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九)木瓜(衛)

投我以木瓜 報之以瓊琚 匪報也 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 報之以瓊瑤 匪報也 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 報之以瓊玖 匪報也 永以為好也


木瓜:水果名。
瓊琚:琚,ㄐㄩ。同瓊瑤,美玉。
匪:同非。
瓊玖:黑色的美麗玉石。

【Google★廣告贊助】

詩歌常喜歡用相近的詞句,一層一層的加強,一方面讓音韻之美發揮到淋漓盡致(畢竟詩歌的原始功能得配上曲調音樂才完整),一方面用重複而相似的詞句,很容易營造出印象派重疊迂迴的美感。「桃夭」就用了這樣的技巧,用桃花、桃實、桃葉譬喻碩美的女子,極具音韻之美。

這樣的特性不是只有詩經獨具。綿延幾千年,不論唐詩宋詞,譬如「漢樂府 江南」:

江南可採蓮 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間
魚戲蓮葉東 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 魚戲蓮葉北

用近似的詞句扣出場景,鮮活的跳脫出動態感。

譬如李清照的「聲聲慢」:

尋尋覓覓 冷冷清清 淒淒慘慘戚戚」,幾句相近的疊字營造出淒楚莫名的情緒,無法抑止。

連現在的流行歌曲,也很喜歡這樣的技巧:


詞曲:陳珊妮

路很長 長到讓你有點想
心很慌 慌到讓我有點想
燈點不亮 暗到看不出彼此怎麼想
人在異鄉 難免胡思亂想

當你在 KTV 吼得很過癮的時候,想想我們的老祖宗們,也在野外,紅男綠女的來往答唱,照樣也吼得很過癮,就會覺得身上中華的血統,
一脈相傳得很溫暖熱血。


【蝴蝶版註釋】

把木瓜投到我懷裡(寶貝,妳是暗示啥?木瓜…天阿~起碼也 F 罩杯…人生真是太美好了…),趕緊把美玉首飾雙手奉獻上去。喔,寶貝,不是拿來跟你交換買賣(妳要相信我對 F 罩杯的一片真心…咳,對妳的一片真心…),只想和妳永遠和好在一起。

把桃子丟到我懷裡(喔,親愛的,暗示妳甜蜜如水蜜桃~我真是個幸福的人兒~),趕緊把漂亮的環珮寶玉獻上。喔,可愛的姑娘,不要說這樣的禮物厚薄懸殊,我只是想跟妳永遠在一起(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呀~)

把李子丟到我懷裡(天阿~這樣的暗示害我流鼻血…),黑黝高貴的寶石不給妳要給誰呢?親愛的妳,這不是拿來交換妳的愛情(順便擦一下口水),只是想要和妳在一起,永遠不要分開。

(超浪漫的,希望可以五十年不變,嘻嘻…)


這首詩的音韻之美可比「桃夭」,但是意境上,卻更接近「靜女」。

詩經的時代背景下,去古未遠,女子仍然有比較大的擇偶空間,春郊之上,男女往來,看中那個男子,女生就可以丟個水果(當然不方便丟榴槤,幸好南洋不時興這套,當時醫藥又不發達)暗許芳心。男子若接受了少女的定情,自然就回贈些禮物,在當時,玉石就成了最流行的回禮。

(現在稍有能力的都送鑽石,好歹都是石頭,可見頗有古風)

後雖因父系社會桎梏日緊,漢民族這種風俗被泯滅殆盡,連「靜女」這樣天真無邪的約會都被朱集傳說成「此淫奔期會之詩」,但邊疆如苗民卻保留了「跳月」這樣的往來,也算是「禮失求諸野」了。

現在呢?想看「投木瓜」還不簡單,隨便找個聯誼烤肉看看就得了。

話說筆者的妹子都一把年紀了,和大學生那種聯誼可說八竿子打不著,有回欠個掌爐的烤肉手,學妹說好說歹硬把學姊凹去當苦力。

星期天在家傷春悲秋,不如出門讓人奴役一番,也饒有樂趣,懶懶的,她大姊看在「烤肉隨妳吃」的份上,去了。

冷眼相看,這才恍然學妹幹嘛死活拖著她來。一看到比較平頭整臉的男生,真是集體發出恐怖的鬥氣。先說先贏?哪有這回事,先下手還不見得為強呢。

找年紀老大的學姊掌爐,一來有人烤肉,忙著勾心鬥角的同學不至於餓死,二來又不怕有眼睛糊到蛤仔肉的帥哥,跑去把「成熟有智慧」的學姊。

她邊烤邊吃邊應付其他心不在焉的索食學妹,倒也其樂融融。

冷不妨,一片冰透了的木瓜湊了過來,被眾多學妹下了記號的帥哥學弟笑盈盈的,「學姊,吃點水果,要不吃太多烤肉,上火。」

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謝了,可惜沒有瓊琚送你。」

「有呀,」學弟說得很自然,「學姊不就叫做『美玉』嗎?」

半埋在果肉的學姊抬起頭,眼睛瞪得極大。帥哥學弟笑得像太陽般燦爛,「學姊在校的時候,我就喜歡學姊很久了…」

後來?沒有什麼後來。他們的喜餅剛送到,大約下個月結完婚,就會一起到對岸去打理某公司的海外分駐。

我準備送一對木瓜當賀禮,連紅包都準備省下來。


【正常版註釋】

送給我木瓜,回送美玉給心愛的妳。不是說拿來交換什麼,只是希望和妳永遠美好的在一起。
送給我木桃,回送玉佩給心愛的妳。不是說要跟妳交換什麼,只希望這樣的美好可以永遠延續下去。
送給我木李,回送黑玉給心愛的妳。不是說想要妳有什麼回報,只是希望和妳能夠相愛的攜手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