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七章-1

楊瑾揚起手,發出一陣閃光,騷動的鬧區瞬間寧靜下來。

人們像是忘了幾分鐘之前的恐怖,怪物的屍體還躺在地上,卻沒有人往這些異狀看上一眼,視而不見的從他們身邊川流而過,只有警察跑過來探問,「喂,沒事吧?胡亂傷人的瘋子已經自殺了,救護車馬上就到。」

我們剛剛不是被瘋子……美麗想說話,卻發現自己開不了口。

「真糟糕,妳的潛質未免也太好了一點,還是我跟妳廝混太久,讓妳有免疫力?」楊瑾嘀咕著,「接受我幫妳植入的新記憶,美麗,知道這些,對妳沒什麼好處。」

【Google★廣告贊助】

美麗鬆手讓救護人員抬走未遲,一把抓住楊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妳不用知道這些。」他不耐煩的轉頭。

「我差點就死了!」她臉上出現熟悉的不屈,「說清楚!」

「的確是該說清楚的。」芙蓉對著她微笑,「到底是我們的疏忽。」

「不要把責任往自己肩上扛。」楊瑾皺眉,「要不是人類破壞了臭氧層,又怎麼會讓封印的力量衰減?」

「若不是我在這裡,又怎麼會吸引這些魔物過來?」芙蓉抱歉地說著,「我殺害了太多魔物,這些魔物對我們族人都有很強的恨意。之前居住在族地,這些魔物不敢輕易入侵,一旦落單,總是會有點危險。只是我沒想到,人間的封印衰弱到這種地步,加上妳的氣和我們一族很接近,所以……」她苦笑著。

「不,這不是妳的錯。」美麗已經恢復鎮靜,也大致明瞭是怎麼一回事。「能夠被亞馬遜女戰士認可,我覺得很榮幸。」

「人的一生總會遇上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芙蓉語重心長的道,「希望這不會對妳造成不好的影響。」

「不會的。」美麗臉上揚起粲笑,「我得謝謝妳,讓我了解了很重要的事情。」

***

街頭一隅,芙蓉神情複雜的望著楊瑾。

「她是……她是公主殿下?」難掩激動的抓著楊瑾,「六翼天使楊瑾!回答我的問題!她是公主殿下的轉生?那個護衛她的人是……難道是……」

「芙蓉,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楊瑾悲憫的拍拍她,「當年的事,妳也莫可奈何,不必心懷愧疚這麼多年……」

淚水從這個剽悍的女戰士頰上滑下來,「當年……當年我明明……明明應該拚死保護公主殿下的……她是女王的繼任人……沒想到她居然轉生到人間……」

「這是她的選擇。」楊瑾回答,凡人看不見的六對羽翼輕揚著柔和的光。「為了追隨死去的戀人,這是她的選擇,我們也只能祝福,而不該插手生命的輪迴。」

「我幾乎害死她……」芙蓉泣不成聲,「幾乎再次害死她……」

「不會再發生了,我保證。」楊瑾遙望天際,「我會在這裡守住封印,不讓人間受到絲毫傷害。」

他清澈的眼神,如此堅定。

***

未遲一睜開眼睛,看見憔悴地守在病床邊的美麗,立刻想起那恐怖的遭遇。

「美麗!妳怎麼還在這裡?怪物要來了!」他緊張的坐起來,全身每一處都傳來尖銳的疼痛。

「放心。」她按住他的手,安慰著,「怪物都不見了,不要擔心,一切都很好。」

或許是美麗將他抱在懷裡的緣故吧,他同樣沒有被楊瑾植入新的記憶。

下午,他拿著報紙質問美麗,「我根本不是被瘋子殺傷的!那是一隻有著人臉的巨鳥,對吧?!報紙和警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大家都認定是瘋子幹的?沒有人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就將這視為上天的惡作劇吧。」她淺笑,「人的一生中,總會遇上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而那件事,改變了她的想法。

未遲默默的看著她,從沒有看過她這樣溫柔似水的神情。試探性地握住她的手,她沒有甩開,反而將雙手包覆住他的。

「為什麼不要命的撲上來?」她的聲音輕輕的,帶著一絲困惑。「那怪物是這麼的可怕。」

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一切是發生得那樣超現實與快速。看到那突然往咖啡廳衝去的獅子,他愣了一下,以為是從動物園或馬戲團走失的猛獸。

