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番外篇–牽絆1

「這孩子活不成!」擁有預知能力的女長老,用法杖指著剛出生的女嬰,「她注定活不過十六歲。」

「怎麼會這樣?」產後還很虛弱的女王激動起來,「她是我第一個出生的王女呀!她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呀!」

女長老沉思了一會兒,「除非……把她當男孩子養,絕對不能讓她對任何男人動心。如果初潮在十六歲之後,她或許能活得長久,成為了不起的女王。」她蒼老的臉上淨是悲痛,「女王啊,我族所有殺戮的罪都由王族來承擔,是不是太沉重了?妳已經失去了許多孩子,這種迴向──」

「不要再說了,長老,這是王族的宿命。」淚水緩緩的滑落女王向來堅毅的面容,「身為王族,接受族民供養,這是王族應盡的義務。」她咬牙試圖止住淚水,「我的孩子們一定也能了解,這是他們的使命!」

【Google★廣告贊助】

自從接受天使的召喚後,不容於父系社會的亞馬遜族,決意遷居到天界與魔界的邊境,為天界守衛不斷來侵的魔族。天界賜給他們長壽,卻因為守護的殺戮,族民的壽命不斷減短。

王族將這一切罪孽承擔下來,卻讓王族的血緣傳承越來越困難。

「我還年輕,我才兩百歲而已!」女王不願對命運屈服,「我還能生!這孩子既然能誕生,就一定能活下來!」

***

從小,她就知道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

她穿男孩子的衣服,像男孩子一樣的被養大。但是,其他男孩一起打水仗,脫光衣服戲水時,她卻是不能參加的。

小時候,奶媽告訴她,因為她的體質虛弱,碰水就會生病,所以不准她玩水。但是,當她以男孩子的身分通過了見習戰士的資格,這種藉口就顯得很薄弱。

束手無策的奶媽,將她帶到水邊,「那利坦,妳看這些男孩子和妳有什麼不同?」

「我早就發現了。」她低下頭,「我沒有他們的某樣器官。」惶恐的看著奶媽,「我是不是有什麼殘缺?奶媽,是不是因為我不乖?」

「不不,那利坦是好孩子。其實,那利坦的這裡,」她指著那利坦的小腹,「有個小宇宙,將來是可以生育寶寶的。」

「可是……只有女人才可以生寶寶啊。」年幼的那利坦很驚訝。

「那利坦……妳若是沒被當成男孩子來養,是沒辦法養大的。」奶媽向來疼愛這個聰明懂事的王女,一想到她可能會早夭,就覺得很心酸。「所以,不論是身心,妳都要變成男孩子,絕對不能愛上任何男人……」

似懂非懂的年紀,那利坦愣愣的點頭。

長大後,她也不太介意這樣的生活。亞馬遜的男人地位的確不如女人崇高,女人通常是戰士或獵人,負責供應肉食和安全。但是,男人的職責也不少,勤於織布理家,這樣,他們的女人外出打仗或打獵時,才能確保一族的溫飽。

那利坦一點也不討厭詩歌或紡織,甚至可以說樂在其中。聰明睿智的她,甚至讓老師誇讚頗有慧根,將來可以當個出色的學者。

但是,她血液裡流著的戰士血統,卻讓她一聽到戰鼓聲就熱血沸騰。所以,在學術考試之前,她早已通過了見習戰士的資格,尤其是拿劍的技巧,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贏不了她。

「那利坦,」非常忙碌的女王常面帶憂愁的看著她,「就算妳是男孩,也可以當個最優秀的王。」

「我本來就是──」話還沒說完,便被女王急急的打斷。

「不可以這麼想!絕對不可以!妳要活下去,就算是男孩子也無所謂……」堅強的女王只有這時才會流淚,「奶媽不該告訴妳的……妳是男孩,是男孩!」

那利坦輕輕摸著母親流淚的臉,知道母親不久前又失去了一個孩子。

「我要當戰士,也有男孩子當戰士的。」她不願在家枯等母親外出征戰回來,她既是王族之子,無論是男是女,都該守護族人。這點驕傲與自尊,在她血液裡早已根深柢固。

「那利坦……真是好孩子……」女王緊緊的抱住她。

*        *        *

十四歲那年,那利坦通過了嚴格的考驗,獲得加入軍隊的資格。她展露少有的笑顏,很高興可以跟母親並肩作戰。

「唷,你就是那利坦?」一個男孩子從樹上跳下來,神情很是自大。「這麼瘦呀?這樣能上戰場嗎?」

她直覺的討厭這個傢伙。亞馬遜的男人通常斯文有禮、個性溫和,即使是女人,也被嚴格的教育要謙虛自牧。在戰場上,過度的我行我素與自大,不只會為自己招致危險,還會危及夥伴的安危。

「要不要用劍測驗看看?」她冷冷的瞥他一眼。

「不要這麼兇嘛!都是男孩子,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不讓妖怪一劍砍死你的。」他熱情的拍拍那利坦,「這裡的男人真少,我正覺得無聊呢。歡迎你加入,我叫嶺月。」

「不要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她很不喜歡他那輕蔑又帶著施捨的態度。

「你說什麼?」他傾耳過去,假裝聽不清楚,「聲音像蚊子叫一樣,誰聽得到?」

「我說……不要把手搭在我肩膀上!」隨著最後一個字,她一個迴旋踢,將他踢飛出去。

看也不看他一眼,她昂首就走了。

「好有勁的一腿……」嶺月抱著發疼的肚子,笑了起來,「我倒是開始喜歡妳了,小姑娘,夠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