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九章-2

她轉過頭,眼睛瞪得大大的,撲上前抱住他。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了!

「你沒有溼漉漉的……」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很辛苦、很痛吧?還沒有頭七,你就這麼辛苦的回來了……」

她沒有放手,也不敢放手。「未遲,我要跟你說……我愛你,真的很愛你,非常非常……打從以前我心裡就只有你,就算你對我多過分、多惡劣都沒關係,我愛你很久很久了……只是不敢說出口……」淚如雨下,像要把所有的悲痛都釋放出來。

「欸,美麗,我──」

【Google★廣告贊助】

「你不要說話!讓我說完……我有了我們的孩子!」她緊緊抓住他的衣服,害怕下一刻就失去他的蹤影,「我會好好的帶大他,讓他成為了不起的人!有你的骨肉為伴,我什麼也不怕!我也會讓星冕繼續經營下去,永遠當星冕的聚金娘娘!只要我能做的就會盡量去做,請你……請你安心……」想要抱怨的話,一句也說不出口。

「如果你還活著就好了……其實我好害怕、好孤單……」

這個強悍的女王,在他懷裡哭得像個小孩。

「我是還活著啊。」未遲嘆了一口氣,「妳那麼衝動幹什麼?妳衝出星冕不到十分鐘,我就打電話回去了。」他眉一擰,「妳什麼時候知道懷孕的?居然沒告訴我!連手機也不帶,妳搞什麼呀?」

什麼?她停住淚,摸摸他溫暖的臉頰,「你活著?你還活著?為什麼?乘客名單上明明有你的名字──」

「停,聽我解釋好不好?」他有點受不了,「我的確登機了,只是……」

未遲之所以在香港多停留一天,實在是掛念著要給美麗的結婚禮物。旗袍倒是很容易買到,只是,他想給她一個驚喜。兩人在法院公證結婚太過簡單、沒實感,讓他很不是滋味,到現在美麗還是「龍小姐」,而不是「應太太」,這點讓他很鬱卒。

希望她穿著這件黑色繡金龍的長旗袍,在眾人面前真正的嫁給他。告訴世人,這位美麗矯健的女人,是他應未遲的。

但是,他卻找不到和這件旗袍相配的玉珮。

書展的行程非常趕,在無法喘息的會談與採訪當中,他實在抽不出空檔去買玉珮。索性多留一天,仔細的去找。

最後,他在一條暗暗的巷弄裡,找到一家點著熏香的骨董店。

「年輕人,找什麼?」用長菸管抽菸的中年美婦,眉梢帶了點滄桑,微笑的問。

真是奇怪的店,陳列的東西這麼少,和香港其他塞得滿滿的骨董店不同。但是,這樣的暗香浮動,充滿古色古香的味道,卻和女店主的氣息很吻合。

「我想要……」他瀏覽了一下店內不多的東西,有點失望的說,「算了,不用了。」

「不多看一下?」女店主妖媚的一笑,「隨便看看哪能看到什麼好東西?」瞥見他掛在脖子上忘記拿下來的名牌,她臉色微訝,「你是星冕出版社的?」

「我是社長。」奇怪於她的反應,他挑眉。

她笑了起來,出自真心的說:「舍妹受貴出版社很多照顧。」

她的妹妹?

「我姓胡,胡媚紫。我妹妹叫胡小蝶。」她神情愉悅,「既然是你,要不要看些好東西?」

她從雕龍畫鳳的太師椅上站起來,打開檀香木櫃,拿出一個小匣子。「看看哪個東西和你有緣,就帶走吧。」

他一眼便看中一個活靈活現的雪白玉兔,全身的線條渾圓,周圍環繞著雲彩,不到四分之一巴掌大的小東西,卻連紅通通的眼神都雕刻得生動極了,頸子上還有幾乎看不出來的一點淡紅。

「這可不是染色的,剛好玉石本身就有三點硃砂紅。」她微偏著頭,「還不錯吧?月娘齋可不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

「我買了。」他笑逐顏開。美麗和他同年,剛好肖兔。這隻美麗的玉兔,眼神和美麗多麼像。

「你不問價錢?」胡媚紫玩味的看著他。

「不管價錢,我就要這個。」他拿起玉兔,看見牌子上標示的價錢,不禁咋舌,這筆錢可以買部國產車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買下。

為了美麗,花再多錢也值得。

「收支票嗎?還是信用卡?」他掏出皮夾,「我身上沒那麼多現金。」

「你皮夾裡有多少現金?」胡媚紫笑笑,「如果你留下所有的現金,我就賣給你。」

「但是……」他有些手足無措,「我身上只剩下一千多塊港幣……還是我再去領給妳?」

「這小玩意兒和你有緣。」她用長菸管吸了口菸,身上的酒紅色旗袍描繪著五彩蝴蝶,栩栩如生。「留下所有的現金,包括零錢。喔,你可以留下計程車錢,算是我謝謝貴出版社照顧我妹子的謝禮。」

