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惡女大作戰 第三章

午休時間,她們誰也不能午睡,全部讓麗晴抓到會議室集合。

她在白板上寫了完整的化妝與保養的步驟,花了十分鐘講解。「好吧,還有沒有問題?」

部屬們嘴巴開開,不曉得畫個妝也有這麼多的學問。

【Google★廣告贊助】

「沒問題?那我們先現場示範一下好了。」她拖了淑真到講台前,「看好,濃妝並不是把顏色畫上去就好。而是要加強修飾,讓膚質更亮麗。臉上的一點小瑕疵都不能放過,所以打底之前要先蓋斑…」她端詳了一下淑真,「…所以不要熬夜,多吃蔬菜水果做基本功。要不然,再好的蓋斑膏也沒用。看看妳這皮膚真是比沙紙還粗…」

「謝謝妳喔。」淑真沒好氣。

「不客氣。」她馬虎的點點頭,「先做基礎保養,然後將跟膚色接近的蓋斑膏塗上去遮掩,然後上粉條…顏色要選跟膚質接近的,不要迷信美白,要不然畫出來的臉和脖子不同色,那是很恐怖的…喂!小依,妳中風啊?拿著粉刷幹嘛拼命抖?阿葉!妳以為撲麵粉?妳的臉不是雞排,不用這樣裹粉吧?!」

「畫眼影是為了讓眼神深邃,腮紅能讓輪廓更深一點。不是把顏色全搞上臉,就叫做濃妝欸!」她手裡忙著,嘴巴也不停,「單眼皮有單眼皮的美,雙眼皮也有雙眼皮的漂亮,先了解自己的本質嘛!不要忽略睫毛!這是畫龍點睛的第一步…短睫毛還是得刷上睫毛膏…漆牆壁啊!睫毛膏刷是這樣用的?!」她一吼,底下的部屬都瑟縮成一團。

「然後是嘴唇…阿葉,妳躲什麼躲?嘴唇厚是很性感的!刻意畫小幹啥?把唇線畫出來!對自己要有信心!豐滿的嘴唇,亮麗的眼神,男人看了骨頭都軟了,有什麼好畏畏縮縮的?小依!妳的手!畫個唇線抖什麼抖?嘴唇都成毛毛蟲樣了!」

她不忍卒睹的別開眼睛,「時間來不及了,明天再教妳們修眉毛吧…幸好妳們的眉毛都長得不錯。回家要感謝爸媽!」

她又幫所有人都修飾一下,「好啦,照鏡子吧!」

三個人齊齊對著鏡子發呆,從來沒看過自己這麼漂亮。

「好像愛美大作戰。」小依呆呆的說,頭上又挨了一記。

「笨蛋!」麗晴吼她,「『惡女』豈是『愛美大作戰』這麼簡單?下班跟我去買衣服!這身衣服好在公司穿?」以手加額,「美意又不是檳榔西施連鎖企業!」

「什麼?!還要買衣服?」淑真一跳,「妳以前不都是這樣穿嗎?」

「妳眼睛怎麼長的?」麗晴沒好氣,「我可都是規矩的套裝。只是在套裝上有點變化。檳榔西施裝和不穿襯衫的套裝,哪樣迷人一點?裸露是最糟糕的性感了!」她瞟瞟部屬,嘆了口氣,「尤其是沒有本錢的裸露。」她滔滔不絕的教授了惡女穿衣哲學,一路慷慨激昂到上班。

「然後呢?」阿葉虛弱的問。

「然後當然是特訓妳們怎麼跟男人風情萬種的說話和…」

「不用了不用了~」淑真跑得跟飛一樣,「我們不想當什麼惡女了~」

搶救惡女大作戰,第一回合,失敗。

***「不要太沮喪嘛,」阿葉安慰著其他同事,「起碼我們學了化妝術和穿衣術,」她掩著紅撲撲的臉,「…我男朋友說我變漂亮了呢…」

小依也不禁紅了臉,「…今天早上逸明也跟我打招呼喔…說我女大十八變…變、變漂亮了…」

「我也…」淑真陶醉了一會兒,「不對不對!」她瞬間清醒,「這不是我們要的目的呀!什麼問題也沒解決!」她頭痛的看著滿桌子的情書和接也接不完得的約會電話,全是給麗晴的。

這些該死的傢伙發現送花和送禮物都沒救,乾脆用最原始的追求:寫情書。

大家嘆了氣,聲音有點像呻吟。

「麗晴在嗎?」天威不太情願的進來,「她到底什麼時候有空?」可惡!她已經拒絕了二十四次的邀約了!叫他帥哥的臉往哪擺?

