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惡女大作戰 最終部

正在痛哭流涕的淑真抬頭驚愕的看著戴著黑框眼鏡,樸素得令人想扁的前任老闆。「妳怎麼又穿這樣?!」她忘了繁重的工作和令人流淚的招募,「老闆,妳什麼時候才回來呀~」不停的擤著鼻涕。

「這不就回來了嗎?」她把自己的東西搬進來,「還是說,妳這個代部長當得很愉快,不打算回原本的崗位?」

「不不不不~」淑真慘叫了起來,「我馬上收拾好!」她一跳,隨便找了口紙箱飛快的丟東西,就怕她改變主意。

【Google★廣告贊助】

看她像是有鬼追似的,麗晴捏捏鼻根,「辛苦了,各位。」她向那三位被操個半死的助手道歉,「今天就可以將手上的工作結束,回原單位報到了。

面黃肌瘦的外調助手有人說「阿彌陀佛」,有人說「哈理路亞」,另一個乾脆「謝天」了。

唉,出納暨人事部有這麼難待嗎?

小依和阿葉幫著她收拾東西,興奮的像是搖尾巴的小狗。「歡迎回來!」

「但是,妳怎麼丟下玩具部就回來了?」淑真狐疑了起來,「草創不到半年欸。」

「半年夠啦。」麗晴微笑著打開電腦,「如果這樣還撐不住,這群人集體要砍頭了。」啊,誰說管人事部不好的?

部屬們冷森森的摸摸自己的脖子。

「妳不會再走了吧?」淑真哭著從背後抱住她,其他兩個一左一右的抱住她的胳臂,「老闆,求求妳,不要這麼早就去了~」

「我還沒死。」她實在有點無奈,「我不會走了啦,」笑咪咪的,「下次要走,也會順便把妳們帶走。」

「妳說得喔!嗚嗚嗚嗚~」幾個部屬抱頭痛哭。

這麼點工作就嚇成這樣,實在沒用得要命…她瀟灑的手揮目送,隨口吩咐,本來亂成一團的出納,幾天就井井有條起來。

她在出納悠閒,換玩具部人仰馬翻,慕南實在忍不住,打電話來告狀兼罵人,「妳到底什麼時候回玩具部?」

「我才不回去。」麗晴打了個呵欠,「我要在出納養老。那邊太累了,鞠躬盡瘁半年,夠了。」

「妳這個…妳這個好吃懶做的女人!」慕南氣得大叫,「才三十二歲就要養老?」

「三十三了。」她好心的提醒慕南,「妳也一樣。」

「閉嘴!我芳華正盛呢!誰向妳這個…」聲音太大,麗晴把話筒挪遠一點,讓她發洩。

「謝謝指教,謝謝。」她很敷衍,「那,再見了。我還有事情要辦…」她把電話掛了,開始吃她的蘇打餅乾。

不知道她為什麼在玩具部賣命半年,不過當她的部屬這麼久,不難把整件事情串起來。雖然她什麼事情也不說,淑真已經寫進小說裡惡狠狠的發洩了一場。

讀者回應也快,有人崇拜,有人膽寒,還有人求她不要再寫這個可怕的惡女,因為「晚上會做惡夢」。

抗壓力真低,邊看信被啐,這樣就做惡夢,當她部屬不就在地獄裡?

………………

雖然,雖不中亦不遠矣。

***

敲了敲門,發現總經理忙著講電話,麗晴很識相的在小沙發坐著等。不是蓄意偷聽,不過靠片段也知道,總經理大約打電話給以前的情人或前未婚妻。

「嗨。」他放下電話,笑容有點拘謹,「麗晴,最近怎麼樣?」

麗晴奇怪的看他一眼,「不錯。」

「呃…不考慮回玩具部嗎?」好不容易拓展到一半,她驟然要求回歸原單位,讓進度減緩許多,董事長已經叨念得耳朵長繭,自己卻沒勇氣對麗晴囉唆。

「從來不考慮。」她還是溫柔的一笑,捧起秘書小姐泡來的茶。

這樣特立獨行的員工真是管理之瘤…但是美意又缺不了這個可惡又可怕的腫瘤。

他自己也放不下。「復仇完了,就不打算繼續努力…真像是麗晴的作風呀。」

她推推眼鏡,「知道就好。」

兩個人陷入長長的沈默。還是麗晴憋不住先開口,「不會叫我來就打算問這個吧?」

「當然不是。」他深吸一口氣,「董事長打算退休了。他準備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我…前提是…和妳結婚。」

