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綻梅 後記

後記

上善和芳晚婚後,與慎言成為一家三姓,沒有血緣卻非常溫暖的家。

慎言漸漸長大,卻覺得他的父母雖說不是相敬如賓,卻也如友似朋。他到十四五歲,漸漸知曉人事,開始同情深愛母親的父親。

有眼珠的人都看得出來,父親愛母親若命,母親卻一貫那般雲淡風清,似是沒有什麼可以擱在她的心上。

【Google★廣告贊助】

他原本就心細,臨到要去南京讀書時,越發不放心,終究還是跟母親問了。

以為母親不會回答,但她深思之後,說了一個故事。

有隻狐妖隱瞞身分嫁與人為妻,卻生下一個有著狐尾和狐耳的女嬰。丈夫驚嚇之餘,將女嬰裝在竹箱中,貼上卻狐的符咒,卻和狐妻繼續過日子,只是說什麼都不把女兒放出來。

狐妻深恨,卻為了女兒繼續留在家中,最後那男子得狐妻之助,成了一方富豪。

只是男子卻從此衰老得很慢,為了害怕其他人畏懼的眼光,攜著竹箱帶著狐妻在深山隱居。

直到有一天,狐妻找到機會,誘騙迷途旅人撕掉符咒,放出自己的女兒,正想決然離去時,男子卻求她們不要離去,並且原諒他。

男子說,「我害怕妳被我知道身分,就此離去,才扣留女兒。」

狐妻說,「我永遠不原諒你,絕對不原諒你…」卻淚流滿腮。

在她落淚的時候,男子含笑著闔目,所有的歲月堆積上來,終成枯骨。

原來,狐妻的恨是種咀咒,能夠讓男子停滯歲月。不恨了,原諒了,壽元早盡的男子,也就死期將至。

他的母親笑笑,「我都不記得是哪部漫畫的情節了…只是記得這樣清楚。」

她安靜了一會兒,「我早就明白,愛情這回事是動不得的。一但動了,就煩惱叢生,平添無數變數。我能平安從張家出來,就是因為我並不愛張三公子。若失了這方靈台,慢說性命不保,更無謂的往自己的心添上無數傷。」

慎言一臉不解,「娘,妳不是說,我當愛自己妻兒,不給他們添堵?」

她苦笑了幾聲,「…是呀。你是我的兒,會聽我的教誨…」

「妳不信爹?」

「不是…不算是。」她笑了一會兒,「是我的問題。我若動了心意,就會失去那個人。我、我不想失去你爹…」

像是狐妻想盡辦法恨自己的丈夫。心底不恨了,嘴裡也要恨。不然就留不住,留不住。

她不就是…才對張三公子萌生了絲毫愛念,與他同床共枕,最後落得失去那個人和一切嗎?前世今生,這樣的例子還會少了嗎?

他們不知道的是,門簾外站著一個人,已經聽得痴過去。

還以為,他終身必抱著如此遺憾,哪知道,早就攢著孤傲火梅的心。他默默的走了出去,風中傳來蠟梅怒放的暗香浮動,就像那個元宵夜一般。

她不想失去我。她心底是有我的。

閉上眼睛,他仔仔細細的體會這份甜味兒,醺然欲醉。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