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三章-3

宓君留下來加班,難得的,這天美麗自己搭捷運回去。向來加班加到沒人性的她,在超越進度的時候,也會大發慈悲地不加班,讓部屬能早點回家去。

再不讓他們早點下班,恐怕男、女朋友全跑光了。雖然當編輯的人不適合交男、女朋友,但是,孤獨的滋味總是不好受的。

雖然她自己頗能享受孤獨,總不能要求每個人都跟她一樣吧?

正盤算著要不要去健身房鍛鍊一下,一個高大的影子突地籠罩住她。

「哦?這麼早下班?」是未遲。

她抬眼,微微一笑,「嗯。社長也搭捷運?」

【Google★廣告贊助】

「車子送修了。」他簡單解釋。

美麗沒再多說什麼,逕自從手提袋裡拿書出來看。

未遲不禁有些氣悶。他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女性看到他總不免臉紅,從小到大情書和邀約不斷,而他向來也以此自滿。

只有龍美麗從不把他放在眼裡。雖然他總是自我安慰的將她看成男人,心裡卻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成天都跟書混在一起,連下班也不例外?」他決心不讓她忽略自己。

「要不是喜歡書,又何必當編輯?」她翻過一頁,「編輯待遇低,工作負荷重,要賺大錢就不該來這個行業。」

「我給妳的待遇應該不低。」

「那是我耗費不少年青春才換來的。真要比,我有同學在電子公司當副理,我的年薪不過是她的零頭。」

「文化事業本來就跟高科技產業不能比……」為什麼跟她講話總也屈居下風?可惡!

美麗卻嗤的一聲笑出來,「社長,你覺得你的出版社有多少書能搆得上文化事業的行列?再者,文化事業是什麼?」

這麼幾句話堵得他啞口無言。

「我不是掛著文化事業的幌子做事的。」她把書收起來,微微一笑,「讀者要看好看的書,出版社要賺錢,我只是想在這兩者之間找到平衡點。如果只是要給象牙塔裡的人看『文化』,我會改行去賣原文參考書的。」

她笑起來的時候,那種又野又嬌的感覺,讓未遲一下子忘記了她有副亞馬遜女王的體格,完全不符他看女人的標準。

「妳的確讓我賺了不少錢。」未遲軟下語調。他是喜歡女人──符合他標準的女人,但是為了這個聚金娘娘,他願意把標準放低一點。「晚上有事嗎?」

「應該沒有吧。」快要到站了,她起身準備下車。

「那麼,我們去喝一杯好嗎?」未遲瀟灑的微笑,同車的女乘客都有些臉紅的偷瞄他。

美麗神情如常,偏頭想了一下,「好吧。」她瞇起一隻眼,「我知道一家很好的店。」

到了那家店,未遲不禁有點後悔。

「這是什麼地方?」他有些頭痛。

「女巫店。你沒來過嗎?」她點了血腥瑪麗,看他對著天花板垂吊下來的胸罩發愣,她拚命忍著笑,「想喝什麼?馬丁尼?」

未遲胡亂的點頭,環顧四周,「我以為……這裡也有其他男人!」

劉姥姥逛大觀園也不過如此。

「放輕鬆點。這兒每個禮拜還有人駐唱呢,只是今天時間不對。你以為會看到什麼?女同志雙雙對對?做『文化事業』的人,胸襟要寬大點。」

「嘿,我也有幾個這樣的朋友。」未遲抗議著。

「如果優越感沒去除,人家不見得把你當朋友喔。」美麗笑咪咪的,「不過,也怪不得你。從小到大,考什麼學校就上什麼學校,一流學府出身,連當兵都能當出成績。我相信你辦公室裡的獎牌可不是買來的,不過,一個人若是只知道勝利的滋味,對挫敗就沒有抵抗力了。」

未遲玩味的晃了晃手中的馬丁尼,研究似的看著她。「妳對我很了解。」

她垂下眼瞼,啜了口血腥瑪麗,「在這個業界生存,怎麼可以不了解自己的上司?」

話鋒一轉,她開始討論目前書市的走向,即使在下班的時刻,他們談的也多半是公事。

不知道是燈光還是酒精的催化,這個強悍的女王,看起來卻這樣的溫柔。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個美好的夜晚。能夠和她和平的談話,就是一種絕佳的收穫。

