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五章-2

「終於回來了?」未遲足足比她高十五公分的身材,很有壓迫感的矗立在眼前。「妳到哪裡去了?都三個小時過去了!」

美麗輕輕閃過他,「吃飯。」自顧自的開門。

「跟誰?」他壓住門,讓剛開的門又關上。

「跟你沒關係吧?」她目帶寒光的掃過來。

「誰說沒關係?」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想甩開,卻發現他力氣意外的大。

「從哪個角度來看會有關係?」掙脫不開,她索性放棄努力。「先生,你在騷擾我。我雖然領你的薪水,不代表賣時間以外還賣身!」

【Google★廣告贊助】

「妳到底在生什麼氣?」未遲也生氣了,「妳罵部屬的時候,我管過妳嗎?為什麼我教訓編輯,妳卻莫名其妙的生氣?」

「女人胖就沒有生存價值嗎?」美麗眼神銳利的望著他,「我知道你認為五十公斤以上的女人都該被消滅,而我超過五十公斤了。想知道我的身高體重嗎?」

她燃著怒火的眼睛,晶亮得非常美麗。「我對妳的三圍比較有興趣。」他的聲音嘶啞,在她耳邊輕輕說著。

「我可不想知道你的。」她想推開他,眼前的大個子卻文風不動。

「走開!」她終於動氣了,「你再不走的話……」底下的話因為太震驚而吞回肚裡。

未遲吻了她!

她的臉發紅,雙腿發抖,腦子空白了好幾秒。接下來發生的事,她幾乎記不清楚了。

這個該死的吻,讓不該發生的一切都發生了。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樣,充滿了侵略性和霸氣,在他蠻橫的需索下,她居然有了反應。她是聽說過有些人會莫名其妙的被彼此的肉體吸引,但是再怎麼想破腦袋,她也沒想過這居然會發生在她與應未遲身上。

他們的肉體,還真是該死的合拍呀!她在心裡大喊糟糕,卻停不下來。

「妳很喜歡我的吻吧?」他的唇在她耳邊輕輕廝磨著,「妳可以否認,但身體是很誠實的喔。」他向來懶得解決心靈溝通這種麻煩問題,喜歡的女人,直接撲倒比較快。

「我會叫救命的。」她氣喘吁吁的將臉挪開點,「你不能強迫我。」

「這樣叫強迫?」他有些好笑的按住美麗伸進他襯衫裡的手,「如果不回妳家,在樓梯間我也不介意的。」

美麗盯了他幾秒鐘,又恢復好整以暇的從容。「進來。希望你不會後悔。」

兩人的衣服一路散落,從門口到客廳、蜿蜒到臥室,激烈的擁吻、擁抱、愛撫……

未遲根本沒有時間思考會不會後悔,只覺得跟美麗在一起,所有的五感都消失了,只剩下最原始的渴求。

她的身體是這樣的矯健結實,他像是服食了毒品一樣,對她上了癮。她真是兇猛的女王,在他背上留下無數爪痕,熱情得猶如火山岩漿。

與其說是做愛,還不如說是作戰──兩個人意志和肉體的酣戰。大汗淋漓間,看著她理性退去,完全的投入,他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安心。

這個充滿生命力的女人,終於是我的了。

糾纏間,床上的棉被和枕頭都踢到床下去了,模模糊糊聽到鏗鏗鏘鏘和玻璃碎裂的聲音,他連分神去看的時間都沒有,所有的事物彷彿都在他眼前消失,只剩下這個火熱的女人和自己。

像是怎麼也要不夠她,在狂野的律動中,他知道自己倒大楣了。他迷上了這個女人的心靈不算,居然還對她的肉體中毒。

更慘的是,他居然還覺得自己中的毒不夠深、不夠多。

我是不會放妳走的……

在一瞬間,這個念頭竄過腦中。

***

兩個人喘息著,在體力耗盡後,美麗覺得全身骨頭都快散了。看看自己的房間宛如颶風掃過的慘狀,終於了解為什麼很多人都喜歡到賓館約會。

檯燈掉了,花瓶也碎了;剛剛在梳妝台上,把一桌子的化妝品全都掃落地,東倒西歪的;地毯上,枕頭和棉被絞成一團,就連她的大腦也變成一團漿糊。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宓君還沒有回來。要不然,依她現在喉嚨乾啞的程度,剛剛大概聲震屋宇。

