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一章-2

我想起來他是誰了!坐在會議室裡的美麗猛一擊掌。星冕的社長應未遲呀!

總編輯楊喻經讓美麗的心不在焉給氣壞了,咬牙切齒,恨不得啃她幾塊肉下來,「女王……咳!」他怎麼跟著底下那票小編輯一樣,喊她的渾名?「龍美麗!現在在開會,妳到底聽到我說什麼沒有?!」

美麗微偏著頭,即使坐著,還是比怒吼的楊喻經高一些。注視著她的上司──同時注視他光可鑑人的「光明頂」,她不卑不亢的回答,「楊老,我當然聽見了。您不是正在提星冕搶去我們兩本書的版權?」嘖,版權掮客就是這樣,見利忘義!

【Google★廣告贊助】

「為什麼妳的手腳這麼慢,讓版權公司還有反悔的機會?!」楊喻經聲音大得讓其他人都瑟縮了一下,只有美麗不為所動。

「是我手腳慢嗎?」一抹輕蔑的微笑在她臉上浮現,「楊老,根據我的工作紀錄,兩個月前我就已經評估完那兩本書,而且已經交給您做最後確認了。」

聞言,楊喻經有些下不了台,「……妳不會提醒我嗎?我每天事情那麼多……」
是我每天事情那麼多吧?她交叉雙臂,犀利的視線從「光明頂」移下來,對上楊喻經那雙明顯酒色過度的渾濁眼珠,「根據我的工作紀錄,每隔兩天我都將未答覆書單以e-mail寄給您,您的回條我也都收到了。」再賴啊?跟著這個百無一用、只會爭功諉過的上司,她還學不會怎麼自保,那真是沒有救了。

一時被堵得沒話說,楊喻經惱羞成怒,「我說一句妳頂一句!妳說,這兩本書的責任誰要扛起來?!」

「大橘子本來說好要給我們的。」她提醒上司,順便搬個不大穩固的梯子給他下。「說起來,他們也不該一稿兩賣……」輕輕鬆鬆的把箭頭往無辜的版權公司射過去。

然後楊喻經大罵版權公司背信忘義半個小時,接著罵出版社流程不順暢,讓他施展不開拳腳二十三分鐘,又意猶未盡的罵盡出版生態足足一小時又六分鐘,這才依依不捨的宣佈散會。

這段期間,美麗狀似恭謹的在筆記本上振筆疾書。一等散會,還被轟得腦門嗡嗡作響的部屬們,更是心驚膽戰的等著「女王」的指示。

「小李,」她對男部屬而言是有名的鐵娘子。「那本《瘟疫蔓延》的評估呢?」

「還……還在做……」小李嚥了口口水。

她凌厲的眼神瀏覽了一下工作流程,「你上個禮拜就該做好了,如果明天我沒看到評估,你準備領遣散費,也不用管瘟疫蔓延不蔓延了。」

小李鼓足了勇氣,「可是楊老要我先評估《愛的進行式》──」

「嗯?」

她那冷冰冰的眼神讓他的勇氣馬上枯萎殆盡,「明天一早我就交上來。」

美麗點點頭,黑色合身套裝服貼在身上,迥異於時下流行的瘦弱標準,她是那種前凸後翹、胳臂可以走馬的健美女子,套裝再規矩,也掩不住滿身洶湧的霸氣。

「小趙。」她對女孩子稍微和顏悅色些,不過也只是「稍微」。「妳負責那本書的封面呢?我怎麼還沒看到草稿?」

被點名的小趙戰戰兢兢,「……美編拖稿了……月氛她說……等她出國回來就做……」

「出國?」她眼中出現笑意,不過是會讓人打顫的那種。「換掉她。找愛倫來做。」

「可……可可可是……」小趙結巴了,「月氛是楊老推薦的……」

「叫楊老自己來找我。」她頭也不抬,「換!」

「是!」光聽那聲音就不敢抗拒,還是讓楊老自己來解決吧。

她繼續點名,每個小編輯都輪流被荼毒一次,有些人眼底還含著淚,卻只能心服口服。

這場點名會只有十分鐘,各個都站著,卻比剛剛好幾個小時的馬拉松會還有效率。

「好,」她拍拍手,「散會。各位辛苦了。」她露出溫暖的笑,「我知道大家壓力都很大,我也很明白大家的苦處。如果有什麼問題,隨時來找我商量。只要能力所及,我一定會幫忙到底。就這樣,散會。」

能力所及?大家臉上浮現苦笑,卻也不得不認同一點──在城國,她有什麼是能力所不能及的?