對於這個見解精闢的女子,未遲漸漸衍生出一股激賞之情。

並肩走在台北街頭,空氣清新冷冽,身邊伴著精神奕奕的麗人,沒有拘束的談天說地,分外的自在。

沒有矯飾,毋需奉承,他感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歡喜舒暢。

「好巧,應先生。」驚喜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伴隨著一陣香水味,一個穿著白洋裝的美女出現眼前,朝未遲抿唇一笑,「這麼好興致出來散步?」她打量了下他身邊的美麗,不認為有什麼威脅。「這位是……」

「哈那。」未遲微笑的拍拍她的肩膀,「真的好久不見。這位是我出版社的主編龍美麗。美麗,哈那是以前星冕的老同事,現在是丹麥出版社的社長呢。」

美麗微微挑眉,心裡有了底。這位被喚作哈那的簡丁香小姐,在業界可是很有名的。

只見她光顧著跟未遲敘舊,徹底的把自己排除在外。對女人敵意這麼強,也真是罕見了。

「明天見,社長。」美麗恢復一臉正經的模樣。「我先告辭了。」

「這麼晚了,我送妳。」未遲一把抓住她的上臂,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些什麼。

「未遲,我還有點事情要跟你商量。」哈那也抓住他的手臂,描繪精緻的眼中滿是懇求。

美麗要很努力才壓得住爆笑的衝動。他們三個人在幹嘛?不知情的路人會以為「花系列」連續劇又開拍了。

「不用了,社長。」她溫柔卻堅定的掙脫他的手,「你想,會有什麼人敢對我怎樣?」她亮亮自己漂亮的三頭肌,「再說,捷運站就在附近,不用擔心。既然哈那小姐有事情和你商議,我就先告辭了。」她欠了欠身,一直等走到捷運站,才放聲大笑。

看起來他們的社長有一整籮筐的風流韻事得處理。這傢伙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改變過哩……

***

「沒有再發作了吧?」楊瑾取下聽診器,「氣喘這毛病在抵抗力弱時,往往會再復發。妳還是當心點,不要忘記鍛鍊和保養身體。」

「嗯。」美麗把衣服穿好,「楊醫生,我跟你求診也有十多年了,為什麼你看起來都不會老?」

「我是醫生,當然養生有術。」他面無表情的回答,眼中閃過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怎麼?又想用健保讓我幫妳做心理諮詢?這樣不行喔。」

美麗不好意思的一笑,她在外人面前向來強悍,唯有在面對從小看她長大的楊醫生時,會流露出小女兒的嬌態。
「我遇到他了。」

「他?」楊瑾低頭寫病歷表,「哦,那個刺激妳鍛鍊身體的小男生?妳把人家怎麼了?一拳打到牆壁上?」

「才沒有。」她嘟起嘴,「我只是想挫挫他的銳氣。」




「我說,美麗呀。」這家診所的生意很清淡,病人大都讓破舊的診所、和楊瑾的面無表情給嚇跑了。「這麼多年了,對那個小男生的單戀還沒結束啊?妳已經不是國一的小女孩了。」

美麗臉紅了下,「我才沒有呢。我本來想教訓他一下……但是,我發現他並不是真正的壞人,只是被順遂的命運慣壞了。」

楊瑾無奈的看看她,還記得她當年的模樣──

被類固醇和氣喘折磨慘的小女孩,半夜自己來敲診所的門,一面喘個不停,眼淚和鼻涕齊流,痛苦地撫著胸。

類固醇讓她的臉發圓,年老的祖母心疼她的病弱,又拚命的餵她吃東西,讓正值青春期的愛美小女孩老是被人嘲笑,誰也不會去發掘她內心的美好。

「醫……醫生,我……我好難過……」她圓圓的臉總是蒼白如紙。

「奶奶呢?」他穿起醫生袍,將氧氣罩罩在她臉上。

「奶奶……奶奶也不舒服,正在睡覺……」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大多時候,她都是自己來敲門,只有一次是讓人抬進來的。那次她一滴眼淚也沒流,牙關緊咬。他第一次發現這個怯懦的小女孩,內心潛在的個性竟是如此倔。