麗晴沒有任何驚愕的表情,捧了茶又喝了一口,「喔。」

「妳的意思呢?」認識這麼多年,他發現,自己還是一點也不了解她。

「你的意思呢?」麗晴反問,微微笑著。

被她這麼一堵,他反而混亂起來。

「等你搞清楚自己的意思,說不定,」她站起來,「我會把我的回答告訴你。」她笑咪咪,「不要這麼怕我,我不會報復你的。提心弔膽的滋味不好受吧?」她揮揮手,「以後不要因為這種無聊事兒就找我,我很忙的欸。」開了門就出去。

……董事長讓她當好了,她比我還有氣勢。書彥悶悶的坐下來。

秘書小姐甜美的聲音,「總經理,二線。連小姐。」

「連蓮?」他拿起電話,笑得很燦爛,「找妳好幾天啦!剛回國嗎?」

「欸。」電話那頭的第二任前妻含著笑意,「找我這麼急做什麼?你的留言一大堆。」

「這個…」他搔了搔頭。「想妳呀!」

「想我?」連蓮笑得很大聲,「最近怎麼了?這麼想我們這些前妻?藍英和曲慕容跟我說…」

他突然背脊發冷。「妳跟藍英和慕容都有連絡?」聲音微微發抖。藍英是第一任前妻,曲慕容是第三任。他的腦海突然出現了麗晴女王蜂復仇三人組。只是主角變成了他的前妻們…

「那當然,光是你的事情就談不完了,我們常約出來喝茶呢。你最近受了什麼打擊?為什麼到處問人家恨不恨你?」

能告訴她被女王蜂復仇記嚇壞了嗎?他苦笑,「這個…總是良心有點不安。」

連蓮輕輕吹了聲口哨,「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真的是方書彥?騙我的吧?」

「連蓮!」他抗議,「妳覺得我的心肝這麼黑?」

「你的心肝是很黑,」連蓮調侃他,聽他發急,她搖頭笑著,「但是我們沒人恨你的。」

這反而讓他心裡倒刺了一下。「為什麼?我以為妳們都恨我。」

「或許恚怒過吧…」她輕輕感嘆,「你記得嗎?離婚雖然是你提出來的,蓋章的時候,你卻哭了。」聲音溫柔起來,「再多的氣,你這一哭,我也生不出來。你這樣一個流血不流淚的人…居然為了這段失敗的婚姻哭了啊…」

「…是我對不起妳…也對不起妳們。」他嚴肅的道歉,「一切都是我不好。」

「是我。」她安慰著,「別這樣好不好?從交往到結婚,你從來沒騙過我。我一直知道你花心又多情,卻以為結婚可以改變你什麼。藍英失敗了,我失敗了,一直到慕容,我知道她也失敗的時候,我才感慨,啊…誰的錯也不是。只是我們誤以為愛情非常偉大,偉大到可以移山倒海。卻忘記『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笑了起來,「看起來,愛情也沒有多麼偉大嘛!」

「我實在努力過…」書彥搖搖頭,「不,我不該找任何藉口。的確都是我的錯。」

「你這樣叫人家怎麼恨你嘛。」她嬌嗔,「你這傢伙,發現不行也不稍微撐一下。哪有人談離婚是沒有第三者的?反正我又沒發現你的逢場作戲。你真是坦白到死腦筋…不過,我也很高興…你並沒有蓄意拖下去,拖到兩個人筋疲力盡為止。書彥…」她輕輕喚著,「或許和你不是最刻骨銘心的愛情,但是婚前婚後到離婚,你對我一直很好…」

「這是應該的!」他完全忘記打電話給她的目的,急急的希望她展顏,「是我不好!我該疼惜妳們一輩子…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過分…」

「算啦,誰會偷偷幫前妻找工作,替前妻付房租的?你給我的贍養費已經很豐厚了,實在不用做到這種地步。」

「欸,我沒有…」他結巴起來,消息怎麼會走漏的?

