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惡女大作戰 第二章

「老弟,你考不考慮到我們公司來?」張天華衝進弟弟的房間,正在趕工的張天威只抬起眼睛看他一眼,「營業課?我沒興趣。」專注準確的將數據輸進資料庫。

張天華把他的筆記型電腦合起來,「不是不是,企劃課。你知道嗎?美意集團正在考慮推動大型休閒俱樂部,因為一統做得太差了…」

「我們哪有太差!」剛服完兵役的天威果然受不得激,「要不是上面的人礙手絆腳,我們早就做出實績來了~說到那群混蛋~」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所以!」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打斷天威滔滔不絕的控訴,「所以你要不要來我們公司--美意集團來施展拳腳?想想看,從無到有喔…我們公司可是組織間開放,論英雄不論出身…」

天威心動,但是看看大哥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又覺得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幹什麼?!怎麼突然巴望我進你們公司?」

「哎呀,我們是兄弟嘛!」他親熱的搭在漂亮的弟弟肩上,雖然不願意承認,不過,他這個弟弟可是帥到深處無怨尤哩!皮膚光滑細緻,五官精緻卻不失男子氣概,從小到大不知道打跑了多少星探才能夠安穩的在學業上下工夫。和他這個風流自賞的哥哥不同,心性純良到連女朋友都不交,若不是從小一起長大,連他都會懷疑這個漂亮弟弟的性取向,「我還可以告訴你考古題,順便幫你疏通關節喔…」

「你免了吧,」天威冷冷的頂回去,「你還是別幫我走後門的好。本來考得上,結果走完後門,我也被你那些前女友害死了。」他是很知道哥哥的那筆風流爛帳的。

「…考古題總行了吧?」天華面子有點掛不住,「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考進我們公司!」

「你到底要我幹嘛?」他才不相信什麼兄弟論,這個傢伙心裡只有女人跟升職!

「是這樣的啦,」他涎著臉,「你也知道哥哥我幹了四年,終於有機會升副理了。偏偏好死不死,同樣也有個條件相當的敵手,論年資,論貢獻,論學歷,都跟哥哥我不相上下。所以想要升職,就得讓上面的覺得我比他適任…」

「這跟我去你們公司沒關係吧?」天威狐疑的看看他,突然跳起來,「媽的!該不會是你們上面或者是你那個該死的敵手是同性戀吧?這種賣弟求榮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媽的,還是賣弟弟的男色!

看著他握緊拳頭,天華不禁把脖子一縮,他怎麼這麼聰明?「不是啦~不是不是…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有個出納課課長,她啊,可是豔麗無雙的大美女呢,如果她願意說句話,董事長一定會讓我升副理的…」

「那你去追她啊!只是董事長的情婦你也敢碰?我看你不敢。」天威覺得非常失望,呿,原來也是這種裙帶加裙帶的關係哩。害他對美意集團的好感瞬間全無。

「聽我說嘛。麗晴--就是那個課長啦--不是董事長的情婦。如果是倒好辦了。她在公司資歷很久,董事長很敬重她,如果有人事更革都會先問過她。當然啦,她也很有眼光,安插在位置上的人都是一時之選,讓公司大賺特賺。本來她也跟我很好的…」他突然感傷起來,「如果可能,我也想追她起來當老婆啊!」如果能這樣,他未來仕途準一帆風順,再說,麗晴這樣好風情,「只是你知道哥哥我這幾年『憔悴』多了…她也看不上眼了…」我不相信她從良了,我絕不相信!