「可惡……可惡的傢伙!我怎麼會暗戀這麼王八蛋的男生?」她情緒太激動,氣喘得更厲害了。「我是笨蛋!我真的是個大笨蛋!」

楊瑾給了她一劑鎮定劑,讓她乖乖的接受治療。

「我的……我的氣喘沒救了嗎?」事後,美麗絕望的流淚,「為什麼我這麼沒用呢?我永遠都瘦不下來嗎?我永遠都會這麼難看嗎?」

「就算瘦下來,身體不健康有什麼用?」楊瑾冷冷的回答,「先解決氣喘的問題吧。其實,只要免疫力提升,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疾病,而要提升免疫力,也只能靠運動。運動的功效很大,就算不能瘦下來,也能讓妳的身材玲瓏有致。」他直視一臉頹喪的小女孩,「到底怎麼了?」

她的父母親早已離婚,不管她的死活,除了年老的祖母之外,也只有這個面冷心熱的醫生願意關懷她。

「我……我寫信給喜歡的人。」她接過醫生遞來的面紙,擤著鼻涕,「可那臭男生把我的信貼到公佈欄上,還在上面寫『酷斯拉的不要臉情書』!」

對一個小女孩來說,這的確是很嚴重的羞辱。

楊瑾坐下來開藥單,待淚眼滂沱的美麗一接過藥單,眼睛都直了。

「這是什麼?」上面列滿了她應該鍛鍊的項目和時間。

「特效藥。」楊瑾把眼鏡拿下來,眼中迸射出幾近聖潔的光芒。「能不能脫離肥胖和氣喘的魔咒,只能靠妳自己了。如果按時服用,妳的身心將會鍛鍊得如鋼鐵般強健。但是妳要有心理準備,要脫離這種堅固的魔咒,得鍛鍊得跟亞馬遜女王一般勇悍才行。」

*        *        *
「妳倒是比當年的亞馬遜女王更勇悍了。」楊瑾嘆了口氣,「我是不是把藥下得太強?」雖然內心的良善與智慧一點都沒有改變,但是她會不會因此錯過許多好姻緣?

「不會的。楊醫生,我很感謝你呢。」在楊瑾面前,美麗就像是當年那個小女生,輕輕的在他頰上一吻,「沒有你開的藥方,我現在還是沒有自信的胖女生哩。」

「不想報復了嗎?」他臉上出現少見的微笑,還清楚地記得美麗那時是如何生氣的大罵那個小男生的。

「不想了。」她摸摸鼻子,「其實……若沒有他的刺激,也沒有今天的我。所以……」她露出讓人不寒而慄的笑容,「我當然也要合理的回報他一下……呵呵呵呵……」

楊瑾拿下眼鏡,揉揉脖子。說起來,她還是繼承亞馬遜精神的第一人呢。可憐的男人,我就為你祈禱一下吧。

雖然不知道醫生的想法,兩個人還是相視而笑。

又聊了一會兒,美麗才回去。

望著她挺直的背影,楊瑾陷入沉思。輪迴這種事實在很詭異,許多以為已經遺忘的前世的一切,而今又錯綜複雜的交織在一起。

誰也不知道她的前世,卻都稱她亞馬遜女王。在人間駐守這麼多年,他仍然驚訝於人類的直覺與堅韌,並且深深感動著。

柔和的光透過天窗照下來,楊瑾的背後,彷似有一雙透明的羽翼輕揚。

*        *        *

坐在辦公室裡,望著百葉窗外美麗忙碌的身影,未遲的心情有點沉重。昨晚平和的氣氛讓哈那給破壞了,美麗原本和煦的態度,如今又變得正經,甚至有些輕蔑。

不可思議的,他居然會懷念那種和諧的氣氛。她和自己認識的編輯,甚至是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樣。在業界多年,他沒聽說過有關龍美麗的任何緋聞。

應該說她太實際還是太健康?她最大的興趣除了工作,就是在健身房打敗所有的男人。會為了這個挖馬路女工人掛懷,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不正常。

