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二章-2

跟室友是同事,滋味的確不太好受。

不是薪水問題──美麗賺得多,可也比她媽慷慨,吃飯不用她付錢;也不是嫉妒問題──紅牌編輯的壓力是很恐怖的哩!而是……

看美麗慢跑了一個鐘頭後,還能精神奕奕的叫她起床,這滋味……實在太不好受了。

低血壓的宓君坐在床沿打起瞌睡,已經沖完澡的美麗見狀,不禁扠著腰,「宓君。」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威脅感。

「我醒了,我醒了……」打瞌睡打到一半,猛然驚醒,她挪動著千斤重的腿來到浴室,拿著牙刷,不到一秒又開始對著洗臉台頻頻點頭。

【Google★廣告贊助】

「宓君……」冷冷的聲音讓她又是一驚,抓著牙刷就猛刷。

「妳沒用牙膏。」見她這模樣,美麗也不禁頭痛。

以前她出門上班時,宓君還在睡,從來不知道早上會是這樣的慘況。她是怎麼在這種夢遊的狀態下而不遲到的?

等她化好妝,走進浴室,卻又發現宓君坐在馬桶蓋上,手拿乾毛巾昏睡著。

「宓君!」美麗大吼一聲。

她馬上跳起來,掀起馬桶蓋,毛巾就要往裡頭扔。

美麗忍無可忍,一把搶過毛巾,把她拖過來,乾脆動手幫她擦臉,「妳要自己換衣服,還是要我幫妳換?!」咬牙切齒的。

「麻煩妳了……」她慢慢的倒向美麗。

「洛宓君!」隨著這聲怒喊,天花板的灰塵彷彿也簌簌而落。

接下來,宓君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只記得自己穿了衣服,還不時讓美麗糾正,至於化妝,根本是美麗粗魯的在她臉上塗抹。

「我該畫隻烏龜在妳臉上!」看了看錶,她問:「妳每天都這樣?」

「對……」宓君有氣無力的回答。被美麗飛快的拖進捷運車廂,站著就開始打瞌睡。

在她滑落到地板兩次後,一名坐著的男士悄悄的站起來,「讓這位小姐坐吧。」同情的看著撞到地板才會短暫清醒的宓君,「她看起來很累。」

美麗扶了扶額,「是呀,謝謝你。」

一抵達目的地,在車門夾住宓君之前,美麗及時把她拖出來。

「妳是怎麼活著橫越台北市的?」美麗氣急敗壞。

「我也不清楚……」又緩緩的倒向美麗……「哇!好痛好痛……」

美麗揪著她的耳朵,「走吧。妳要原諒我,只有這樣才能讓妳有命平安的到公司。」

「放開我!美麗!好痛好痛……」宓君哀哀叫。唉……跟室友當同事實在太不好了。

到了出版社門口,她的確清醒多了──只不過是痛醒的。揉著耳朵,她苦著一張臉,還得迎接同事們的調侃。

「宓君,這麼早?妳不是不到十點不會來嗎?」

她縮了縮脖子,不敢看美麗殺人的眼光。

「宓君,妳沒睡在大門口?」

「噯,上次是趴在打卡鐘上不是嗎?」

「妳忘了樓梯口那次……」

「宓君!」美麗的臉都氣黑了。

「我……我遲到多久就加班多久嘛!」低血壓又不是她自願的。

正想說說她,卻在這時發現公司內附設的健身房。美麗眼神發亮,「星冕有健身房?」

宓君打了個呵欠,「那是社長的嗜好啦,他喜歡在健身房秀肌肉。」她皺皺鼻子,一點都不欣賞肌肉男。她還是喜歡副社長那種斯文儒雅的君子。

尤其是看他理性崩潰的那一刻,實在太棒了。好動人喔……

「員工也可以使用嗎?」美麗沒理會她一臉的花癡相,「還有淋浴間?」

「對啦。」宓君懶洋洋的回答,「誰都可以用。只是編輯的工作這麼辛勞,累都累死了,誰會想去跑跑步機?社長真是的,怎麼不把建健身房的錢省下來,幫員工加薪算了……副社長!」一看見峻峰,她精神馬上為之一振。

「早。」他堆了滿臉的笑,「美麗,妳來啦?我帶妳去妳的單位。」

美麗朝宓君揮揮手,卻發現她魂都飛了,一逕癡笑地看著心上人。

只可惜,腦神經可比海底電纜的副社長卻一點都沒有發現,兀自熱心的介紹著,「宓君是國內作者系列的,那邊是普及科學部分,我們還有管理系列、心理系列、心靈勵志……」他指向另一區隔間,「這裡,是妳的了。國外出版系列。」

裡頭大約有三男兩女,各個誠惶誠恐的站起來,活像是待宰的羔羊。那種無辜的表情,連美麗都為之同情。

「總編輯是誰?」她轉過來,總要弄清楚將來她得應付哪個可憐蟲。

「我們出版社沒有總編輯。」峻峰很大方地說著,「以後妳就是這部門的主編,妳的上司只有兩個人──我和社長。星冕的溝通管道很通暢,妳隨時都可以找我談。」拜託妳,找我就好了,千萬不要去找那隻沙豬。他在心裡祈禱。