「還喜歡嗎?」未遲撫著她線條優美的裸背,手開始不規矩起來。

「很不錯。」她承認,「你呢?」

「……從來沒有這麼好過。」這是實話。

美麗點點頭,睡意襲了上來,「好吧。你得到了你要的,回去吧。」她打了個呵欠,「不送了,慢走。」

未遲瞪著她,有些不敢置信。「我們剛剛……妳叫我回家?」

「不然呢?」她的眼皮已經沉重到睜不開。「我應該做些什麼?拉著被角拭淚?你如果要抽事後菸,請到浴室去抽。」

「龍美麗!」他氣急敗壞的將她拉坐起來,「妳是不是女人啊?哪有女人像妳這樣的反應?拜託妳有情緒一點好不好?還是妳早就習慣男人爬上妳的床?」

「我的交遊情形,請你問宓君。」她累得半死,這個笨蛋男人還不讓她睡覺,實在太可惡了。「我已經當了好幾年修女,是你自己送上門讓我啃的。謝謝你紓解我的壓力呀……」眼睛緩緩閉上。

「不要說著說著就睡著!」未遲發起脾氣,「我到底是妳什麼人?」

「老闆。」

「什麼?我們連床都上了,居然還只是主雇關係?喂!妳別睡呀,給我說清楚,龍美麗!」

他的聲音漸漸遠離,美麗早跌進了夢鄉。

***

眼睛睜開,正好和一個盛怒的男人面對面,美麗以為自己還在作夢,把眼睛閉上一會兒再睜開。

他居然沒消失?!

「閉上眼睛就能逃避現實嗎?」未遲從牙縫裡一字一句的擠出話來,「妳把我的手臂當枕頭,睡得很舒服嘛。」

昨晚的一切不是夢?她半坐起身,凝視了他一會兒,「糟糕了。」

妳的確糟糕了。未遲陰沉的想。

「我忘了洗澡就睡著了。」她甩甩沉重的頭,剛想起身,就讓未遲壓在身下。

「我從來沒被女人這麼侮辱過!」他低吼著。

什麼?「我沒侮辱你呀。」

「說!我是妳的誰?」他簡直要氣炸了,這女人就這麼若無其事的「用」完他就睡著了,怎麼叫都叫不醒!

「老闆。」她覺得這是非常正確的答案。

「好。」他咬牙切齒的扯開她身上的被單。

「我記得你快三十了。」美麗滿臉的驚嚇,瞬間完全清醒了。不會吧?難道他還想再來一次?「男人的體力到這年紀都會下降,這點我很諒解。所以──」

「閉嘴!妳不承認我們的關係,我會做到讓妳承認為止!」

哪有人是這樣求愛的?

「你冷靜一點!男人一生的量,只有一個寶特瓶──」

「我求妳閉嘴,專心一點!」他覆在她身上,吻得她幾乎沒法呼吸……

許久之後──

「現在我是妳的誰?」他扳起美麗的下巴。

筋疲力盡的她覺得自己的骨頭不是散了,而是化成粉末了。

「……朋友。」求求你,讓我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呀!

「看來我還不夠『努力』……」

趕緊擋住他就要襲來的唇,此刻她連抬手都覺得吃力,「等一下!拜託你不要這麼衝動!你到底想怎麼樣?」

「妳是我的。」

她嘆了口氣,「你這句話有邏輯上的問題……等等等等,你不要再來了!讓我說完好不好?」她大口的喘著氣,覺得自己胸腔的空氣都被壓榨光了。「這個禮拜天你去參加國中同學會。記得嗎?三班聯合同學會……」

「妳怎麼知道?」她沒提起,他幾乎要忘了。

「去參加吧。」美麗搶過被單,把自己裹得像蠶寶寶。「同學會結束以後,我們再討論彼此的關係。」她把頭縮進棉被裡,「現在,讓我睡覺。」

「但是我不想睡覺。」

噢,拜託,讓我睡覺吧……

不過,一直到了天亮,她才有睡覺的機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