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八)靜女(邶)

靜女其姝 俟我於城隅 愛而不見 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 貽我彤管 彤管有煒 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 洵美且異 匪女之為美 美人之貽


靜女:嫻淑美麗的女子。
姝:姝,ㄕㄨ。美好。
俟:相候。
城隅:城牆角。
愛:同僾,躲藏。
搔首:抓頭。
踟躕:徘徊。
孌:孌,ㄌㄩㄢˇ。美好的樣子。
貽:送。
彤管:此眾說紛紜。彤,紅色。管,有說為簫管或笛,有說盛裝針線的盒子。採針線盒之解。
煒:輝煌有光彩的樣子。
說懌:說,同「悅」。懌,ㄧˋ。喜歡。有雙關語之意。既喜歡「彤管」,又喜愛女子的溫柔嫻淑。
自牧歸荑:牧場,野外。歸,ㄎㄨㄟˋ。贈送。荑,茅草芽。
洵:實在。
匪:不是,非也。

【Google★廣告贊助】

查一下字典,會發現這是首爆笑的青春愛情喜劇。

將女孩子俏皮而可愛的狡黠,描寫得非常透徹。害怕讀詩經的人,應該好好的將這首仔細讀一讀。等將整首詩的解釋弄清楚了,會發現古時候的人講話並不咬舌頭,所謂「人心不古」,有些時候是正確的。

愛情始終如一,不分古今。

不管是那個時代的戀愛男女,天性都帶著強烈的嬌憨。對於人類,總算不至於全面性的絕望。


【蝴蝶版註釋】

那個賢淑(?)的姑娘,跟男生相約在城腳,奇怪,她哪去啦?(化妝也不用那麼久吧?)這個可憐的男生,急得抓抓頭,走來又走去。(快把地面走出溝了。)那個女生勒?
偷偷躲了起來,看著那個男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搞不好在偷笑)

(哪一點像靜女阿??皮成這個樣子。口年的男生阿…)

好不容易出現了(搞不好跳出來「哇」的一聲大叫,把那男生嚇個半死),看著正在冒煙的男生,她小姐笑嘻嘻的拿出一個紅色的針線盒,送給了他,(紅色?針線盒?送男生?這…)那傻瓜男生還拼命誇獎針線盒漂亮(有煒)。(男生要針線盒幹嘛??)
哎唷,因為送的人是我心愛的漂漂的姑娘呀!

大小姐從郊外放牧回家來了,順手拔了茅草的嫩芽兒送給那個呆呆的男生,(我知道那是可以吃啦…可是…不送花啦…可愛的小石子啦…果實啦…送茅草芽兒?幹嘛?當男生是被放牧的牛還羊呀?)那鍋男生勒?生氣?不不不…他還直說別緻的不得了,心裡還想,不是茅草芽多希罕啦,因為這是我親親的姑娘送的,就算是一根草兒,也是上好的。


這可不是超爆笑的青春愛情喜劇??

不過勒,時空流轉,幾千年過去了,人類在愛情上,一點進步都沒有。

上個星期天搭火車,坐在一對小情侶的附近。

男生:「哇~好可愛,真的很適合妳。」
女生:「可愛吧?人家買了兩個。」(翻書包)
男生:「要送我?」
女生:「對呀!不送你,人家還能送誰嘛!」
男生:「…(感動的說不出話),我好喜歡,好高興喔。」
女生:「人家最愛你了。」
男生:「我也最愛你了。」

我實在按耐不住好奇心,伸長脖子看了一下(發現一大堆同車的長頸鹿),他們的掌心躺著…

兩塊史奴比形狀的橡皮擦。

相信我,我不是唯一憋笑憋到內傷的人。

三千年前的針線盒和茅草芽,三千年後的橡皮擦…一脈相傳之。

嘿嘿…嘿嘿嘿…

冷笑著回到家裡,正好相戀了兩年的他抓著一把蘭花,雖然是人造花,花瓣上面鑲著幾可亂真的人工露珠,雖然剛過三十二歲的生日,還是像個少女一般的臉紅了起來。

「喜歡嗎?」向來以「宇宙無敵天下無雙世間第一」節儉著稱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問。

「當然。」咬著下唇,低頭踢踢椅腳,「太喜歡了…很貴吧?」

「我媽做家庭代工多的…跟她買,不會很貴…」

「嗯…」陶醉在愛情的粉紅色甜蜜中,我靠在他的身上,溫馴的一動也不動。

等晚上洗過澡,看到那把蘭花,突然清醒了過來。忍不住狂笑,嚇到看電視的室友。

當我譏笑別人的史奴比時,我的蘭花勒?

愛情進化的空間果然有限得很哪。


【正常版註釋】

嫻淑美麗的姑娘那樣可愛,和我約定在城牆角見面。卻偏偏躲藏起來,讓我在那裡焦急得抓著頭皮,走來走去的等待。

嫻淑美麗的姑娘那樣美好,送給我紅色的針線盒。紅針線盒輝煌有光彩,喜愛它的美好,就像喜歡可愛的妳一般。

從野外放牧回來,送了我茅草芽兒。實在美麗而希罕,不是因為茅草芽兒怎樣的漂亮,因為是美麗的妳給我的,所以我才這樣珍視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