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第四章-2

回到家,才洗完澡,就看到剛回來的宓君坐在客廳裡發呆。才碰到她的肩膀,這個小女人竟滿臉通紅的驚跳起來。

「妳幹嘛?」美麗偏著頭看她,「怎麼這麼晚?妳很少加班加到這麼晚的。」

「這個……也不是加班……」她支支吾吾的,「倒是妳,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妳比我晚回來,又知道我晚回來了?」美麗啼笑皆非,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心念一轉,「妳啊,該不會跟心上人約會吧?恭喜啊,終於跨出第一步了。」

【Google★廣告贊助】

「才不是,本來不是的!」她又羞又急,「人家……人家……哎唷!還不都是妳害的!人家還沒有心理準備就……」她惱羞成怒,「說!妳和那個沙豬社長到底是怎麼回事?!辦公室裡亂傳一通,我忙死了,也沒空印證。你們是怎麼了?吵也吵得兇,談和的速度又比別人快,該不會……你們真的……」

「妳想到哪裡去了。」美麗好笑地搖搖頭,「不過是吃頓飯,能怎麼樣?吃完飯又討論了一下公事,連手都沒碰到,妳說呢?」她把頭上的大夾子拿下來,梳著微溼的髮,「倒是妳,從實招來吧。怎麼會跟副社長吃飯吃到滿臉通紅?」

「妳怎麼知道?」宓君瞪大眼睛,看見她了然的壞笑,才發現自己上當了。「討厭!妳套我的話!是又怎麼樣?還不都是妳!他擔心妳跟社長……所以約我吃飯,哪知道吃著吃著,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聊得來……都是伏特加害的啦!」她幾乎要哭出來。

「幹嘛呢?」美麗哄著她,「這是好事呀,為什麼要生氣?」

「人家……人家吻了他啦。」她哇的一聲哭出來,「我只是覺得他的嘴唇很誘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吻了他……完蛋啦!他一定覺得我不知羞恥……」

「乖、乖,」美麗無奈的拍拍她的頭,「然後呢?他靜靜的站著讓妳吻?」

「他……他他他……他突然抱住我……哇~~他一定是覺得自動送上門來的不吃白不吃啦!」她哭得更大聲了。

談戀愛的人好像都有點……白癡。美麗忍不住翻翻白眼。

「好啦,妳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又知道他怎麼想了?」美麗抽張面紙給她。「恭喜啊,算是破了完封紀錄。也該是時候了,妳都二十六歲了,暗戀那笨蛋四、五年,也該有所行動啦。不管他接受或被甩,將來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呀。去洗把臉吧,眼影都糊了,好可怕的。」

好不容易才哄宓君去洗澡。這樣的少女心思,她覺得很可愛。從某方面來說,她跟宓君還真像呢。

連她都覺得自己很可愛,蠢得可愛。

***

看見好友撐著下巴發呆,讓未遲嚇了一大跳。

共同創業快八年,兩人相互扶持的一路走來。老好人峻峰總是戮力於公事上,個性圓滑的他,往往權充霸氣躁進的未遲與員工之間的安全閥。可以說,沒有峻峰,也沒有今天蒸蒸日上的星冕。

論起外表,他或許不像未遲那樣的鋒芒外露;論起家世,向來神祕的他從沒透露過自己的家庭。但是斯文清秀的外表,還是讓他贏得不少女人的好感,只是宛如戀愛絕緣體的他,對於女人的示好一點反應也沒有。

而現在這個性格沉穩、堪稱事業狂的工作夥伴,居然在辦公室發呆?這可是絕無僅有的景象。

「峻峰,怎麼了?」未遲有點緊張,他看起來像發高燒,可摸起來溫度又正常。

「……喂,老朋友。」他羞赧得臉都紅了,「如果有個女人吻你,那表示什麼?」

「表示什麼……還能表示什麼?」未遲被他搞糊塗了,「那當然是喜歡你呀……」不對!私生活跟清教徒沒什麼兩樣的峻峰,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你……你……」他瞠大眼,猛地大叫出聲,「恭喜你!有女人吻你了是吧?我終於可以擺脫惡名啦!你不知道多少人以為我們兩個關係不尋常,說什麼你才是我的大老婆咧!這下可好,普天同慶呀!那個慧眼獨具的女人是誰?我認識嗎?」