「真是太謝謝妳了。」他驚喜不已,「歡迎來參加我的婚禮。」他留下名片,「若是妳有機會到台灣探望令妹,也請來星冕坐坐。」

「我會的。」她搖著檀香扇,氣質宛如古代仕女。「祝你和夫人幸福。」

買到了禮物,未遲心情很好的搭計程車直奔機場。司機找了他兩塊錢,本想跟他說不用找了,可司機不懂英文,他又不諳廣東話,兩人能溝通的只有「機場」兩個字。

算了。他把零錢放進口袋,興沖沖的趕飛機去了。待登機坐定後,才發現貼身放著的玉珮不見了。

怎麼會呢?他全身上下找了一遍,難道……難道掉在候機室裡?雖然找到的機會非常渺茫,他還是鬆開安全帶,起身就要下飛機。

「先生,再五分鐘飛機就要起飛了!」空服員叫住他。

「我掉了很重要的東西!」他提起行李,「非找回來不可!」

他堅決的衝下飛機,直奔服務處。

「請問一下,有沒有人撿到一個朱紅色的錦囊?」他雙手撐在櫃台上,焦急的問。「裡面裝著雪白的玉兔,旁邊還有雲彩……」

「啊,是您的嗎?」服務處的小姐笑咪咪的,「剛剛有人撿到,廣播後卻一直沒有人來領……」她拿出那個錦囊。

打開來看,他鬆了口氣。「就是這個。這是我要送給妻子的禮物,要是掉了,可就麻煩了。」

「哎呀,您的太太真幸福,真是很美的禮物呢。」

他打從心底笑了起來,剛道完謝,一道影子突然衝過來,奪走了剛找回來的玉珮。

是個小孩!「可惡!站住!」他追了上去。

那小鬼跑得非常快,雖然未遲的腳程也不慢,卻怎麼也追不上他。

那該死的小鬼後頸上有顆硃砂痣!

機場內開始廣播,他搭的班機要起飛了。遲疑了一下,飛機可以搭下一班,禮物被搶走,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站住!那是我要給美麗的禮物!」他追過了整個機場大廳,一直跑到計程車等候處,那小鬼轉過身來,朝他嘻嘻一笑,將錦囊扔了過來。

唯恐玉兔摔碎的未遲衝過去接住,一抬頭,那小鬼已經不見了。

其實他有機會抓到小鬼的,但是,他臉上那促狹的笑,實在很像……很像美麗。

他小心翼翼的將錦囊收進手提箱裡,這次說什麼都不能再弄丟了。

直到他等到下一班飛機的候補機位,剛回到台灣,才知道他原本要搭的那班飛機已經墜毀了。

糟糕,美麗一定很擔心……

他立刻撥電話回出版社,總機小姐還以為鬼魂顯靈,嚇得尖叫,震得他的耳膜痛得要命。

「要叫等一下再叫好不好?」他把話筒拿遠點,「我沒搭上那班飛機!美麗呢?」

「龍小姐……龍小姐說她要去澎湖……」

澎湖?!他不耐煩的掛上電話,撥打美麗的手機,卻是峻峰接的。

「你沒死?真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你煩不煩啊?美麗呢?」他有不祥的預感,「該不會連手機都沒帶吧?」

「我聽其他人說她著急的衝出去,像是世界末日來臨,怎麼來得及帶手機?」峻峰的語氣很無奈,「她打電話給我時,人已經在機場了……」

機場?!他馬上搭計程車到機場,卻找不到她。

「真是麻煩的女人!」他無法可想,只能捺著性子等機位。他了解美麗的,就算得用游的,她也會設法抵達澎湖。

但是,當天機位大爆滿,他根本擠不上飛機。焦躁萬分的回家,他試著撥電話到航空公司,卻一直佔線。

傻女人,真是傻女人!他罵著,望著窗外的月亮,心裡擔心不已。

她不知道哭成什麼樣子了。

一夜無法成眠,第二天他拜託媒體朋友,透過層層關係,終於抵達了澎湖。

但是現場一片混亂,他根本不知道美麗在哪裡,直到聽見幾個男人破口大罵「肌肉女」,他才終於找到了她……

***

「結果妳一看到我,卻當我是鬼,還說什麼頭七!胡說八道!」他很不開心的埋怨著,美麗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不停地流淚。「別顧著哭!說,妳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懷孕的?」

「……昨晚。我本來就有點懷疑,沒想到居然是真的……」她抱緊未遲,「我不要什麼禮物,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就好了……」

淚娃娃,真是個淚娃娃。他心底流轉著微微的心酸與柔情。愛上她之後,他的身體不再只屬於自己,為了她,他得長命百歲才行。

「哪,別哭了。」他粗手粗腳的拿出手帕,在她臉上胡亂抹著,「這是結婚禮物。」幫她掛在脖子上,「說到底,不是這隻玉兔,我也沒辦法活著和妳見面。」

她握住玉兔,心裡滿是感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