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二章-1

早上被美麗削出一肚子氣的小李,悶悶的和其他男同事出去吃午飯。

幾個人正同仇敵愾的破口大罵那可怕的女王,一走進餐廳,馬上又驚恐的逃出來。

那個可怕的女王就坐在餐廳裡!

「我們……」小李的聲音有點發抖,「我們去別家吃吧。」

另一個男同事探了探頭,「咦?跟她一起吃飯的那個……不是星冕的副社長嗎?」

星冕?!這個超級敵方的名字讓其他人停下腳步,爭先恐後的探頭探腦。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在幹嘛?難道星冕的副社長眼睛瞎了,正在追女王?」有人疑惑的搔搔頭。

「大概在挖角吧。」另一人笑著說。

挖角?!眾人心裡燃出一絲希望。哈利路亞,這也就是說……他們可以脫離女王的獨裁統治了?

「沒那麼好啦。」又有人出來潑冷水,「女王在城國六年了,荼毒我們荼毒得太愉快,才捨不得走咧。」之前又不是沒有別家出版社捧著銀子上門搶人。

小李神色陰晴不定,思索一會兒,突然展顏一笑。「如果是別家出版社,當然無所謂。如果是星冕……」他在同事耳邊細語,人人點頭。

「但是,」還是有人擔心,「社長肯這樣做嗎?去年的暢銷書十有八九是女王挖出來的欸。」

「放心啦。」小李老神在在,「社長和星冕退休老社長之間的恩怨糾纏了一輩子……」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再說,社長最器重的楊老可不怎麼喜歡女王啊……」他露出邪笑。

***

「洩漏商業機密?」美麗沒有拍桌子大罵,反而像聽到天方夜譚一樣,瞪著兩個頭頂同樣光亮無比的老男人。

「沒錯!」楊喻經氣焰高張的用鼻子看她,「我們接獲可靠線報,妳透露我們即將出版那兩本書的消息給星冕,才讓星冕重金要大橘子把版權賣給他們!龍美麗,妳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妳也不想想社長是怎麼栽培妳的……」

城國社長痛心疾首,「妳太讓我傷心了!誰不好幫,偏偏去幫星冕!」如今那兩本書果然高掛排行榜一、二名,更教他火大。「說!妳是不是跟星冕的編輯住在一起?!」

美麗懶得爭辯,「我和宓君的確是室友。」開玩笑,有恩怨的是你們上面的人,干我們什麼事?

「果然就是妳透露了商業機密!」楊喻經一指指到她鼻頭,「妳還敢狡辯?!」

「就因為我跟宓君是室友?」美麗格開他的手,「你怎麼知道的?你躲在我們衣櫃裡錄音?方不方便讓我聽聽錄音帶?」

「有人看到妳和星冕的副社長吃飯!」社長怒拍桌子。

美麗依舊心平氣和,「社長,你就因為這樣斷定我洩露商業機密?」她笑了起來,「你真的相信這麼荒謬的證據?」

「沒錯!我相信!」社長霍然站起來,「妳給我滾!到會計那兒領妳的遣散費!」

美麗也站起來,她站起來不比社長高,社長卻覺得有如大軍壓境。

「社長,你考慮清楚了?」她的語氣和緩,社長和楊喻經卻嚇得幾乎抱在一起發抖。

「當當當當……」社長口吃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美麗嘆口氣,「我不會打你,別敲鐘了行不行?」天知道她在城國只毆打過一個登徒子,全公司的軟腳男同事卻怕了這麼多年。

「當然!」社長終於掙扎出一句完整的話。

「好。」她覺得跟這白癡兼白爛的上司沒什麼好說的了。「你不用開除我,我辭職。」

她轉身離開,輕輕的關上門。

兩個老男人幾近虛脫的坐下來,冷汗流得整張臉都溼了。

「她怎麼沒像以前一樣拍桌子、摔東西?」社長眼裡有著深深的恐懼,「她是不是在想要怎麼報復?」

「社社社長……」雖然結巴,楊喻經還是很勇敢的一挺胸,「屬下一定會誓死保護你的。」

望望他乾扁的胸口,社長不太有把握的嘆口氣,「但願如此。」

***

美麗才剛踏出城國大門,消息便傳遍了出版界。

各家出版社紛紛摩拳擦掌,畢竟,誰不想迎這尊聚金娘娘回自家出版社供著?

只可惜,星冕佔著人和之便,第一個搶到聚金娘娘,讓其他出版社扼腕不已。

「喂!我失業不到三個鐘頭耶!」美麗抗議著,「讓我好好享受一下失業的感覺好不好?」

峻峰和宓君一起回頭,「不好!」

喘了口氣,宓君埋怨著,「你當我們家美麗是什麼人物?這麼一點薪水?股份只有百分之一?喂,有誠意一點好不好?」

峻峰被這個擅長討價還價的女人搞得一個頭兩個大,「小姐,出版社的股份是從來不釋出的,這已經是破例中的破例了!要不然,她如果願意領頭另開一家出版社,社長答應人力、物力無限制支援,她還可以佔股百分之十五──」

「我不答應。」美麗拿著扇子搧著。開玩笑,當社長有什麼樂趣?還要負擔成敗得失,不幹!

「聽到了沒有?美麗不肯。」宓君繼續還價,「薪水真的太少了……」說著,又回頭朝美麗丟了幾句話,「美麗,妳薪水是我的兩倍了,看在我幫妳努力爭取的份上,房租要讓我少出一點喔。」

「如果爭得到房租的錢,房租我全出了。」美麗喝了口冰水。

峻峰簡直拿這兩個女人沒辦法,斯文的面具終於破裂,「洛宓君!」

「怎樣?」她斜睇了他一眼,「好吧,你不答應也無所謂,落花出版社答應條件隨我們開──」

「宓君!妳是不是星冕的人哪!」一點忠誠度都沒有!

「是。」她也很乾脆,「但是房租這種事情,要高於一切原則──」

「全額房租津貼!」峻峰吼出聲,「好了,不要再講了!」

宓君還想爭,美麗懶懶的說:「好啦。副社長,明天我就去報到,可以吧?宓君,幫我送客,我好累。」瞧,她多麼體貼,還幫室友製造機會哩。

拿起蘋果啃了兩口,就見送完客的宓君滿臉傻笑的走進來。

「跟他爭幹嘛?」美麗不解,「妳不是暗戀他?我還以為妳會幫他不幫我哩。」

「暗戀歸暗戀,經濟歸經濟。這兩件大事怎麼可以混為一談?」宓君搶走她的蘋果啃一口,又幽幽的嘆口氣,「如果不趁現在多跟他講兩句話,到公司我又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美麗搖搖頭,只覺得女人的心思真難了解。所以呢,男人盡量侮辱無所謂,女人還是給她多留點面子安全些。

想想那兩個笨到沒話講的老男人,她又搖搖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