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八章-2

失去峻峰,未遲才知道從前對他的倚重有多深。星冕因為有他嚴厲專業的要求,和峻峰圓滑的處事風格,才能成為出版界的佼佼者。

好不容易挪出時間見面,美麗和宓君自顧自的聊天,未遲則對峻峰抱怨著,「少了你,我像是少了條胳臂。最近許多連鎖書店都傳出不好的消息,連總經銷都搖搖欲墜,你又不在,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喂,振作點!」峻峰朝他的肩窩打了一拳,「我哪有這麼重要?你這樣說,對得起星冕其他孜孜不倦的同事嗎?」他下巴一指,「你又把美麗擺在哪個位置?她才應該是你一生的夥伴,不管是在事業上還是未來。」

這個粗魯又自大的男人居然紅了臉,峻峰暗暗好笑著。

【Google★廣告贊助】

「我就是……就是不想她那麼辛苦。」未遲趕緊喝了一大口啤酒,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我希望能讓她過安逸幸福的日子。」

「我想,她也安逸不下來吧。」峻峰隻手撐著下巴,「兄弟,我真替你高興。她是個好女人,你們若能少吵點架,真的很適合。你是沒心機的,吵完就忘了,美麗也能這樣就好了。」

「她的聲音比我還大,你覺得呢?」未遲的臉上淨是滿足,「沒有她,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咦?」峻峰愕然瞥見他手指上的白金戒指,「好小子!你們偷偷結婚了?!」

「嗯,我們去法院註冊了。」未遲搔搔頭,「淹水以後,又有總經銷倒閉,加上連鎖書店不穩,最近出版社非常忙。她怕我跑掉──」

納莉颱風讓星冕蒙受了很大的損失。大水驚人的灌進汐止的地下室倉庫,未遲在狂風暴雨中困難的趕到倉庫時,美麗和大半的同事已經在堆沙包和搶救書了。他捲起袖子,拚命的堆沙包,美麗則拚命把書往樓上扛。

沙包準備得不夠,誰也沒想到這次的颱風會造成這麼大的災害。搶救不到一半,大水湧進地下室,淹沒了他們的心血。

又溼又冷的兩人靠在一起取暖,他的眼眶紅了,一轉頭,望見美麗的頰上有著晶瑩的淚。

他安慰的擁住她,「一切都能再重來的。」

是呵,他們是一輩子的夥伴。擁著啜泣的美麗,他突然感到萬分欣慰。

「我們結婚吧。」他開口求婚。

就這樣,兩人互許下一生的承諾。

「是誰怕誰跑掉?」峻峰翻翻白眼。

未遲不答腔,拚命灌啤酒。

另一頭──

「還習慣嗎?」美麗溫柔的問。

「嗯,其實也沒那麼可怕。」宓君臉上出現從來沒有過的堅毅笑容,「家事都有傭人代勞,只是這麼大一個家,需要專人管理。峻峰將家托給我,我當然要盡力。」

「呵,林黛玉變成王熙鳳了。」美麗笑了。

「妳敢糗我!妳呢,亞馬遜女王成了小女人,這話傳出去,誰會相信?城國那群老笨蛋鐵定會笑掉大牙。」看到美麗的手腕上有剛痊癒的疤,她馬上變臉,「怎麼?未遲對妳動手?」

「妳以為他打得過我?」美麗撫著長長的疤,「這是淹水那天被角鋼割破的。你們不在,星冕發生了很多事。」

「風雨生信心,對吧?」宓君轉頭溫柔的看著談笑風生的丈夫,「我覺得我越來越愛他了。或許是在這種艱困的環境下,彼此變成對方最後的慰藉吧。」她輕輕嘆口氣,「我擔心若是往後日子平順了,我們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親密。」

「不會的,」她拍拍宓君的手,「你們可是一輩子的伴侶啊。」

***

宓君搬走後,未遲便搬進美麗的公寓,住在宓君原本的房間。不顧她的抗議,他開始付每個月的房租。

「喂,租屋契約上寫的是我的名字!」她不高興了。

「養家活口是男人的責任!」未遲蠻橫的交叉雙臂。

「我不會幫你洗襪子的。」美麗正對著稿子頭痛,情緒不太好。

「若只是要找個菲傭,我幹嘛娶妳?」他挑剔的看著她塞滿書和稿子的房間,「妳比我還不會收拾。」

「嘖。」美麗火起來,將他推出去,準備把房門關上。

「喂,妳就這樣把我關在外面?」未遲擋住門,「明天我要去香港參加書展,我們會有一個禮拜見不到面欸。」

美麗凝視了他一會兒,鬆了手,讓他進來。

「我還有本稿子要看呢……」一面接受他熱情的吻,她一面細聲抱怨著。

「叫那個作者去死!叫那些稿子都去死!居然把我的女人心思佔滿!」他粗魯的把稿子往牆上一丟,「煩透了,我不想離開妳這麼久……」

輕輕吻著她的頸子,她漂亮的眼睛一片迷濛。

注視著她的眼,他最喜歡她的瞳孔裡映出自己的模樣,像是她的世界裡,只剩下他一個人。

他曾認為戀愛不過是肉體與謊言的遊戲,在女體與胭脂中流連,他不沾身也不沾心。

可他卻在美麗的身上,看到了和自己相彷的靈魂。對她的情感很複雜,除了肉體的眷戀,還包含了棋逢對手的競爭感,以及憐愛和被憐愛的往復。

對她的感覺,這一生挖掘得盡嗎?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從健身房那個漂亮的迴旋踢開始,從爭淋浴間的時候開始,還是從牽起她的手那刻開始?

他還記得初次牽起那有力纖長的手時,那種無法忘懷的感動。

這種感動,在每次吻她、與她親密的時候,總是一次一次的重現。

「我總是和妳吵架。」他們的臉這麼接近,近得讓他可以看清她每一個反應,「妳不生氣嗎?」

「吵架要旗鼓相當,要有所為而為。」美麗輕撫著他剛毅的線條,「除了工作之外,我們並不常吵架,不是嗎?」

更多時候,他們靜靜相依著看書、閒聊,讓時光緩緩流逝。只有兩個人的靜謐時刻,空氣中彷彿也充滿淡淡的芳香。

一種專屬於他們的──愛的芳香。

「我愛妳。」在最親密的時刻,未遲傾吐愛語。

「我知道。」美麗閉著眼睛,嘴角有淺淺的笑,「我也是。」

***

白紗窗簾輕揚,在熟睡的美麗臉上飛舞出一道陰影。未遲靜靜的看了好一會兒,心生一股強烈的不捨。

別傻了!他強迫自己調回目光。一個禮拜很快,很快的,他就會從香港回來。

美麗喜歡中國風的衣服,他打算去香港的女人街找一件旗袍給她,說不定再挑一塊玉。

她的手指上,也戴著一枚和他相同款式的白金戒指。沒有任何花紋,只是樸素的一圈。不同於對戒,他們戴的是相同的男戒,只是尺寸不同。

輕吻了下她的手指,沒有驚動她,他提起行李,悄悄的出門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