「你本來可以用這些跟我討恩情的。」連蓮輕輕的說,「在外面行走多年,漸漸我也明白了。錯過你,的確很遺憾。外面爛男人整籮筐…」

「妳被欺負了?誰?誰敢欺負妳?」書彥覺得有點憤怒,「妳告訴我…」

「你啊,真是的。我已經不是你的女朋友或妻子啦!不用這麼多情…倒是我要說說你,到底要不要定下來啊?這麼多年啦,我知道你每年生日還給前妻們送粉紅玫瑰。再這樣下去,我們這些前妻可以組個大老婆俱樂部了。你不嫌花費兇,我實在不想看這種姊妹越來越多。」

「這個啊…」他笑了起來,「現在我很謹慎了。」

「書彥,」她突然溫柔的喚他,「既然我們分開這麼久了,我能不能問,你為什麼特別喜歡夏天?」

「我有嗎?」書彥覺得訝異,「我並不特別覺得呢。」

「你喜歡夏天,喜歡向日葵。每到夏天,你總恍惚而開心,送過我大把大把的向日葵,看著我卻不像是看著我。為什麼?是不是你在青春年少的時候,有過什麼特別的回憶,還是有過特別的人?」

夏天…暑假…你總覺得她像向日葵。某張燦爛充滿火力的笑顏…原來我喜歡夏天。

「我忘了。一切都忘了。」他模糊的微笑。

「…你千萬不要忘記我。」她的聲音悲感起來,「遺忘是很沈重的罪孽。」

是呀,太沈重了。沈重的無法面對回憶。無法面對婚禮上另一張傷心卻勇敢的笑容。

掛了電話,他默默的坐了很久。看著日影漸漸偏西。他拿起內線,「爸爸,我和麗晴的婚事…就算了吧。」然後掛上電話。

結果董事長衝進總經理辦公室,氣勢洶洶的指著他鼻子大罵,「你這個不肖子!我都已經訂好機票了,你敢說不娶麗晴?你眼珠子跟著誰轉?笨蛋!只會追著不太愛的女人,膽小的不敢接近心愛的女人,你算我的兒子嗎?」

「我的確是笨蛋。」書彥莫可奈何的,「老爸,就算我要娶,麗晴也不會嫁我的。」

「你怎麼知道?你求過婚了?」人一老起來,就比小孩子還番,「別人不知道,我會不知道麗晴?你以為她為什麼要在美意苦熬?別以為沒人高薪挖角過!」

他心裡一動,卻壓抑了下來,「爸,我配不上麗晴。」

「你胡說什麼…」

「我娶過三任老婆了!我這種爛男人,是沒辦法給任何女人幸福的!」尤其是麗晴。

「呸!我也娶過三任!我怎麼覺得自己是鑠古震今的極優好男人?」

書彥翻翻白眼,「我不在長輩後面說是非。當面也一樣。」

「你這是什麼意思?!」

***

第二天,麗晴主動約他晚上吃飯。「怎麼?董事長急著退休?」拉著她嘮叨了一個下午。

發現麗晴帶他到美麗華來,他發愣了一下。「呃…大概吧。」

這裡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他還記得麗晴穿著圓裙子,嬌嫩的像是一朵小白花。他看傻過去,將紅酒滴到她的裙子上。