「好,這跟我什麼關係?」天威疑惑的看著自己哥哥。

天華一把把全罩式安全帽戴在腦袋上,什麼地方都能受傷,他這張英俊的臉絕對不行!「我要你進美意,然後追求沈麗晴。」

「你為什麼不去追?」天威的臉陰沈了下來,似乎還伴著隆隆的雷聲。

他咽了口口水,「因為沈麗晴只喜歡美少年,而我已經是美青年了。」

沈默了半晌,使得之後的怒吼更為驚人,「你就是要賣弟求榮就對了!」加上兩個沈重的拳頭。

幸好戴了安全帽…但是我的肚子好痛啊~

「別這樣啦~」還得強忍著痛得要命的肚子,他一把抱住天威的大腿,「求求你~我一生的前途都要看你了~」

「免談!」天威想把他踹開,卻覺得哥哥像是八爪章魚似的黏上來,讓他氣壞了,「我告訴你,我還是會去考美意的啦!只是,我絕不會去追那個什麼麗晴的,就算她是天仙美女也不成!滾~」

「 1972 的無敵鐵金剛!日本原裝,絕對不是假貨!限量發行喔!」天華緊緊抓住他,開玩笑,怎麼可以不抓緊?不抓緊不挨他拳腳才怪!他趕緊拿出王牌,「我沒有騙你,不追她也成,只要讓她願意幫我推薦就行了!」

天威腦門轟的一聲,定定呆在原地。他什麼嗜好也沒有,就喜歡古董玩具,「復刻板?」

「當然不是!你要不相信,等你考上美意,我就拿給你看!」天華這才敢放開手,這下打中你這蛇七寸了吧?

「我不相信。」天威聲音呆滯,如在夢中,「我找好久了…」

「等你考上美意就讓你看看!反正你拳頭比我大,你不吃虧的!」天華簡直想拿彩球跳康康舞。

天威瞪了他一眼,著魔似的努力準備了一個禮拜,理所當然的考上了。

「拿來。」他一確定消息,有點顫抖的向哥哥伸手,「你說要給我的。」

「借你看,不是給你。」他晃晃那台古拙的無敵鐵金剛模型,「怎麼樣?要不要追麗晴?」

「給我!」他撲上去,天華敏捷的閃到窗邊,「答不答應?不答應…」他晃晃手裡的無敵鐵金剛,伸到窗外,「不答應就得看『他』粉身碎骨喔!」

不~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好好好,我什麼都答應~」

等搶下寶貝的無敵鐵金剛,他又後悔了。我怎麼會答應這種蠢事啊~

不理臉色死灰的弟弟,天華露出邪笑。天威啊天威,枉你聰明睿智,還是得栽在自己哥哥的手上呀~所謂虎毒不食子,打虎親兄弟,三人成虎,狼狽為奸…呃…好像有點不對…

「總之,」他拍拍這個一言九鼎、枯木槁灰般的弟弟,「相信哥哥,我不會害你的啦…」

誰說不會害我的?

第一天上班,為了製造他媽的「巧遇」,利慾薰心的哥哥就伸出腿來讓他可憐的弟弟跌到麗晴身上,害他們倆個撞成一堆!

「對不起!」他急忙從麗晴身上要爬起來,天華假意要扶他,反而將他壓住,他險些毆打了自己的親哥哥才能脫身。

真…真可愛!看他薄薄的臉皮漸漸泛紅,孩子氣的嘟著嘴…啊…美少年,因為世界有了你們才有光輝…

不,我已經決定不再跟任何美少年有瓜葛了。

麗晴清醒過來,輕輕的扶扶眼鏡,卻發現自己下意識的幫他撿東西。

不行。她將手上的東西一丟,轉身就走。

「哇~我的PDA~」天威發出慘叫,用滑壘的姿態接住那台充滿了資料的寶貝,「可惡~妳~唔唔哇哇~」天華用力的摀住他的嘴,「喂!你不能罵她!你的使命是追上她,知不知道?」

天威使蠻力掙脫,「什麼?!我要追這個保守的老小姐?」

「小聲一點。」天華想阻止他,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你再說一遍,什麼老小姐?」資訊課的李子雲冷笑的接近他,「喂,新面孔,你再說一遍。」

