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六章-2

回去後,美麗告訴宓君所有的事,畢竟住在一起這些年,要繼續瞞著閨中密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妳幹嘛哭?」對這個淚腺發達的室友實在沒辦法,美麗抽了面紙給她,「拜託妳別哭行不行?弄得陰風慘慘的。」

「可是……嗚……我從來不知道妳過去這麼坎坷……」她擤了下鼻子,握著她的手,一副心疼的模樣,「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幾乎忘了他,也不常想起這些鳥事。」美麗聳聳肩,「其實這次會和他重逢,也算是巧合。只是,沒想到這王八蛋居然會愛上我,真是報應。」

【Google★廣告贊助】

「妳……一點機會都不給他嗎?」宓君渾然忘了峻峰的交代,一心只想讓好友有段美麗的戀情。

「我不想。」她揉揉痠疼的後頸,「或許我也妄想過吧,但是仔細思考後,還是保持現在這種關係比較好。跟這種沙豬戀愛,我怕對男人的最後一點信心都不見了。」

***

「妳的心靈倒是一點成長也沒有。」楊瑾做完例行檢查,搖搖頭。

「不談戀愛又不是病。」美麗整了整衣服,還不想走。

「成熟的人類就會有求偶的渴望。妳這樣壓抑過甚,會導致心理異常的。」

「呵。」她笑,「有求偶渴望的人心理就不異常?真是鬼扯。」

楊瑾深思的望著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女孩。如今她和以前的確是判若兩人,從那個陰沉終日、不發一語的胖女生,到今天的成熟、健美。只是,她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美,仍然將心靈固守得宛如少女。

「有個老友明日要來拜訪我。」楊瑾開口,「她的綽號也叫亞馬遜女王。如果明天有時間的話,一起來吧。」

這倒是楊醫生第一次邀約她。對於這個如父如兄的醫生,她向來沒有第二句話。

「好呀,但是為什麼?」

「我想讓妳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亞馬遜女王。」他溫柔的笑了,「就算事業再成功,體魄再強健,妳呀,還是個半吊子。」

***

隔天,美麗準時下班。

印象中,楊醫生總是獨來獨往,除了少數的病患外,鮮少有人來拜訪他。

他的朋友,會是什麼樣子?

走進約定的咖啡廳,就看到楊謹朝她揮手,她微笑著走過去,看到一旁坐了個豔麗豐滿且精神奕奕的少婦,懷裡還抱了個孩子。

這就是楊醫生的老友?她懷裡抱著的孩子是……

「來,我介紹一下。」楊瑾招呼她坐下來,「芙蓉,這是龍美麗。我依照妳們部族的精神給她建議,倒是沒想到她成長到這種地步,如果可以,應該叫她過去和妳們一起住算了。美麗,這位是芙蓉。」

楊瑾眼中有著促狹的笑意,「妳親眼見證了歷史,她是亞馬遜族的第一女戰士。若不是剛生了小孩,有一年的年假,她才沒空跟我們喝茶。」

「瑾,你真是的。」少婦笑了起來,審視美麗一會兒,「嗨,在崇尚病態美的現代社會裡,妳身心的確都鍛鍊得很強壯。歡迎妳,我的朋友。」她坦然的在咖啡廳裡哺乳,脫下外套的她,豐滿的左胸正哺餵著嬰兒,右胸卻是一片平坦。

美麗難以置信的注視著這一幕。

楊瑾正要說些什麼,行動電話卻響了。

接起電話,他神情凝重的應答幾聲,便收了線。「芙蓉,美麗,我有點事情要辦,妳們好好聊聊,我一會兒就回來。」

楊瑾離開後,美麗望著芙蓉懷裡的嬰兒,他和一般白胖可愛的小孩不同,有著強壯的骨架,臉上的神情奇異地沉穩、堅毅,皮膚是深棕色的,濃密的黑髮下有雙同樣黑得發亮的眼睛。

「他是個男孩。」芙蓉的語氣充滿為人母親的驕傲,「我的第一個孩子是女兒,如今已是族裡最好的獵人了。」

「妳……真的是亞馬遜的戰士?我以為亞馬遜女戰士只存在於希臘神話裡。」美麗為之錯愕。

「呵,我們跟人類雖然有些不同,但卻互為眷族,也能通婚。」她笑了起來,「只是我們族裡以女人為主,打仗和狩獵的工作也由女人擔當,至於農耕和織造則是男人的責任。當然,如果資質優異,不管男人或女人都可以當戰士的。」她神情驕傲,「我希望我的兒子也能成為第一流的亞馬遜戰士。」

