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四章-1

美麗依照慣例在一大早走進公司的健身房,沒多久,臭著一張臉的未遲也走了進來。

真是睽違很久了呢。不過她沒說什麼,只是對他笑了笑。

未遲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像是要發洩怒氣似的打著沙包。

美麗不知道他在氣什麼,事實上,未遲自己也不知道。他昨晚和哈那的約會只能用糟透了來形容。

哈那仍然維持著優雅的儀態,笑不露齒,穿著飄逸而柔軟的白洋裝,仍然只吃沙拉,胃口像麻雀般小。

【Google★廣告贊助】

兩人之間談論的話題不少,但他就是覺得索然無味。他能預料得到哈那的每個反應,連上床後幾分幾秒會出現怎樣的嬌吟和矯揉的羞澀,他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這些女人,制式化得讓人疲倦。差不多的名牌服飾,差不多的妝,差不多的談吐──有教養,卻無聊得要死!

他私底下都叫這些女人「美女罐頭」。除了窈窕的身材能讓他激賞外,其他幾乎沒有可取的地方。

不知道美麗嚐起來是什麼味道?那個辣椒似的女人,總能惹得他勃然大怒,卻又無法將之驅除出自己的腦子。

他打沙包打得更賣力,克制自己發神經似的邪念。但是,教他怎麼控制得住?

那個該死的挖馬路女工人就在他旁邊揮汗。舉重時的她,漂亮的雙頭肌鼓起,臉上有著薄薄的汗水。小小的健身房都是她魅惑的氣味,教他怎麼冷靜?

先去沖澡好了。他一面奮力的打著沙包,一面考慮著快快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雙腳像生了根似的動也不動,痛苦又歡愉的折磨著自己。

直到美麗離開跑步機,走進淋浴間。他得花很大的力氣才不去打破淋浴間的門,把她拖出來。

媽的,我真的瘋了!

「我洗很久嗎?」甫從淋浴間出來的美麗,看到他一臉要吃人的兇樣,有些摸不著頭緒。

「沒有!」他惡狠狠的回答,側身擠進淋浴間。

一進去他就後悔了,這該死的地方熱氣蒸騰,充滿了她身上沐浴乳的香氣……

他扭開冷水,讓水流嘩啦啦的沖刷掉自己滿腦子的邪惡念頭。

不!我才不會愛上這個挖馬路女工人!我只是覺得她很新鮮,激發了我的征服慾而已……才不是愛上她呢!

但是,他這一整天都很焦躁,像是關在籠子裡的猛獸,徒勞的磨著地板。

他的工作其實很多,得先看過各地的銷售報告、和經銷商開會,還要審閱各部門呈上來的企劃案……該死的!他怎麼看得下去?賭氣似的把樣書一推,他非和龍美麗吵一吵不可,要不然他冷靜不下來!

才走到國外出版部,他的血壓當場上升。行銷部經理居然敢和他的美麗靠得這麼近,眼睛還亂瞟她深深的乳溝!更可惡的是,美麗居然沒有一點警覺,仍是笑咪咪的。她從來沒有這樣對他笑過!

「美麗,下班後有沒有事情?」張聿鏵瀟灑的撥撥頭髮。他在星冕已經待了六年,算是元老級人物。若說未遲是星冕王國至高無上的帝王,那他就是處處留情的王子。「我想請妳吃晚飯,好嗎?」

「她沒空。」未遲冷冰冰的說,「我想你也不會有空的。我要知道下半年度、明年年度、後年年度的所有行銷計畫。」殺人似的目光掃得張聿鏵心中一寒,「出版社付你薪水是讓你來把小妞的嗎?」

不敢再逗留,張聿鏵立刻落荒而逃。

美麗有些不高興的皺起眉,「社長,張經理是有公事要和我談。而且,下班後的行為不屬於星冕的管理範圍。」

「妳的確不會有空。」他的聲音激昂起來,滿腔怒火幾乎壓抑不住,「因為……」

「因為什麼?」她好看的眼兇猛的瞪過去。

「因為妳下班後要和我吃飯!」未遲把手撐在桌子上,將她困住。

一般女人應該會被這樣熱情的目光弄得頭昏腦脹、臉紅心跳,但美麗只是用筆格開他的手,「我拒絕。」

「什麼?!」他的自尊心受到嚴重的打擊。

「社長,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也不見得歡喜。」她順手把稿子遞給隔壁桌嘴巴張得大大的副手,「大家在辦公室互相容忍了八小時,連下班後也得對著吃飯?這樣會消化不良的。」