「唉唉,子雲,不用生氣,」孫逸明臉色陰森獰笑著靠過來,「怎麼?你好像很不屑我們麗晴?我們企劃課的新人嘛。來來來,前輩我教你啥叫尊重前輩,好好給你『照顧』一下…來來來…不要害怕…哼哼哼…」就這樣把他拖走了。

老弟呀,天華在當胸畫了個十字,當初勸你跟我一起信基督教你不肯,這下天主也保佑不到你了,哈利路亞。

***

他沒挨扁,不過被電得很慘。一整天都被「前輩」公報私仇的折磨得死去活來。拜會完了所有部會,還丟了本厚厚的公司守則和主管名單叫他背,什麼苦差事都要他做,根本不管他是不是新人。

他一直很有信心的企劃書被批評得體無完膚,自尊就這樣被踐踏。不給他正式的工作做,支使他影印和打雜。

「我不幹了!」他握拳在樓梯間大叫。

「第一天就喊不幹,你的抗壓力不夠喔。」淡淡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他差點跌到樓梯下。

那個老女人?!

「妳?妳偷聽我說話!」他對著麗晴吼。

她按熄了香煙,「先生,我先來抽煙的。怎麼?被欺負了?」

天威一拗頭,「還不是妳害的?!」

「我?我不是你們同課的人,我要怎麼害你?」她淡淡的推推眼鏡,看他姣好的臉蛋漲得通紅,眼眶溼溼的,又覺得有點不忍,「來,告訴麗晴姐,怎麼了?」

他連自己吼了些什麼也不知道,只是發洩似的大吼大叫,她卻沒有一絲憤怒或反駁,就這樣靜靜的聽。

「說完了?」等他詞窮後,麗晴就問了這麼一句。

「說完了!」通通吼出來覺得舒服多了。

她把眼鏡拿下來,這才發現沈麗晴有雙美麗的狐眼,說不出有多麼寶光流動,有些悲憫的拍拍他的肩膀,「今天你很不好受吧?」

我在罵妳欸!他猛然抬頭,突然覺得自己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將所有罪過推到她頭上,是件非常可恥的事情。

今天你很不好受吧?

這句話重重的打在他的心坎,讓一整天的委屈幾乎要隨著淚水湧出來,要非常克制才能忍耐。

唉,我真是的。麗晴在心裡嘆氣。不是不跟美少年有什麼瓜葛了嗎?看他被刮得那麼慘,實在沒辦法放下來。

「來,」她溫和的拉著天威的手臂,「門後面可能是惡龍,但是,你得面對才能攻擊它。背對著,是解決不了什麼的。」

他居然乖乖的跟她走,自己也百思不解。

半路上遇到了孫逸明,他冷笑著,「上個廁所這麼久?這種效率怎麼辦事?」

他漲紅了臉孔,麗晴卻先搖頭,「唉唉,逸明…逸明。你終於變成惡龍啦?所以說,美少年凋零的很快。」她微微一笑,又馬上把那種風情萬種的微笑收起來,「尤其是心態,凋零的讓人有點不忍。」

她拍拍逸明和天威,施施然的回辦公室。

惡龍?我也變成惡龍了?逸明愣在原地。他還記得剛進公司的時候,讓上司整得非常淒慘。這張好看的臉孔除了讓上司妒恨外,對新人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好處。上司不住的把各式各樣奇怪的過錯全推到他頭上,終於忍耐不住了。

加班加到深夜,他終於關在空無一人的洗手間,無聲的大哭。直到有人敲門,他咬緊牙關,惡狠狠的說,「有人!」

敲門的人卻不肯停手。

「就告訴你有人啦!」他更暴怒。

「我知道有人。」居然是個女人的聲音,千嬌百媚的,「喏,這給你。」從門上丟進了一包面紙,「緊縮預算,公司的洗手間不供應衛生紙了。」

「我…」他望著手上的面紙,拉開門,出納的麗晴似笑非笑望著他,「這裡是男生廁所!女生在隔壁!」

「我知道,女生廁所壞了。」她無辜的瞅了他一會兒,「好嘛,我說謊。誰叫我們辦公室就在隔壁?誰叫我今天也加班?又誰叫我…」她嘆了口無奈的氣,「誰叫我瞧見了你要哭不哭的樣子呢?」