難道……眼前這位絕豔女子該不會是妄想症患者吧?但是看她如此從容、健康,實在不像是個病人。

「亞馬遜族不排斥男人嗎?」即使是妄想,她也讓芙蓉溫柔的表情給吸引了。

「排斥男人怎麼生孩子?」她的微笑很動人,「人類忌憚我族的傳統,所以有許多匪夷所思的傳言。其實我們和人類沒什麼不同,同樣要戀愛、結婚、生子,我族的男人有許多詩人、學者,也有一流的農夫和廚師,像我丈夫就煮得一手好菜,理家也井井有條。這樣,當我從軍隊歸來,就能享受溫暖的家庭生活。」

她愛憐的拍拍懷裡的孩子,「不懂愛的人是不完整的,不能打心底歌頌生命的喜悅,也沒有資格做一個戰士。戰爭是為了守護,不是為了破壞。」

妄想症者也能說出這麼發人深省的話……美麗有些自慚形穢。

突地,芙蓉原本溫和的神情,轉為警惕而凝重,她快速的將嬰兒揹在背上,「千萬不要離開咖啡廳!」

她從懷裡抽出像玩具般的小弓,瞬間變大到幾乎有半個人身長,她拉開弓弦,射進張著血盆大口、就要衝進門來的噴火獅子嘴裡。

我在作夢嗎?美麗張大嘴。

人們驚叫著逃跑,另一隻噴著火的獅子在外面的人行道上肆虐。一個小女孩走避不及,鬆開母親的手跌倒了,眼看就要讓獅子噴出的火燒死……

美麗來不及多想,順手抄過一把椅子就衝了出去,往獅子的頭砸去,乘機將哭嚷不已的小女孩拖救出來,往她母親的懷裡一送。

「亞馬遜……」噴火獅子嗅著空氣,「可恨的亞馬遜……」牠撲向美麗,火燙的氣息帶著硫磺的臭味,幾乎讓她窒息。

「我在這裡!」破空而至的弓箭,伴隨著芙蓉的聲音,射進噴火獅子的眼睛。「噴火獸,你們膽敢在人間肆虐,不怕遭我們亞馬遜族剿滅嗎?」

噴火獅子發出驚天動地的吼叫,拚命甩著頭,「殺了妳!殺掉所有的亞馬遜!」

美麗只覺全身的血液發冷,傻傻地望著芙蓉拔出劍,勇敢的面對那頃刻間變得如卡車般大的噴火獅子。方才那個微笑地談論溫暖家庭和孩子的少婦不見了,變成一個勇毅沉著的戰士,即使面對著龐然巨獸也了無懼意。

正發愣著,一個黑影從天而降,發出嘎嘎的叫聲,「找到了!又是另一隻亞馬遜!」有著猙獰人臉的巨鳥,伸出尖銳如刀的爪子,就要往美麗身上插落。

「可惡!不要碰我的女人!」未遲不知道從哪兒衝出來,一手格擋人面鳥的爪子,另一隻手扯住牠的翅膀,「那是我的女人!」

他的血,豔紅的滴落在她臉頰上,不一會兒便和她洶湧的淚混在一起。

「放開他!」她急急衝上前,驚見人面鳥銳利的爪子又往未遲刺去,他的鮮血像停不下來似的噴灑而出,卻仍不肯鬆手。

「妳還在這裡做什麼?」他的力氣快耗盡了,誰來告訴他,這些怪物是打哪來的?「快走!快走呀!」

走?在心愛的人為自己捨命時,她要走去哪?

「我叫你放手!」她虎吼出聲,揮出手刀時竟出現銳利的光影,將人面鳥切成兩半。

未遲滿身是血的倒在她懷裡。

要到失去時,才了解自己的心意嗎?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淚眼模糊的抬頭,望見天際有道朦朧的白影向她飛來,她立刻俯低身子護住未遲。

「美麗。」白影降落在她身旁,張著雪白的翅膀。

她逆光往上望,發現居然是楊醫生。

「抱歉,我本來想讓妳認識新朋友,沒想到替妳惹了麻煩。」他審視未遲的傷勢,「不用擔心,他沒事的,人類的醫療可以輕易的治好他。」

楊瑾溫暖的手按在她頭頂上,讓她害怕無措的心穩定下來。可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是停不了。

她的淚水沖刷掉未遲臉上的血漬,失血過度的他勉強睜開眼睛,溫柔的望著她。

即使為她受了重傷也無所謂,因為她為自己傷心的淚,是這麼的晶瑩剔透,這麼的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