「誰是你大老婆!我瞎了眼嗎?」峻峰惱怒起來。

「別管這些了。」未遲不以為意地揮揮手,「到底那位幸運的女人是誰?」

峻峰扭捏起來,「這個……呃……我也沒料到事情會這樣,我只是想問她知不知道你和聚金娘娘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麗?未遲心念一轉,立刻就聯想到那個迷糊俏佳人,「洛宓君?」幹嘛啊,都鬧到一家子去了。

「說到底,都是你不好。」峻峰火氣突然上來了,「說,你和聚金娘娘是怎麼回事?你不給個交代,我跟你沒完沒了!」

「我跟美麗連手都沒牽到,你說我們能發生什麼事情?」他有些不情願地對老朋友坦承,「我們只是討論一下奇幻書系而已啦,真的。」

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幹嘛臉紅心跳,叫他要說什麼?他不想愛上那個挖馬路女工人啦!

峻峰沮喪的垮下肩,「怎麼辦?雖然是她吻我的,但是我又抱緊她又……她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小人?她該不會只是喝醉了……天啊,我該怎麼面對她……」

未遲翻翻白眼,覺得純潔的老友活像白癡一樣。「峻峰,我沒看你交過女朋友,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誰說的?!我好歹有過經驗!」峻峰滿臉通紅。

「哦?幾次呀?」未遲交叉雙臂問。

「兩……兩次。哎喲,那不重要啦~~我該怎麼面對宓君呀~~」

啐,戀愛中的人都有點神經,連他也開始覺得自己神經起來。

唉,神經得可笑。

***

雖然欣喜於有更多的機會和美麗接觸,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遇上工作,他倆就針鋒相對得厲害,沒辦法控制自己。奇幻書系的企劃會議開得雷火亂冒,他們兩人幾乎拍垮了會議桌。

「妳有沒有想過這種預算成敗有多可怕?」未遲咬牙切齒的衝著她吼,「每年編列的行銷預算是固定的,現在一個新書系就幾乎全吃掉了,還是一個可能成為票房毒藥的書系!」

「不用也是白白浪費掉!我們其他書系都已經穩固,毋需廣告和宣傳。既然如此,何不讓這個新書系的生存機率大一點?!」美麗怒拍桌子,連筆記型電腦都彈跳了下。

「出版社是這樣開的嗎?」他從椅子上跳起來,「妳不要讓私人情感混淆了!」

「我對每本書都有私人情感!主編對書沒情感,當什麼主編?!」她火氣也不小。

其他旁觀的人已經開始吃起爆米花了,習慣了社長和主編的強大火力,拿來當動作片看也不錯,省了筆看電影的錢。

「小胡,妳在幹嘛?」小錢悄悄的問正在振筆疾書的小說書系文編。

「喔,我想,把他們的言行記錄下來,大概可以出本小說……」她繼續抄對白。

小錢對她寄予無限同情的眼光。小說書系嚴重缺稿,連編輯都得自己寫書來補,不知道是不是一種悲哀。

「總之,妳不能拿那麼多預算,這樣別的書系都不用活了!」

「沒有這麼多預算我做不出來!」

散會後,美麗喝口冰水鎮定情緒。

未遲低著頭,遲疑了一會兒,才說:「龍小姐,來我的辦公室一下。」

開完會他就後悔了。他的脾氣壞,過去已經罵哭了不少主編和編輯,向來都是峻峰出來緩和場面。但是,今天峻峰像傻瓜一樣,呆呆的和同樣是一臉呆相的宓君對望,什麼話也沒講。

如果美麗讓他罵哭了,或生氣了,這可怎麼辦?