「真的是女王啊……」小趙讚嘆,眼中出現「有為者亦若是」的崇拜光芒。

其他男同事卻不約而同的拉長臉。讓個女人騎在頭上的滋味,實在不是男人受得了的。

***

「挖角?」宓君顯然受到很大的驚嚇,「你是說……要把誰挖到星冕來?」

「妳的室友,龍美麗。」發現龍美麗就是洛宓君的室友時,峻峰簡直是欣喜若狂。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宓君懷疑的上下打量這個斯文儒雅的副社長。「龍美麗欸!那個踹男人不遺餘力的龍美麗欸!城國一半以上的男人恨死她了……」

「那是城國。若是在星冕,只要她能替出版社賺進大把的鈔票就夠了。」峻峰不以為意,聽起來,龍美麗在城國好像也不是那麼開心?這讓他又多了幾分把握,「她對城國有什麼不滿嗎?她需要怎樣的條件?」

見宓君面有難色,他趕緊安撫這個得力助手,「宓君,我絕對不是說妳做得不好……妳很好的!我找龍美麗進來,所做的路線跟妳完全不一樣,妳要知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宓君打斷他,「我才不是為了這種理由哩。你當我洛宓君是什麼人?」她有點哀怨,「我是為了你和社長好。美麗她一發起飆來,才不管什麼社長、副社長的,到時候你們被削得面上無光,不要對我秋後算帳就行了。」

「不會不會……」峻峰堆起滿臉的笑,「我們感謝妳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秋後算帳?如果這件事情成了,我再加妳薪水……」

「不用不用不用……」宓君逃開好幾步,「我幫你約人可以,但挖角的事情你自己去說。成與不成都跟我無關。」想到那個沙豬社長和大女人室友可能會有的對峙,她腦門就一陣發疼,「……社長知不知道這件事情?」

峻峰苦笑著,「就是社長要我去挖角的。」

「社長?」宓君的眼睛瞪大。社長不是討厭太健壯的女人嗎?

他神情微僵。還記得未遲向他提起這件事時,他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龍美麗?社長大人,你見過龍美麗的……照你的標準來說……」不是不能稱為「女人」嗎?這是他當時最直覺的反應。

雖然這些年他費心掩飾,未遲還是常為了他雇用體重過重的女編輯而大發脾氣。

他真以為自己是楚王?這些女編輯不是他的後宮,不會因為他的偏好餓死,倒是有可能跳槽到敵方,或者自己出去開出版社,然後整死這個可惡的沙豬社長。

而未遲的回應是──
「照我的標準,」笑得很得意,「她是男人,會幫我賺很多錢的男人。」

如果他把這些話告訴龍美麗的好友,他也蠢得不用當人了。




「先不要管這個。」峻峰趕緊轉移她的注意力,「妳就幫我這個忙吧!只要幫我約到人就行,剩下的由我處理。」他懇求著。

宓君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如果不是對他有好感,她才不想幫呢。看著歡欣離去的副社長,換她頭痛起來了。

一路想著回家,宓君躺在床上發呆,卻仍想不出要怎樣誘拐美麗和她一起去見副社長。

正想到心煩,門外傳來陣陣爭吵聲,她好奇的跑出去,赫然看到兩個彪形大漢正在跟新搬來的鄰居吵架,而美麗則臉色陰晴不定的站在一旁。

卡住木門不讓新鄰居關上的彪形大漢囂張的大叫,「五千塊就是五千塊,少一毛錢都不行!」

新鄰居淚眼汪汪的說:「我跟你們小姐講好了,就是兩千塊嘛!只有兩條街,又沒有什麼東西,為什麼要收我五千塊?你們……你們好壞!」

她怕得哭了起來,房東太太正在安慰她,「我已經叫里長來了……乖……」

頭髮花白的房東太太瞪著彪形大漢。這些搬家公司是怎樣?每年都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里長來也沒用啦!」彪形大漢好整以暇地歪著頭,「沒拿到錢之前,我們是不會走的。」

