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五)江有汜(召南)

江有汜 之子歸 不我以 不我以 其後也悔
江有渚 之子歸 不我以 不我以 其後也處
江有沱 之子歸 不我以 不我以 其嘯也歌


汜:汜(ㄙˋ),江水分流又復合。
之子歸:猶同「之子于歸」,女子出嫁。
不我以:不再與我過往
悔:後悔
渚:渚(ㄓㄨˇ),江中的小浮洲。
處:疑筆誤。應當為「楚」,做悲痛論。
沱:沱(ㄊㄨㄛˊ),江水的支流。
嘯:撮口發音,嘯歌,狂歌。

【Google★廣告贊助】

這首詩相當多眾說紛紜。

有派學者認為是「女子為男子所棄」所詠,見王通釋:「此為居江上之男女初相悅,而後男子棄女而歸,女子乃有所詠。」但見王雲五主編的「詩經今註今解」,卻認為是「描寫男子被遺棄後對女子的感慨之詩」。

筆者支持王雲五的看法。從「之子歸」來看,應當與「之子于歸」用法相同,而不當作男子解。

哦,我知道了。男人被拋棄太也難堪,還是說女人被棄好些。畢竟女人被棄在古代簡直是常態,豈不聽聞七出之說?

「無子、搖佚、不事舅姑、口舌、盜竊、妒忌、惡疾」,不用經過法院審理,反正夫家說了就算,女人乖乖滾吧。有娘家可回的,還有點指望。若是兄嫂兇殘,搞不好就賣到煙花裡。古代的女人是沒尊嚴的。

不過,拿這來證明此詩是女子遭棄,就凹得太凶了。


【蝴蝶版註釋】

江水分流總有相會的時候,總是遇得到,妳卻自顧自的嫁別人了,不再和我在一起(阿,我破碎的純情心哪~)。不和我在一起~妳以後一定會後悔的!(像我這麼酷,這麼帥,這麼猛的有為青年,妳居然拋棄我~)

江水淤泥出小沙洲,長年的沖刷累積都能感動江心,但是妳卻自顧自的嫁別人了,不再和我來往。不再和我來往了~妳以後一定會感到痛楚的!(像這麼愛妳,這麼癡情的男人哪裡找阿~妳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新郎不是我~)

江水會分岔出不同的支流,總有各奔東西的時候,妳真的自顧自的嫁給別人了,連在我這裡停留一下都不願。連停留都不願意了~怎不叫我哀痛的狂嘯而歌阿~(為什麼春秋時代沒有 KTV?逼得我只好唱大河盃…)


女人被拋棄了,總是比較憂傷,即使會問「你怎麼可以不愛我」,聲音也帶著哭聲,通常會咬手帕絞棉被,伏枕痛哭到天明,開始反省自己的點點滴滴,老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男人才會選擇漂亮(往往也未必)聰明(會選那個見異思遷的笨蛋男人,會聰明到哪去?)又有才華(有時才華只是訓練有素的代名詞)的女對手。

男人就不一樣了。被拋棄的時候,開始憤怒(看著,是憤怒,和自怨不同唷),覺得那女人簡直瞎了眼睛,居然會放棄自己這樣帥猛勁爆,奮發向上,「敢笑楊過不癡情」的絕代曠世大才子。

某 H 君與筆者乃前前前前…(想不起來多麼「前」了)任情侶,後來性情不合,和平分手。就為了筆者不曾四處涕淚泗橫的哭訴他的狠心(廢話,我又不太喜歡這傢伙,當初只是湊合湊合),他一直將筆者當知心好友。

剛戀愛,不會忘了大鑼大鼓的來炫耀一下,和女朋友吵架,也不會忘記抱怨女朋友的癡纏或冷落,當然,每次失戀,更不會忘了往筆者的耳朵裡倒他滔滔不絕的憤慨。

看在外號「鹹龜」的他,居然樂意請我吃大餐的份上,當然兩肋插刀的去了。雖然總是破壞我的減肥大計。

「我被拋棄了,」他的臉上充滿了抑鬱,「我真是不懂,我對她還不夠好嗎?每天打電話,每個禮拜見兩次面,還嫌我不夠關心她?像我這樣奮發向上、有才華、肯吃苦…(太長,唯恐讀者睡著,刪除)的男人,她還想怎麼樣?」

趁著他說話的時間,我把麵包吃完了,「哦?沒有彌補的機會嗎?」

沈默了一會兒,不大甘心的,「她嫁了。嫁給我的學弟。」

剛好女主角和學弟我都認得…天作之合。我喝了一大口檸檬水。

「什麼天作之合!?」他用力一捶桌子,桌子上的刀叉全體一跳,「那個沒出息的小男人,到現在還會幫媽媽提菜籃。菜籃ㄟ…(太長,全是廢話,刪除),怎麼能跟我這種頂天立地…(廢話刪除)的男子漢比評?」

高興的吃著牛排,果然台塑牛小排名不虛傳。只是要小心的閃對面的刀叉和口水,我頗為了自己的眼明手快得意,隔壁桌看我揮舞著餐巾抵擋刀叉口水的曼妙,居然忘情的拍起手來。

微笑行禮後,我停下刀叉 — 不是不想吃了,趁隙 H 君帶著泡泡的口沫濺在僅剩三分之一的牛排上,默哀了兩秒鐘,我還是決定吃甜點。

「聽說,你帶女朋友來吃過台塑牛小排?」端起小蛋糕,我坐後面些,確定射程不會噴到我。

「對阿!」 H 君的馬上滔滔不絕的講述女友的背義忘信,「我帶她吃遍全台北的大街小巷ㄟ~像我這樣好,這樣有情調的男人…」

等他換氣的時候,我也剛好吃完小蛋糕,「聽說,你們一直都是一人付一半啊?」

「那當然,」他很嚴肅,「現在是女男平等的時代,女人不能夠只想要得到利益而不負任何義務,妳知道…」

趁他演講的時候,我連咖啡都幹掉了。

「我還聽說,你女朋友…抱歉,前女友跟你談過婚事,你要她辭職?」再要一杯咖啡,反正他要付帳的。

「你知道小孩子應該由母親親手帶大的嗎?根據教育的原理…(廢話,刪除),而且家是家庭成員的避風港…(廢話,刪除),熱騰騰的晚餐,明亮的笑容,是每個人(尤其是男主人)在學事業衝刺的原動力…」

「反正她可以在家裡接翻譯嘛,對不對?」我露出朦朧迷離的笑容,吃得太飽,又聽了太多「笑話」,連灌四杯咖啡也沒用處,「對了,我還聽說你想掌管家裡的經濟大權?」

「男人本來就比較擅長理財…」

在他哇拉哇拉的發表高論時,我打了個呵欠。是,我很不同情被拋棄的男人。

男人總是很自以為是的將女人的寬容和愛當成了理所當然,等到女人承受不住這種「理所當然」的時候,又怪女人不識貨,總撂下狠話…

「她一定會後悔的!」H君咬牙切齒的說。

是,或許。不過若是嫁給了你阿,百分之百會後悔。


【正常版註釋】

江水還有會流得時候,妳就要出嫁,不跟我在一起了。不跟我在一起!將來妳一定會後悔的!

江水沖刷出小沙洲,妳就要出嫁,不再和我來往。不再和我來往了!將來妳一定會痛楚的!

江水總有分流的地方,妳就要出嫁,不再和我過從。不再和我過從了!怎不叫我悲愴的長嘯而歌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