他急著想衝過去帶走美麗,可奔逃的人群將他越擠越遠,他的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當隔著人群看到她英勇得近乎愚蠢的衝向前去救那小女孩時,他的呼吸差點沒停止。

直到看見另一波危險從天而降,他暴吼一聲,來不及想任何事,人已擠開人潮,衝到她身前,為她擋下那人面鳥的攻擊。

死?或許真的會死吧。但是比起眼睜睜的看著她喪生,他寧可用自己的命換取她的。

直到那一刻,他才領悟到,他愛美麗遠勝過自己的性命。

即使銳利的爪子撕裂了他,他也沒有後悔。

只要她平安就好。

「對不起,我偷偷跟著妳。」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未遲面有赧色地將臉別開,「我從來沒見妳這麼準時下班過,我想知道妳是不是約了誰……」

「楊瑾是我的醫生。」她眼眶含著淚。

「我看見妳笑得很開心……妳從來沒有這樣對我笑過,我好……嫉妒。」他微微紅了臉。要坦承自己宛如純情少年般的心情,對他來說很難堪。

「怎樣的笑?這樣嗎?」她的淚落了下來,聲音微微顫抖著,笑容卻是他所見過最美的。

「這樣的笑……也很好。」輕輕揩去她的眼淚,「但是我不喜歡妳哭。」他掙扎了下,還是說出口,「妳的眼淚……讓我覺得難受。」

她笑了,蜿蜒的淚卻更加洶湧。

「你很傻。」

「我也這麼覺得。」

「但是,看你一身是血……」我……我卻無法壓抑那深深的惶恐和後悔。她把這句話深藏在心底。「還想跟我在一起嗎?」握緊他的手,害怕他就這樣消逝。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吧。

「當然。」他堅定的點頭。

「不管將來會如何,」美麗勇敢的說出口,「我這一生,就只有你一個男人。」

紅粉酬知己,寶劍贈烈士。因為他的捨生,美麗終於敞開了自己的心房。

未遲訝異,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

「我不希望妳覺得虧欠我恩情……」他遲疑的望著她。

「不,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她把臉別開,臉上出現罕見的紅暈,「會覺得心臟緊縮的,不是只有你而已……」

***

養傷沒幾天,未遲就嚷著要出院。若不是美麗天天來陪他,他早就躺不下去了。

「出版社有成堆的事情等著我處理!」他焦躁得要命。

「沒什麼特別緊急的。」美麗氣定神閒的削蘋果,「你乖乖養傷,就當是放假吧。聽副社長說,自從星冕成立後,你從沒休息過。」

「那是我的出版社。」未遲的聲音裡充滿自豪,「就像是我的孩子,怎麼可能擺著不管?」

美麗笑著把切好的蘋果送進他嘴裡。「放心,星冕不是你一個人的出版社,你的員工們會守好它的。」遲疑了一下,「未遲,我們的事情,不要讓其他同事知道。」

「為什麼?」他立刻變臉,「我要全天下都知道妳是我的女人!」

「若你這麼做的話,我就得離開星冕。」輕輕嘆口氣。

「離開?妳想到哪裡去?星冕或我,都不能沒有妳!」他霸道的抓住她的手,「不准妳走!」

「聽我說,」美麗捺著性子說服他,「公開我倆的關係,或許傷害不了你我,卻會傷害星冕的向心力。人家會視我和我的團隊為皇后人馬,與你的衝突會被過度解釋。如果你執意公開,我只好離開星冕。」

「峻峰和宓君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他倔強的回道,「誰敢嚼舌根,我就開除誰!」

美麗無奈搖頭,「峻峰和宓君都是個性平和的輔佐型人物,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但是,我們兩人個性都太激烈,工作上沒有衝突是不可能的。」

「我不會和妳起衝突的。」他含情脈脈的望著她。

「等著瞧吧。」她失笑,「到時候就知道了。」

***

「為什麼《女巫學校》缺書?妳若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看我不砍了妳部門!」傷癒甫出院的第一次業務會議,未遲便吼得震天價響。