看未遲像要吃人似的注視著他們的王牌編輯,峻峰嚥下一口口水,苦命的擔起和平大使的任務。「我說未遲呀,其實銷售量的好壞,又不一定是書的緣故。讀者如流水,天意難測咩。所以……請你不要把我們的搖錢樹當敵人好不好?」

「……昨天我和她一起搭捷運。」他喃喃說著,「仔細看看,其實她長得也不錯。」

她?「你昨天跟誰一起搭捷運?」雖然辦公室戀情不太值得鼓勵,但是能讓這個花花公子把注意力從聚金娘娘的身上轉移,總是好事一件。「你又看上哪一個女編輯?雖然知道沒用,我還是得給你忠告──不要去惹良家婦女,萬一人家吵著要結婚,你怎麼給人家交代……」

「我不知道能不能用『良家婦女』形容她。昨天我和龍美麗一起搭捷運,後來又跟她去女巫店喝一杯。」他神情憂心忡忡,沒有半絲喜悅,「怎麼辦?我現在滿心想的就是下班後再約她出去喝一杯。」

峻峰差點昏倒。不會吧?這個花花公子誰不好覬覦,居然把魔掌伸向女王身上?

「冷靜點……哈哈……」事實上,他覺得自己才需要冷靜一下。「未遲呀,你是不是最近太忙,累過頭了?你不是說,龍美麗在你的標準裡不算女人嗎?」

「擁抱這樣結實的女人,一定像擁抱燃燒生命火焰的豹一樣。」他眼中出現夢幻的光芒。

慘了!連文藝腔都跑出來,這下龍美麗在劫難逃了!

呃……還是花名在外的社長會慘遭女王蹂躪?

內線電話響起,峻峰心亂如麻的順手接起電話,「喂?簡丁香小姐?等一下。」他心裡又燃起希望,「未遲,哈那找你。」

哈那聰明、幹練,又充滿女性的嬌柔,多少出版界菁英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讓她轉移未遲的注意力,真是最好的選擇。

「我不想接。」未遲興趣缺缺,「我已經聽厭那種矯揉造作的聲音了。還是美麗的真實比較好……」

峻峰呆了好幾秒,垂頭喪氣的要總機擋掉哈那的電話。

這下死定了啦!

接下來的行銷會議,峻峰心不在焉,直為這件事沮喪擔心,沒想到開會不到五分鐘,未遲和美麗就吵了起來。

「如果只用銷售量當唯一指標,出版社的存在價值在哪裡?」美麗咄咄逼人。

「出版社的存在價值不一定要建立在賠錢上面!」未遲也發火了。

「你忽視小眾市場,將來必定會有反作用的!大眾市場面目模糊,一味的追求潮流,還不如依小眾需要打造潮流!」美麗一拍桌子,整個會議室裡肅穆得宛如守喪。

「妳太幼稚,又太自以為是了!」未遲一指險些戳到她的鼻子,「妳以為在押寶?只有抓緊大眾潮流,銷售量得到保障,才能將最好的作品呈現在讀者面前!身為社長,我不像妳只考慮小小的一個針尖,我得考慮整個出版社的面!」

「社長,我若不提醒你,有愧於當主編的職責!」

「妳這個……」

「你才是……」

峻峰嘆了口氣,把錄音機按停。將這種層次越吵越低的「討論」放進會議紀錄裡,只會讓別人懷疑星冕的水準。

不過,看樣子,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呃,下班後還要找美麗去喝一杯嗎?」他涼涼的問了散會後兩三個小時,火氣仍然持續升高的未遲。

「你看我像是瞎了眼嗎?」未遲惡狠狠的回答,「你說得沒錯,我太久沒約會了。『當兵兩三年,母豬賽貂蟬』!我怎麼會對那個挖馬路女工人有好感?」他忿忿的打了通電話給哈那,敲定了約會。

峻峰喝口水,有些欣慰。幸好未遲的發情也只有幾個小時,再發作長一點,他可不知道該怎麼辦。

加油呀,女王,就用這種氣勢打消他的妄念吧。哈利路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