他漲紅了臉。

「唉唉,別哭了,這樣我好心疼…」麗晴一把抱住他,讓他靠在柔軟的胸口,「被惡龍欺負了是不是?乖…早點變成屠殺惡龍的英雄吧…將來不要變成惡龍喔!我最捨不得美少年的眼淚了…」

他應該推開這個奇怪的女人的…但是…被照顧被讚美喜愛的感覺真好…

他放聲哭得像嬰兒一樣。我也變成惡龍了?他看著惶恐的天威,開始覺得自己心裡有絲說不出的刺痛。

「愣著幹嘛?」他說話還是粗魯,語氣卻緩和許多,「要開企劃會議了。」

之後對天威就不再那麼蓄意的欺負。天威卻不那麼領情,天!我居然靠個老女人罩我?!

懷著滿肚子不高興,還是讓老哥威逼著「製造機會」。

「呃…呃…」他硬著頭皮到出納課,「沈小姐,我能不能請妳吃晚飯?」他千百個不願意,「算是…算是謝謝妳替我解圍…」

「不用了。」麗晴心平氣和的抬頭,「晚上我有約會。」

「明天呢?」

「有事了。」

「後天呢?」

「連續約會兩天,我需要休息。」

「那大後天呢?」他聲音大起來,媽的,這老小姐是行情太好,還是不屑跟他出去?我欸!這麼帥的我欸!只有他不甩女人的,沒有女人不甩他的!

「大後天是禮拜六,休息的時候我不跟同事外出。」她低頭繼續算帳。

「妳到底哪天會有空?!」他開始失去耐性了。

她推推眼鏡,「未來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

天威氣得幾乎當處吐血,「打擾了!」忿忿的摔門出去。

「不客氣。」麗晴帶笑的聲音從門縫裡穿出去,幾乎讓天威氣炸。

其他部屬愣愣的看著她們的小主管,淑真先叫起來,「我的老天啊~麗晴,妳今晚有約會?」

「有啊,我們不是說好要去唱歌?」上次賣東西的錢還有剩。

「那明天呢?!」小依不敢相信,美少年欸!既漂亮又帥的美少年有幾個啊?更何況這個不是草包,可是才貌雙全那種欸!以前老闆一看到不眼睛發亮,直撲過去讓她們全體坐立難安的嬌嗲,逗得人家臉紅心跳才怪!現在居然…就這樣輕輕放過?

「我妹妹生日快到了,明天要去選禮物。」

這也叫約會?!

整個出納室一片寂靜,連風掃落葉都聽得到。

「我覺得好可怕~」等麗晴出去後,小依哭喪著臉,抱住頭,「老闆這麼不正常,她是不是得了失心瘋?」

「我寧可掉雞母皮,也不想看到死氣沈沈的老闆。」阿葉差點哭出來。

淑真跟著長歎,「其他部門的女人恨死她了,都覺得她裝乖準備騙個丈夫來。她現在比以前的敵人更多更複雜了。」啊啊~我好頭痛,連董事長夫人都來刺探軍情了,誰也沒膽子問麗晴,就來問這個倒楣的麗晴朋友,「這樣下去不行啦~」

出納課一致點頭。她們還是喜歡那個踩著高跟鞋,狂笑著三間辦公室都聽得見,妖嬌美麗到四處追美少年,精力旺盛像過動兒的老闆。

「怎麼讓她恢復惡女本色呢?」小依也開始頭痛。

「同化呢?」阿葉提議,「她現在穿得這麼規矩保守,會不會是我們也穿得太保守,所以她被我們同化了?如果反其道而行…」

淑真的臉有點抽搐。不會吧?「…我、我沒那種本錢,呃…能夠…」她在胸前尷尬的比比,「妳懂我的意思的。」

「那不要緊啦,」小依安慰她,「可以在…呃…中間打點灰色眼影當陰影,看起來就…呃…高山峻嶺了。」

有效嗎?

