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九章-1

未遲不在,美麗更是忙得分身乏術。她和未遲結婚的事,還沒什麼人知道,她在星冕是以主編的身分兼任代社長的職務。每天未遲都會打越洋電話回來,除了公事,只能匆匆說句「我愛妳」,就得分頭忙了。

她不否認,實在有點寂寞。

但是工作太忙,她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傷春悲秋。往好的地方想,這也未嘗不是好事。

再說,他今天就搭飛機回來了,不是嗎?

連午休也沒得休息,她放總機小姐去吃飯,自己一面審稿,一面幫忙接聽電話。

其他跟未遲一起去香港的員工都回來了,帶回一大堆的書和待談的版權。她想多少先整理出個眉目,方便其他編輯作業。

「龍小姐!龍小姐!」外出吃飯的助理衝了回來,臉色慘白。「飛機……又有飛機掉下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飛機?」她突然有種可怕的預感,「不會的,不可能……」

助理哭了起來,「社長的機位……是我幫他確認的……」

她臉色瞬間刷白,什麼聲音都聽不見。

騙人的……不可能……他說今天就回來了,還說要送她結婚禮物。

「不可能,不可能的!」美麗跳起來,「他和我約好了!他說今天要回來!」

她衝進會議室,打開電視,記者用好聽的聲音報導著殘忍的事實──

「……香港飛往台灣的班機××××,墜毀在澎湖附近的海面……」

「騙人的!這是騙人的!」她尖銳的聲音嚇著了聽見消息、匆匆趕回辦公室的其他同事。

更多女同事跟著啜泣起來,「龍小姐……」

他不會死的!這個自大粗魯、生命強韌的男人……遇上那可怕的怪物都沒死了,怎麼會莫名其妙的死於空難?

「我要去澎湖。」她憤怒的抹去眼淚,「回去工作!我叫峻峰來代班。」

除了錢包,她什麼也沒帶就衝了出去。一路上,心像被穿了個大洞般,痛得她幾乎無法承受。她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除了閉上眼睛流淚,什麼都不能做。

衝到機場,發現飛往澎湖的班機都爆滿了。候機室裡到處都是悲痛的哭聲,失事班機的乘客家屬各個抱頭痛哭。

見狀,美麗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直往下掉。

「小姐,妳也是要到澎湖的?」一個哭紅雙眼的老太太招呼她,「別難過,別難過……」自己卻不停的掉眼淚。

「我要去澎湖……游也要游過去!」她咬住下唇,抱著腦袋用力想,「……台北搭不上飛機,去高雄吧,至少還有船可以搭。」

「我跟妳去!我兒子、媳婦都在那班飛機上!」老太太回頭喊,「阿明,這位小姐要去高雄搭船,我們跟她一起去!」

搭了飛機去高雄,機場裡同樣擠滿了茫然失措的哭泣家屬,等不及要到澎湖確定家人的安危。雖然知道生機渺茫,卻仍抱著一線希望。

等他們搭船抵達現場時,已經有遺體被撈獲了,海邊臨時搭起的靈堂裡哭聲震天。

老太太暈船暈得很厲害,可一到靈堂,卻突然跳起來,像是有心電感應般,衝上前揭開其中一具遺體的白布。

「阿玲哪~~」看到媳婦的屍體,她痛哭失聲,「我欸阿孫還在家等妳啊~~」

美麗掩住臉,也跟著哭出來。未遲,未遲……我在等你回來,你到底知不知道?快回來,回到我身邊來。

望著遼闊的汪洋,她的淚,怎麼也止不住。

「阿母!阿母!」激動過度的老太太在看到兒子的遺體時昏厥過去,阿明不知所措的搖著她。

「去叫醫護人員!」美麗抹一抹臉,扶住老太太,一面掐捏她的人中,一面呼喚著,「老太太?!老太太……妳這樣叫妳兒子、媳婦怎能安心?妳還有孫兒要照顧……老太太!」

呼喚了好一會兒,老太太才悠悠轉醒,「我欸金孫欸……可憐無父無母啦……」又是一陣放聲大哭。

慌亂的一天過去了,美麗按著自己的小腹,躺在旅館的床上,太多的淚,讓她眼睛腫脹、乾澀到幾乎張不開。

未遲,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我一向準確的月經遲了一個月,只是最近太忙,還沒空去醫院確認。

剛結婚就有了孩子,我不知道你會不會不高興。但是,我很高興。

生命的延續是為人父母的責任,我達成了,很高興。其實,更高興的是,這是你的孩子。

我好想你,好害怕……雖然我明白,你斷無生機了。

但是沒找到你,我將來要怎麼跟孩子交代?