見美麗走進辦公室,他開口想安慰,才發現自己沒安慰過任何女人。這下糟了!向來都是女人先打電話來低頭道歉,他從沒安慰過人。

他搔搔頭,不知道怎麼開口。

「呃……峻峰這幾天怪怪的。」一出口他就後悔了,說那只會發呆的鳥人幹嘛?

「是嗎?」美麗笑了笑,剛剛的火氣像丟在會議室裡沒帶出來。「其實宓君也怪怪的。」

她沒生氣?他突然鬆了口大氣,「這兩個人不知道在搞什麼,想戀愛就快去呀,這樣拖拖拉拉的,讓旁邊的人乾著急,工作效率也大減。」

「說得也是。」美麗很贊同,「不過他們兩個人都害羞嘛。但是這樣的確會影響工作進度,是該關心一下。」她偏頭想了一下,「最近有部小說改編的電影,據說很好看,我對那位作者很有興趣,說不定可以引進市場。如果社長下班沒事的話,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順便讓宓君和峻峰藉機碰個面,把話攤開來說清楚。」

她邀我一起去看電影?!雖然有兩個千瓦強度的超級電燈泡,他也不在意了。

「我很樂意。」強自壓抑滿心的狂喜,他鎮定的回答。

美麗笑了笑,就要出去。

「美麗!」他為難的停頓幾秒鐘,「……開會時,我的脾氣向來不太好……」

這讓美麗訝異的望望窗外。奇怪,沒有下冰雹呀。狐疑的望望半截話還梗在喉嚨裡的他,心忖,他該不會吃錯藥了吧?

「我開會的時候,脾氣也不好。」她小心翼翼的回答,「如果觸犯了社長你……」人在屋簷下,不得不先低頭。

「不不,討論事情總難免會擦槍走火。」他慌忙搖手,「只是我口氣不好,並不是對妳有什麼意見。」

「我當然知道。」他這麼謙卑,反而讓美麗怕怕的。「太用力的討論,總是會有些忘情。不過討論歸討論,平時歸平時。」

「那就好。」他鬆了一口氣,俊逸的臉龐揚起笑容。

那魅惑的笑,害美麗的心跳少跳了好幾拍。

這個男人太危險了!她趕緊收斂心神。難怪他的女友們捨不得他……她可不要成為當中的一個。

真糟糕,為什麼要邀請他看電影呢?雖然是為了宓君……

但是,萬一反讓自己陷入迷戀的陷阱中,那可就糟糕透頂了。

***

如果峻峰和宓君是貓,保證會一起蓬起尾巴。發現要跟對方一起看電影,兩人差點沒跳起來逃跑。美麗和未遲只好各自抓住自己的好友,強迫他們坐在一起,一人一邊的監視著。

不過電影看到一半,宓君就被緊張的情節嚇得縮向峻峰懷裡,之後,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電影演了些什麼,只顧著喁喁私語,完全忘了其他人的存在。

散場了,他倆將美麗和未遲遺忘在電影院,甜甜蜜蜜的開車走了。

「這個王八蛋!」未遲慷慨激昂的罵著,「他把我的車開走,教我怎麼回家?」

美麗忍不住笑了,點點他的背,「還有捷運,走吧。」

過馬路時,未遲試探的牽住她的手。他已經有心理準備被她一腳踢上快車道,沒想到她只是僵了一下,就任由他牽著走。

他快忘記這種純純的感覺了。都快三十歲的人,居然被浪漫侵襲,對象還是這樣強健的女子,連他都搞不懂自己是怎麼想的。

不過,他不想放手。即使已經過了馬路,美麗也由他牽著,什麼話也沒說。

幸好夜色很暗,他看不見我頰上的紅暈。她難得羞澀的想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