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七)終風(邶)

終風且暴 顧我則笑 謔浪笑敖 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 惠然肯來 莫往莫來 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 不日有曀 寤言不寐 願言則嚏
曀曀其陰 虺虺其雷 寤言不寐 願言則懷


終風且暴:終,既。既有風而且狂暴。
顧:看。
敖:同傲。傲慢。
悼:傷痛。
霾:雲層低矮,大風捲起塵土。
惠然:希望,順從。
曀:曀,ㄧˋ。天陰又颳風的天氣。
不日有曀:沒有太陽只是昏暗一片。
寤言不寐:翻來翻去睡不著。
嚏:打噴嚏。朱子:「人氣感傷閉鬱,又為風霧所襲,則是有疾」。
虺:虺,ㄏㄨㄟˇ。雷聲。
懷:憂愁傷懷。

【Google★廣告贊助】

詩經許多描寫女子遭棄的心情,這篇是少有的「冷落」的逼真寫作。

「冷落」和「遺棄」是有分野的。遺棄是徹底的斷裂關係,雖然古代女子甚難獨立於家庭之外,不過,考究詩經的背景,會發現這些「碩人」(高大壯碩的美女)通常都還有謀生的本領(紡織、積麻、採集、農作、畜牧),遺棄通常不至於造成全面性的困境,反而有重新面對生活的希望。

然而冷落呢?在筆者看來,冷落對於女子的痛楚,比起塵埃落定的遺棄,要痛苦許多。

懸宕著,耽誤著。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就往往會變成絕望。男子把被冷落的女子當成一件家具,就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既不給關心,也不給自由。

這種囚籠,非常可怕。

這首詩的女子,被囚禁在詩經的邶風,就像在北方的陰霾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脫。


【蝴蝶版註釋】

整夜颳著大風,迴旋著狂暴的聲音,你的脾氣,也是這個樣子。發完脾氣,又馬上轉過頭來嘻笑。嘻皮笑臉,驕傲又喜怒無常(這個人看起來有人格分裂),真使我難過得不知所措。

(甩掉他!這種破爛男人,還跟著他的情緒起伏著做啥?)

整天刮著狂風,雲層低矮著陰暗著。希望他肯來探望探望我。等了又等,沒說一句,真的就不來了。我這無窮無盡的思念,什麼時候才能終止呢。

(女人哪…就是敗在愛情上面。)

整天颳著風,沒有陽光,就只有一片陰沈,就像是我的心哪。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一想起來,心裡就陣陣酸楚,感懷的傷風噴嚏。

(整天靠在門邊等待,這樣刮個三天還不傷風,我要說妳是鐵打的。)

天氣陰沈哪,又昏暗成一片。悶悶的雷聲又迴響著。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欲言又止,等到想說的時候,傷懷得無法自己。


在筆者還青春年少的時候,曾經用「終風且暴」這標題寫過情致委婉的情書給前夫,希望挽回對方漸行漸遠的心。

截至攜子離家出走的前夕,發現流盡一夜眼淚寫的信,居然整封好好的,一點缺角也沒有,連開都沒開的丟在前夫的抽屜裡,我領悟到幾件事情。

第一、男人要變起心來,就算把心肝掏出,塗在紙上泣血,男人可能還嫌妳沒事浪費紙。

(的確的。當時哭泣極甚,前夫還怪我用了太多衛生紙。)

第二、與其有時間寫給那個破爛男人,浪費自己的眼淚和真心,不如拿去換點稿費實在。

(真的把信拿去換,更生日報,共計三千五百零一元。)

第三、男人一直沒有進化。從「終風且暴的」春秋中葉到二十一世紀都快到眼前的現在,負心輕忽的表現,居然始終如一。

很慶幸的,我倒真的破除了這個牢籠走出來,不像這個悶悶的坐在詩經一隅,等待著丈夫回心轉意的無辜妻子,永遠的「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換一個比較實在。

「萬一換一個,還是這麼樣,那怎辦?」有人不滿的這樣問。

就再換一個。我相信,上帝品管男人的時候,QC 做得比較差。不過,也不至於差到通通都是不良品。

總會遇到比較好的,女人要懂得捨,也要能等待。


【正常版註釋】

既颳著風而且非常狂暴,轉過頭來,又對我嘻皮笑臉。胡扯八道的吹牛個沒完,心裡真是傷痛呀。

颳風刮得天昏地暗,多希望你來探望我。結果居然不來了,我的思念,像是無窮盡的樣子。

整天颳著大風,沒有太陽又天氣陰沈。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來就會傷風噴嚏。

天氣陰沈而昏暗,雷聲悶悶的想起來,翻來覆去睡不著,一想起來還會痛傷懷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