我這樣遍染了她一生。

「好吧。」她淡淡的笑,「那就讓他退休吧。」

「麗晴…妳…」他說不出話來。

***

「為什麼工作更多了~~~」淑真慘叫著。小依和阿葉已經放棄慘叫的權利了,認命的打字找資料排行程。

的確麗晴實現了她的承諾--不離開,要不然會帶她們走--如果知道她會將她們一起帶來總經理秘書組,死活她也不會要麗晴承諾的。

「我不是秘書的料子!」那天乍聞噩耗,她跳到椅子上,尖叫起來。

「放心,」甫接總經理位置的麗晴依舊氣定神閒,「經過我的『調教』,妳很快就會上手的。」她眨眨眼,「我當然不會拋下妳們的。」

啊~~求求妳拋棄我們吧~~

她當了總經理,比以前更累更辛苦。大小無數子公司外帶幾百個部門全彙總到這裡決策,她們這些倒楣的秘書,得先過濾推敲後,然後麗晴才會閒閒的拿起卷宗看,還時時嫌她們手腳太慢。

讓我死一死算了…

「放心,」她還拍胸脯保證,「我絕對不會讓妳們加班的。」

看看堆積如山的公文,「求求妳,讓我們加班吧~」不加班做得完?做不完會有人偷做嗎?

「不行。」她搖搖手指,「趕緊完工,下班我請妳們喝酒。」

「我不要喝酒~~」

看著這片混亂,新任董事長經過,嘴角噙著微微的笑意。

那天,他心跳加速的等著麗晴的決定。

「董事長退休。我願意繼任總經理。」麗晴微笑,「你知道我討厭麻煩。」晃晃手裡的紅酒,「但是,我願意接任。」

「結婚呢?」書彥問,多久沒這樣心跳加速了?

「跟結婚有什麼兩樣?」她喝了一口紅酒,「我們相處的時間,比夫妻還長。」

他突然明白了什麼,也像是什麼都不明白。十幾年的光陰飛逝,他們倆個在七彩繽紛的世間目眩神迷,貪婪的嘗著每一口生命的滋味。或許兩個人都遺忘了,也或許從來都沒有遺忘過。

像是兩顆平行飛行的彗星,遺憾著沒有交會點,卻忘記總是同方向的飛行。

「愛因斯坦說,平行線可能會在無限遠處交會。」他溫柔的說。

推了推眼鏡,樸素的她依舊有著嬌媚的魅力。「可能,很有可能。」

遙望著,凝視著。在那個年少的暑假,他將她的白裙子,染出一朵向日葵。

兩個人互相染遍了一生,在心底。采薇和慕南驚醒了他的思緒,一笑進入了董事長室。

「喂,恭喜呀。沒看過總經理和秘書們混在一起坐的。」慕南獰笑著,「妳沒化妝的臉還是一樣醜。」

「胡說,」采薇輕輕的呵斥她,端詳著,「這樣很好看啊,就像以前的慕南一樣。」

門蹦的一聲打開了,「麗晴!我回來了!」天威氣急敗壞,「我照跟妳的約定,回來接妳了。就算妳升到總經理我也不會改變的!」

「喔。」一年這麼快嗎?這小鬼調回來了?「很好很好…請跟我的秘書約時間。」她把淑真推到天威面前,「好了,下班了。采薇,慕南,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大踏步的走出辦公室,其他的人苦著臉關電腦收東西,急急的跟在她後面。

「麗晴!」今天是什麼日子?又有兩大把鮮花?小中可愛的笑靨不因為研究所有什麼改變,「欸!我又跟女朋友分手了。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麗晴好…」

「很好很好…」她接過鮮花。

「你這小矮子滾開!」馬索很兇的將他擠開,「礙手礙腳的!麗晴…我畢業了!我也考到律師執照,以後可以用青年才俊這種身分追妳啦!」

「很好很好…」她也接過花,順手送給了采薇慕南。

采薇笑瞇了眼睛,「花欸…慕南,我突然想起我們畢業的時候…」她看看豔麗的慕南,和樸素的麗晴,「好像回到那時候…」

是呀。什麼都沒有改變。一樣的三人組,一樣喧喧擾擾的街景。

從彗星俯瞰地球,所有的變化,終究回到原點。

回望前塵似夢,三個人相視而笑。紅塵萬丈,終歸平淡。燈火闌珊,伊人在來處。

「哎,這樣也不錯。」麗晴推了推眼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