淑真懷疑的看她們一眼,低頭看看。

沈默許久,她長歎,「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她們到底勇氣不足,七早八早就到淑真家集合化妝打點,磨到上班快來不及,才扭扭捏捏的一起走到公司門口。

「這樣不行,」阿葉低低的說,「我們這樣畏畏縮縮的,一點『惡女』的氣勢都沒有,怎麼同化老闆?」

大家點頭。

「抬頭挺胸!」淑真吆喝著,「把背挺起來,大踏步往前走,臉上要帶著風情萬種的笑!」

正在打卡的同事眼睛瞪得比牛大,看著這票踏著僵硬步伐的娘子軍,活像機械人似的,甚至有人同手同腳。正在看報紙的財務部副理連香煙都掉在西裝褲上。

「燙燙燙燙燙~」等他回神過來,西裝褲已經一個洞了,衝到洗手間冷敷,發現有人頭腫了,有人扭了腳踝,有人切到手…都在冷敷。

「哈哈…今天的出納課…好像怪怪的…」他的聲音在顫抖。

***

當她們帶著滿臉「邪笑」走進出納課時,正在喝茶的麗晴一陣天女散花,噴了一桌子茶水。張大嘴,驚駭著看著濃妝豔抹,眼睛宛如抽筋般眨個不停的部屬。

「妳們…打算去參加明華園嗎?」她勉強從牙縫裡擠出字來。

「什麼明華園!」小依鼓起勇氣,上臂拼命擠著胸部,設法擠出永遠不會有的乳溝,「老闆,妳看我們這樣…難道不會懷念?我們要取代妳,成為美意的新惡女了!」

說完人人屏息而待,麗晴這種不服輸的個性應該是一拍桌子,「開什麼玩笑?!我才是美意頂尖惡女,誰也比不過我!」然後她就恢復惡女本色,讓她們能夠看著精力充沛,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老闆…

「開什麼玩笑?」麗晴懶洋洋的拿下眼鏡,「老天,是誰幫你們化妝的?哪找來這麼俗的衣服?」

她一個個檢視,注視著小依,「小姐,沒乳溝就沒乳溝,陰影打到脖子上幹嘛?遠遠看像氣管切開術。還有,妳的胸墊跑出來了。」小女生驚叫一聲,掩著胸部衝到洗手間。

看她跑得身後像是有煙,麗晴轉過來看著阿葉,「阿葉,眼影層次要分明沒錯…也不是叫妳每個顏色一道,幹嘛?飛虹在天?什麼年代了,唇膏還流行中原一點紅?我們在看鬼片是吧?還有…妳的裙子太短,我已經看到妳趴趴熊的小內褲了。」大女生一面拉著短裙,連尖叫都沒時間,就往洗手間的方向跑百米。

「麗晴,我們…」淑真正想說話,麗晴止住了她,「我懂了。人不癡狂枉少年,我也很高興你們終於決定享受所剩無幾的青春。」她很嚴肅的說,「既然想當惡女,那麼,就讓我這個退休的惡女教妳們什麼叫做惡女的真諦吧!」她似乎燃燒起來。

「不是的!我們是希望…」淑真覺得哭笑不得。

「淑真姐!妳真的別開口了,」她別開臉,「…妳臉上的粉底正在剝落中…」

換她摀著臉,飛也似的逃去洗手間。

望著她的背影,麗晴搖搖頭。惡女那麼好當?這些良家婦女不知道在想什麼…不過,還是讓名符其實的退休惡女來教教她們吧!

啊…美意的惡女終於有人傳承了…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