轉過身,她面對牆壁默默哭泣。面海的旅館外傳來陣陣浪潮聲,更是讓她心痛欲裂。

這海……是藏著未遲的海。她想,她終生都會痛恨這海洋的聲音。

***

又是讓人心碎的一天。

美麗沒辦法坐著等待、哭泣,睜著紅腫的眼睛,她自願當義工。經過昨天的發洩,今天她鎮靜多了。

如果再這麼哭下去,到時真見到未遲怎麼辦?到時要對他抱怨,沒有眼淚怎麼辦?

一定要對他抱怨的,他太過分了!用力撬開她的心房,霸道的佔據進來,然後笑嘻嘻的一走了之。

連最後的道別都沒有。

焚燒紙錢的煙熏紅了她的眼睛,她卻倔強的不掉一滴眼淚。亮麗的太陽,明豔的海洋,這麼美麗的海天一色,卻有著永遠也化解不了的悲傷。

航空公司的人員被罵哭了,她卻無心同情他們。其實,誰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但是,罹難者的家屬需要一個出口,一個能夠宣洩不滿情緒的出口。

為什麼是我們?為什麼是我們親愛的家人?他們什麼也沒做,就只是搭了一班死亡班機……

真的在乘客名單上看到未遲的名字,原本打定主意不哭的她,還是忍不住啜泣起來。

剛剛她繞到鎮上的商店買了驗孕棒,確定自己已經懷了小生命。

哭泣的家屬在海邊揚著死者的外套招魂,她只能站在岸邊,在心裡默默的輕喚。

未遲,我們有孩子了。如果你看到我們,感應到我們,就快回來吧,我們一起回家。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愛你。

再可怕我也會抱著你,帶著你回我們家。

***

等不及的家屬,自行包了漁船出海搜救。

「你們這樣會妨害搜救行動的!」航空公司的代表試著說服他們。

「這麼慢吞吞的,活人都被你們拖到死了!」激動的家屬指著他罵,「那是我們的家人,你有沒有體會到我們的心情?誰無父母啊?要不是你們……」

「還有位置嗎?」美麗開口了,「算我一份吧。」

她搭上漁船,明知道機會渺茫,還是不願死心。許久之後,漁船徒勞無功的返回岸上,她的表情木然,因為疲憊和過度哭泣而木然。

正要回旅館,看到一群人在爭吵。她無力管別人的閒事,但是無意間聽到了幾個關鍵字,讓她的血液沸騰起來。

葬儀社搶生意搶到這裡來?有種搶生意,為什麼不去搶男人,偏偏來搶孤苦無依的孤兒寡母?!

「夠了沒有?!」她火氣整個發作起來,「給我們一點悲傷的時間可不可以?」

「喂,小姐,我做我的生意,關妳什麼事?還是說……妳也有生意給我們做?男朋友還是老公?交給我們就對了……」幾個大漢不懷好意的靠近。

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一個大漢已被踢飛出去。

「再靠近我們,給我試試看!」她厲聲喝道,「我的心情糟透了,如果想要做自己的生意,乾脆趁現在!」

聽到騷動聲,警察趕了過來,那幾個大漢只好摸摸鼻子,快快逃走了。

美麗滿腔的鬱悶,並沒有因為打跑了那群人渣獲得紓解。

深沉的海,在月光下閃著粼粼銀光。

未遲……眼淚永遠沒有停止的時候嗎?

「未遲!」她對著海面大叫,月也無言,海亦無語。

「我在這裡。」語氣是無奈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