「哦?」美麗出聲了,「要不然呢?」

「要不然,就這樣!」彪形大漢在木門上打出一個洞。

美麗的眉頭擰了起來。

見狀,宓君不顧一切的大喊,「美麗!冷靜啊~~」

回頭看看自己的室友,美麗無奈的嘆氣,「好吧,我就冷靜點。房東太太,」她頭也不回,「這扇木門我賠妳,記得等會兒找人來換。」

「不用賠!就給他們好看!」一把年紀了,房東太太的火氣還是非常旺盛。

「要不然妳要怎樣?」彪形大漢惡狠狠的把拳頭秀出來。

「不怎麼樣。」美麗一個迴旋踢,把木門踹破。扳住門的大漢經她這一擊,木門撞得他頭腦發昏,滿天轉金星。

望著幾乎讓她踹成兩半、搖搖欲墜的木門,兩個彪形大漢張著嘴,大腦短暫的失去功能。

「現在要多少錢?」美麗心平氣和的問。

「兩……兩千就好了……」他們的聲音在發顫。

「兩千?那你們不是太吃虧了嗎?」美麗有禮的說,「這樣好了。你們把東西搬回去,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好嗎?」看看他們心有不甘的表情,她又開口,「想叫人?想報復?你看我這樣的女人,家庭背景會很單純嗎?沒人撐腰,我敢這麼囂張嗎?」

搬回去?兩個彪形大漢不敢說好,也不敢說不好,就這麼僵在原地。

剛趕到的里長搖著頭。這些搬家工人怎麼都學不乖啊?一年總要發生個幾次。

「好了啦,美麗,他們也受夠教訓了。少年欸,不是拳頭大就可以欺負人,你拳頭大,還有人比你更大呀。兩千拿一拿,回去啦。」他喘了口氣,「以後不要看人家是女孩子,就以為好欺負。」

那兩個敗類拿了兩千塊,爭先恐後地跑了。

里長還不死心的喊,「不要再來啦!讓人殺到貨運公司去不好啊~~」

又是兩個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笨蛋!宓君翻翻白眼。

記得第一年美麗威脅搬家工人的時候,她還傻呼呼的問:「美麗……妳……妳爸媽……」難道她跟黑道子女住在一起嗎?

「我已離婚的爸媽都是基層公務人員,貪污輪不到他們,個性也不算不善良。」美麗微笑地這麼回答。

「但是妳說……」那時還很單純的她急著問。

「統統都是疑問句,哪知道沒人反駁我呢?」她狀似無奈的聳聳肩。

真是讓她打敗了!可每年還是有笨蛋被她唬住。

「妳喔……」宓君搖搖頭,實在受不了這個暴力分子。

「欸,是房東太太叫我過來解決的。」她舉手投降,不希望又讓室友叨唸好幾天。「還有……妳不覺得妳穿得太涼快了嗎?」瞧里長伯的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兒擺了。

宓君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性感睡衣,尖叫一聲,飛也似的逃回屋裡。

真是單純的女人,只要轉移她的注意力就行了。美麗朝其他人揮揮手,跟在她身後進門。

「妳也不早點跟我講!」宓君又羞又氣,正想說她幾句,可隨即又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美麗……」猶豫了下,她還是決定單刀直入地說:「明天中午我過去和妳一起吃午飯好嗎?」

「吃午飯?」美麗拿起冰牛奶灌了一大口,「妳不是老嫌我們公司太遠,懶得過來?」仔細觀察這個藏不住心事的室友,「發生什麼事了?」

「沒……」看著她審問犯人似的目光,宓君覺得相當挫折,「好啦好啦,的確是有事情。」她把峻峰的意圖說了一遍。

美麗很仔細的聽,沒有打岔,只是她一說完,美麗馬上搖頭,「我不接受挖角。」開玩笑,她在城國呼風喚雨得正高興,何必去星冕砸別人的飯碗?她是很有同情心的。

不過……這妮子不是正暗戀他們家的副社長嗎?

當了這麼多年的室友,不幫幫忙好像說不過去……唉……

「不接受挖角,吃頓飯倒是沒什麼關係。」她在心裡嘆氣,「我最喜歡人家請客了。去回覆你們副社長吧。」

沒想到她答應得這麼乾脆!

這反倒讓宓君愣住了。美麗明明最討厭無謂的飯局了。

「天上下刀子了嗎?」她疑惑的望望窗外。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