迥然不同的心靈),當然沒理由有了愛情,就會心靈同步到百分百(愛情不能拿來拯救世界,事實上,連拯救自己都有問題)。

兩個家庭環境、教養、後天學習甚至性別都不相同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彼此完全合適的時候,摩擦就因此而生了。

有陣子,因為趕稿到舅母家小住,環境清幽,鳥語花香,書房的窗戶正對著開闊的天空,每天我都覺得心曠神怡,趕起稿子,當然覺得分外有靈感。

等我稿子趕完,mail出去以後,癱瘓在舅母家的客廳沙發裡,才發現我的小表妹正愁眉苦臉的盯著電話。

電話怎麼了?難道上面長了角?伸長了脖子,發現那是個很普通的有線電話,稀奇的是,小表妹還把她銀色的GD92擺在電話旁邊。

不過,力氣抽光了的我,也只能繼續埋在沙發裡頭,並且打起瞌睡來。

若不是電話震天響了起來,我大約不會敏捷的彈起來—從沒想過我也能跳這麼高—小表妹跳得比我還高,口氣急切的,「喂!喂?我是麗靜~阿?翠芬?」她大約腦筋轉了兩秒鐘,才想起表姊的名字,「姐,電話。」

然後遲鈍沈重的跌入另外一張單人沙發,抱住自己的GD92。

我和編輯一面討論稿子,她的表情越來越憂傷,越來越欲言又止,我瞄了她一眼,心裡大約有了譜,「喂,胡姐,」叫著編輯,「我等等打電話給妳。」

走進房間,用電話討論完稿子,幾乎是用爬的,爬到客廳,小表妹已經快被深藍色的憂鬱蟲給掩埋了,最可怕的是,那種深藍憂鬱蟲還拼命的往外爬,真怕爬到我身上來。

我是很累,不過總得盡一下表姊的責任。

「怎麼?吵架了?他沒打電話來?」

開始淹大水,我的絲質襯衫…大約被眼淚糟蹋掉了。

「別哭了,」輕輕的拍拍小表妹,也順便哀悼昂貴的襯衫,「吵架?」

「對阿,」委屈的扁嘴,「他罵我水性楊花、行為不檢、笨蛋、白癡、不知世事險惡(非常精彩的國罵,刪除)…就因為十一點跟學長單獨去跳舞。」

「那妳也罵他了吧?」有氣無力的問,太陽底下真的沒有新鮮事。

「那當然,他還不是跟學妹半夜去吃冰。半夜兩點ㄟ!那個混蛋,跟花痴學妹也有得混?!他簡直是渾球、花心大蘿蔔、Shit、欺騙感情的騙子(非常有創意的侮辱,刪除)…然後就不打電話來了。」

「幾天了?」我喝了口熱茶。她的回答害我差點把茶噴到雪白的長褲上。

「八個小時。」

「他當然不會打來。」眼前都開始虛浮了,「如果妳還要罵他的話。」

「我…」她嗚嗚的哭了起來,整個人都壓在我身上,突然深深的感覺到當表姊的悲哀。

等我昏睡十幾分鐘後,發現表妹也壓在我身上睡著了。抽出發麻的右手,將表妹的GD92抽出來,撥給她的小男友。

「靜靜~都是我不好~」敢情那邊也守在電話邊哪。

「我是靜靜她表姊啦。」有氣無力的罵人,「有時間等電話,怎麼不撥過來?!」

「我…她為什麼不撥過來?!」男孩子的口氣也硬了。

「你不打來,她不打去,剛好分手大吉,大家歡喜。」因為你們煩到我了,「先撥電話手指頭會斷掉?你是不是男人?」

「…靜靜呢?」他小聲小聲的問。

「哭著睡著了。」掛上電話,默數著一、二、三…

電話鈴讓表妹彈了起來,我趕緊爬開來,省得又被壓得動彈不得。

你就看到兩個人對著電話賠不是,五分鐘後男生就跑到我家客廳跟我家小表妹手扣手,對著賠不是和掉眼淚。

無聊。我翻了翻眼白,把自己拋回客房睡覺,抱著手機。

朦朦朧朧間,為了手機的聲音跳了起來,「喂!喂?」

「嗯…翠芬呀?」隔了一天才聽到他的聲音,簡直要把我氣死,一開口…「嗯,是我…」

「還生氣嗎?對不起…」

擦了擦眼淚,不行,我不能心軟,一定要狠狠罵他才行,「沒…我沒有生氣…」

「我去接妳好不好?是我不好…」

「不,是我不好…」一面找著面紙,一面抽著鼻子。

掛了電話,唉。

我對自己覺得很無力。


【正常版註釋】

東門的廣場邊,茜草生長的小斜坡。妳的家離我是這樣的近,但是人兒卻離我這樣的遠哪。

東門的栗子林邊,有排整齊的住宅。我怎麼會不想念你呢?只是你怎樣都不到我的這裡來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