未遲咬牙切齒了好一會兒,「……好,下班後妳留下來開會!」說完就旋風似的回到自己辦公室。

小錢拉著小賴,說著悄悄話,「欸,社長跟女王的感情到底好不好?」

小賴看看生著悶氣的美麗,又看看被用力摔上的社長辦公室大門,「說真話,我不知道。我還沒談過戀愛呢……」

如果談戀愛這麼火爆刺激,她得先確定自己的心臟夠不夠好。看他們兩個這種相處模式,還真教人膽寒。

***

下了班,美麗不耐的走進會議室,發現空無一人,只有她和未遲兩人對瞪。

「不是要開會嗎?」

「對。」未遲沒好氣的說,「就我們兩個。坐下!」

美麗狐疑的看他一眼,仍是坐了下來。「那麼,我可不可以請問一下,今天開會的內容是什麼?」

「妳的穿著!」未遲激動得像是腦血管要迸裂了。「妳能不能穿得規矩一點上班?」

她的穿著?美麗沒好氣的低頭看自己,她穿的可是中規中矩的襯衫,他是吃錯藥了嗎?「先生,星冕半數的女生都穿細肩帶,我穿這樣還不規矩?那我該穿什麼?盔甲嗎?出版社如果補助的話,明天我就穿來上班!」

「妳的襯衫領口太、低、了!」未遲不知道打哪兒來的火氣,一口氣全爆發出來,「妳知不知道辦公室那群色狼直往妳領口看?身為一個女人,妳連這點自覺都沒有嗎?」

什麼時候這個色膽包天的社長變成了衛道者?美麗的火氣也冒上來了,「他們要看我有什麼辦法?你怎麼不去挖掉他們的眼睛?跟我說話的男人眼睛老要往胸部瞄,我能怎麼樣?38*是我的錯囉?」

未遲一時語塞,偏偏就是壓不下滿腔的醋意,「妳不會設法擋一下?!」

「只要出版社補助盔甲的錢,我馬上穿成超時空戰士給你看!」

兩個人互相虎視著,瞪了半天,突然同時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

「妳……妳自己說的,明天……哈哈哈……我就叫出納補助妳盔甲的錢……」未遲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這個神經病!哈哈哈……」美麗也笑出眼淚。

笑了一會兒,未遲望著眼前笑也不知道遮嘴的粗魯女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為這樣的她心動。「請妳吃飯吧。」

「我會消化不良。」美麗站起來。

「晚餐會報!」他又兇了起來,「這是公事,攸關考績!」

「拿考績威脅員工,這種老闆真是太爛了!」她不客氣的頂回去。

未遲不以為意,「飯總是要吃的。」他顰起好看的眉,「一個人吃飯很無趣。」

這是請求嗎?美麗好笑的看著這個頑固又花心的男人。好吧,不過是一頓飯。

「我請你吧。」她打開會議室的門,「這邊請。偶爾也該拍拍老闆馬屁嘛。」

揉著眼睛正要下班的宓君望見這幕,霎時瞪直眼睛,旁邊還站了個下巴幾乎掉下來的副社長,兩人目瞪口呆的望著有說有笑的兩人。

「世界末日來了?」宓君更用力揉了揉眼睛。

「完蛋了!」峻峰抱住頭,「他們不是在戀愛吧?不是吧?不是吧?」

「什麼?」宓君嚇得幾乎跳起來,「你說什麼?」

「妳知道多少?」峻峰抓著她猛搖,「他們該不會真的……」

「我……」和暗戀的對象如此親近,她當然很高興,但是她什麼也不知道呀!

「我請妳吃飯!」峻峰把她往外拖,「拜託妳告訴我,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妳是美麗的室友,一定什麼都知道……」

「可是我……」來不及說明,宓君就這樣被拖走了。

***

很愉快的一頓晚餐。美麗發現,只要未遲願意,他可以是個很迷人的男人。

他們到淡水吃燒烤,在習習涼風裡,沿著岸邊散步。

除了公事以外,他們還聊了許多。未遲驚喜的發現,她對軍事瞭若指掌,沒想到女孩子對這種冷僻的學問也有鑽研的興趣。

「我才覺得奇怪,星冕為什麼會有軍事系列。」美麗撫著被海風吹亂的頭髮,「原來是社長的私人興趣呀。這系列不太賺錢吧?」

「的確。」他承認,「但是如果連我都不出版的話,像我這樣的軍事迷實在太可憐了。」

美麗微微一笑,在暈黃月色的映照下,顯得分外美豔。「那你有沒有考慮過其他小眾讀者的心情呢?我之所以會是軍事迷……乃是因為我也是架空奇幻迷的緣故。奇幻小說寫到戰役時,也往往會參考現實歷史的重大戰役喔。」

未遲微皺著眉,沒想到會在這樣的地方被說服。「台灣沒有奇幻小說的市場,就算在各國賣破幾百萬的《女巫學校》,也不見得會在台灣暢銷。」

「暢不暢銷得盡人事、聽天命。」美麗的眼睛注視著波光粼粼的海面,「天命未可知,人事卻可善盡。你覺得從報章雜誌和廣播反攻如何?先引起讀者的興趣,再找優良的翻譯,讓這些有趣的作品更吸引人。」

他掙扎了一下。奇幻小說在台灣已經有不少年的歷史,但是幾乎每家出版社都視作票房毒藥。可一想起自己的遺憾,和奇幻迷的遺憾……

「預算恐怕會很驚人。」他嘆了口氣,「明天擬個企劃書和成本計算表,再討論看看吧。」

她的臉突然亮了起來。做了這麼多年編輯,她對出版的熱情依舊火熱。

未遲的心陡然跳了下。她這樣熱切的煥發容顏,實在和她的名字一樣,非常美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