美麗點點頭。「由我決定要出什麼書?」

「全權由妳決定。決定以後彙報給我就行了。」

「所有流程都由我安排?」美麗開始喜歡這間出版社了。

「完全由妳安排。」峻峰也是心花怒放。今年的營業額啊……可以想見將會節節高昇。

「很特別……真的很特別。」美麗終於笑了,「出版界相當歧視女人,通常女編輯上頭都會安排大頭監管。」

峻峰氣度雍容的微笑,「妳會發現星冕與眾不同。」

「我會有很多時間慢慢發現的。」她也笑了。

但是,看在新部屬的眼底,那充滿自信的笑容,像是寫滿了他們的苦難……

「我是龍美麗,」在峻峰離開後,她開始簡單地自我介紹,冷沉的視線掃了全體一眼,「相信大家對我都略有耳聞。事實上,我也不是一點彈性都沒有,只是,我們既然領了人家的薪水,就不能當薪水小偷,是不是?」

她一一問了每個人名字和職別,順手寫在筆記本上。

「在這間出版社,我是新人。」她含笑地先禮後兵,「所以要請各位多多指教。好了,誰幫我把這個月的出版計畫拿過來?」

她看了出版計畫後,臉色馬上森冷起來,「這是誰擬的?」

遠遠的看到她開始發飆拍桌子,峻峰滿意的點頭。很好很好,看來她很快就進入狀況了。接下來,亂七八糟的國外出版部應該夠讓她忙好一陣子──忙到沒時間跟沙豬社長起衝突。

很好很好……

***

第二天,峻峰就發現自己錯了。

一大早到公司,發現早到的員工除了宓君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外,幾乎所有人都擠在健身房門口。

「裡面在幹嘛?」他好奇的擠上前,一看之下,只覺得全身的血液直往上衝。

社長和剛上任的國外出版部主編,一人分據一部跑步機,怒氣騰騰的狂奔著。他們兩人互望的眼神──他絕對不會解釋成熱情。

「誰來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他有種想哭的感覺。

在眾人七嘴八舌的提供訊息下,事情的經過漸漸明朗──

原本兩人各用各的器材,氣氛倒也挺平和的,直到使用淋浴間時,兩人同時要擠進去。

互不相讓之下,客氣的態度漸漸轉為不耐煩,又不知怎麼搞的,兩個人開始針鋒相對,搞到最後,決定同時跑跑步機來分勝負,還請人來見證。

贏的人就可以先用淋浴間。

「就為了這個笑死人的理由?!」峻峰不敢相信的大叫。

全體點頭回答他,「對。」

「他們跑多久了?」他頭痛欲裂的看向盯著碼表的警衛。

「快一個小時了。」眾人鼓譟起來,「十、九、八、七……三、二、一!時間到!」

「怎麼樣?」未遲厲聲問,他喘得要命,汗水滴得扶桿都滑溜溜的。「誰贏了?」

剛正不阿的警衛漲紅臉,「……龍小姐。她比社長多跑半公里。」

「什麼?!」未遲大喊出聲,他望了望自己和美麗的跑步機,「不可能!一定是機器有問題!」

美麗很大方地雙手一攤,「沒關係,明天我們可以換機器再比過。」她看看時間,「我該去沖澡,準備上班了。社長,願賭服輸。」

留下咬牙切齒的未遲,她進入淋浴間,嘩啦啦的水聲像是誇耀著自己的勝利。

「快閃。」峻峰低低警告,「再不閃的話……」話沒說完他就溜了。

員工急流勇退,連警衛都跑了。

滿肚子氣想遷怒的未遲轉過身來,卻發現人全跑得無影無蹤。

「龍美麗!」他吼著,「有種明天再比過!」

輕蔑的笑聲從淋浴間裡傳出來,「隨時奉陪。」

這個可惡的挖馬路女工人!

第二天,他們換機器再比過,這次未遲慘敗一公里。

「妳對機器動過手腳!」他暴跳如雷。

「社長,你比我早來。」她還是一臉輕蔑的笑,昂首走進淋浴間。

孰可忍,孰不可忍!「明天我們比別的!」

涼涼的聲音從淋浴間飄過來,「奉陪到底。」

***

累積十一連敗!

未遲用力的一拍桌子,牙齒咬得格格作響。那個女人吃了大力丸,還是根本就是個女超人?她一定是用禁藥!一定是的,要不然……他這個運動健將怎麼會輸給一個女人?!

「當初你就說過,你當她是男人的。」峻峰小心翼翼的指出。

「她是女人!」聲音大到峻峰得堵住耳朵,免得被震聾。「她有胸有屁股,臉上五顏六色,是個徹徹底
底、完完全全的可惡女人!」

「可是你說……」天啊,這場戰爭趕緊結束吧!

「不要管我說過什麼!她不可能十項全能的……游泳!對了,我大學時代可是游泳校隊……」他趾高氣揚的跑出辦公室,「龍美麗,明天比游泳,敢不敢?隔壁就有游泳池,怎麼樣?」

正在忙的美麗抬起眼,看著這個屢敗屢戰的對手,遺憾的笑了笑,「明天?明天我不行。」

「怕就說一聲呀!」他終於嚐到勝利的快感。

「怕倒是不怕。」她低下頭看著評估表。「我月經來了,不能下水。」很客氣的詢問,「下個禮拜好嗎?等經期過去。我一早開始就痛得很厲害了。」

一大早就痛?痛得很厲害……比腕力還贏他?!

他的勝利感維持得如此短暫,沒幾分鐘就粉碎了一地。

僵直著身子回到社長辦公室,未遲望向牆上整排的運動獎牌。他男性的自尊……

「可惡的龍美麗!可惡的挖馬路女工人!可惡!」他大叫的聲音,整個出版社都聽見了。

大家都忍著不敢笑,只有美麗笑得很大聲。

男部屬望著她暢懷的笑,突然覺得──

他們這位恐怖的女王,這時實在非常嬌豔,非常美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