一起開會的部屬們掏掏耳朵。真是太好了,聽社長丹田這麼有力,絕對完全痊癒了。

「這畢竟是我們奇幻文學的首次嘗試,怎能不謹慎?」美麗也火大的拍桌子,「再說,適當的缺書也能讓讀者有所期待,有什麼不好?」

「等他們放棄或淡忘這本書,我看妳還期待個鳥!」他手指幾乎戳到美麗的額頭,「加印五萬本!不要再多說了!」

「五萬本?!」美麗跳起來,「你是不是休息太久,弄壞了腦子?這本書已經賣了十多萬本,市場已經接近飽和,你還要加印五萬本?用用大腦行不行?」

「妳是社長,還是我是社長?」他怒火旺盛,「叫妳加印就加印!還有,那個叫什麼胡小蝶的小說有什麼好推的?妳幹嘛插手管別的部門閒事?妳知不知道這是越權?!」

「我只是建議,你高興採用就用,我又不是沒寫報告給你!」美麗一指戳過去,「你要把珍珠看成魚眼,隨你!」

「你……」

「妳……」

峻峰和宓君無奈的對看一眼,悄悄的咬耳朵,「他們兩個真的在戀愛?」

傷腦筋的望望眼前互相噴火的兩頭獅子,她長長的嘆口氣,「或許每對情侶表達愛意的方法不相同吧。」

幸好她和峻峰兩人的個性都很溫和,真是老天保佑。

這時,峻峰的手機突然響了,他尷尬的接起來,講沒幾句,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社長,我要請假。」他打斷兩人火爆的爭吵,「我家裡出了點急事。」

「請假?現在?」未遲不耐煩的問,「要請多久?」

「三個月。很急。」他什麼也來不及交代,按了按宓君的手,滿懷歉意的看她一眼,便推門離去。

未遲沒有多說什麼,他已經習慣峻峰突然性的請長假。雖然心中奇怪,但是既然峻峰什麼也不願說,他也不便多問。

其他的同事也習以為常,只有宓君蒼白著臉。

她丟了張小紙條給美麗──下班後一起吃飯?

雖不知所以,美麗還是點了點頭。

不多時,未遲又開始疲勞轟炸,「為什麼排行榜下降這麼多?還不都是補書不及的錯!龍美麗……」

這場火爆的會議,開得每個人的耳朵嗡嗡作響。

「龍美麗,等會兒來我的辦公室!」終於開完砲聲隆隆的業務會議,臉色青黑的未遲下了命令。

同事們默默的收拾散了一桌子的資料,撿起桌子底下被社長和主編震掉的原子筆。

美麗的部屬還同情的回頭看了她幾眼,實在搞不懂,他們的上司和上上司為什麼只要湊在一起,就有吵不完的架,讓人看了心臟衰弱。

美麗嚴肅的走進社長辦公室,關上門。

「你不奇怪副社長為什麼請長假?」她率先開口。

「他這個人一向神神祕祕的,我早習慣了,以後妳也會習慣的。過來。」未遲向她勾勾手。

「社長,現在是上班時間。」她一臉正經的說。

「去他的上班時間!」他好看的眉皺成一團,強橫的起身抱住她,將頭埋進她的頸窩好一會兒。「妳為什麼總是和我吵架?」

美麗啼笑皆非,「社長大人,是你找我吵架。」她稍稍推開他,「是誰說不會和我起衝突的?」

他臉微微一紅,「我控制不住嘛!妳的脾氣也真的是──」

「我的脾氣怎樣?」她促狹的戳戳他的胸口,「我只有在工作時才雷火四冒,你可是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冒火。」

未遲爬爬頭髮,有些不好意思,「我……我會改的。」

「千萬不要。」美麗摸摸他濃密的黑髮,「我喜歡你整個人,包括你的壞脾氣。同樣的,也希望你能包容這樣的我。」

「妳的火爆和溫柔,我都喜歡。」在她耳邊輕輕說著,聲音性感而低啞,「不管是什麼地方。」

美麗猛地將他推開,輕輕一笑後,又恢復正經的模樣。「社長,如果你沒其他的事,請容我告退,我還得去處理加印的事。」

「下班後等我。」他在她身後嚷著。

「今天不行。」她眨眨眼睛,「我已經答應跟宓君一起吃飯了。」

「宓君重要還是我重要?」未遲又開始發火了。

「都很重要。」她嘻嘻笑著,「我不是見色忘友之人。」

「龍美麗!」他怒吼的聲音傳遍整個出版社,而眾人早已習以為常了。

但是這種怒吼聲,卻讓美麗覺得很甜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