「又是吃飯?」淑真對這些沒創意的傢伙實在很無奈,「請她吃飯不如請她去跳舞…」那個女人啊,一大把年紀了…

「跳舞!?」幾個女人一起叫了出來,「對呀,怎麼沒想到她喜歡跳舞?」

「自從她從良以後就沒去了。」

「自己一個人當然沒什麼好跳的。」

討論得很熱烈,忘記旁邊還有個滿頭霧水的天威。

「男生邀她,她是不去的,」小依有點沮喪,「…但是,我不敢去。」

一輩子循規蹈矩的幾個女生的確沒去過舞廳。

「我也不敢。」淑真眼睛瞄向還傻在當地的帥哥,臉上露出奸笑。

「幹嘛?」天威被她看得發毛。

「帥哥,」淑真拍拍他的肩膀,「你想跟麗晴約會吧?」

他點點頭,卻有種落入陷阱的不祥感。「跳舞?」麗晴狐疑的看看這幾個幾乎把頭點掉的女生,不知道她們搞什麼鬼,「今晚?」

「對呀!」小依年紀最小,麗晴向來都疼她,「慶祝…慶祝今天發薪日嘛!」

「慶祝我們還有工作!」

「祈禱世界和平!」

跳舞跟世界和平有什麼關係?麗晴覺得這幾個良家婦女最近怪怪的。跳舞啊…真的好久沒去了…

「但是妳們跳過嗎?」這幾個女生規矩的要命,她實在不放心。

「我們…我們當然跳過。」淑真有點心虛。雖然是小學時學的芭蕾舞…好歹也算是跳過舞吧?

「…妳們知道跳舞要穿什麼衣服?」她懷疑的看著這群部屬,該不會她們要穿套裝和高跟鞋去跳舞吧?

「當然知道!」淑真一翹下巴。她們可是看了好多雜誌,研究半天才決定要穿啥的。

「…為什麼不?」她聳聳肩,總是要犒賞部屬的嘛,「好吧,我回家換件衣服就來。」

等到了集合地點,她險些跌倒。相對這些女人的盛裝打扮與高跟鞋,放下頭髮帶著眼鏡的她,只在唇上塗了深色口紅,脫了外套,穿著細肩帶T恤運動長褲和運動鞋。

也對。她振作起來,又不是每個人都來跳舞的。有人是打扮得美美的,坐在那兒漂亮給人看。

時間還早,她們一人一瓶可樂娜,幾個女生拘謹的要了杯子,連檸檬都不知道要塞進瓶子裡。

唉…她無奈的拿起可樂娜灌,眼角瞥見走過來的天威,險些把滿口的酒噴在他身上。

張大了嘴,她驚駭莫名的看著梳著孫悟空頭的他,穿著花襯衫與垮褲,脖子還帶著指頭粗的金鍊子!

她從來沒看過這麼帥的…這麼帥的…這麼帥的俗辣!

「嗨,」她僵硬的打招呼,「來跳舞?」

「要不然是來幹嘛的?」天威沒好氣。被哥哥惡整了一夜,已經萬分不爽了。

我以為你是來圍事的…你家老大在哪裡?你該站三七步,腿還抖啊抖,走路要腳在前面,身體在後面,香煙夾在耳朵後面,開口就,「看啥小?」

「喔。」她需要多喝幾瓶可樂娜壓驚。幾個女生倒是很興奮的撲上去,摸那用髮膠「控」得死硬的帥哥頭髮。

等他們下場跳舞,麗晴差點厥了過去。

「你們…你們…你們在跳土風舞啊?!」她終於忍無可忍了,「音樂啊!節奏啊!你們聽不懂啊?」實在好想哭,「請你們看我這邊,圍成個圈圈好不好?丟臉也不要讓別人看見嘛…」連天威那帥哥跳舞都還同手同腳…

我為什麼要跟他們來跳舞?

「麻煩你們聽著音樂…閉上眼睛算了…不要學我跳!」終於了解啥叫「畫虎不成反類犬」,「身體跟著音樂擺動就行了…不要想手擺哪腳擺哪,反正舞廳這麼擠,也沒哪兒讓你跑,跟著音樂就好了…」

啊…音樂…她漸漸忘神,開始痛快的跳了起來,正瘋的時候,瞥見跑去休息的小依被個外國人纏住,正為難的要喝下老外給的酒…

不要啊!

她靈活的穿過人群,撲了過去,一把奪走了小依的酒,老外滿臉怒容,麗晴反而一笑,「我妹妹不會喝酒,」她把平光眼鏡拿下來,掛在乳溝前面,眼神靈活魅惑,看得老外幾乎滴下口水,「請她,不如請我?」她轉頭很兇的對小依低語,「趕緊滾去天威那兒,不要獨自行動。」

早嚇白臉的小女生,飛也似的衝進舞池。

她轉過來,又是一副笑語嫣然,「可以嗎?」

「當然。」老外意亂情迷的看著她烏黑的長髮,「乾杯?」

「我不喜歡這種酒,」她將酒塞回老外的手,「我們去吧台叫瓶可樂娜給我?」

才擠到吧台,天威也跟著擠過來,「你在這裡,她們呢?」她倏然變色,指甲都掐到天威的手臂裡。

「在後面!」天威痛得齜牙咧嘴,「不要緊張…」

「不緊張?」她的神經快繃斷了,「看好她們!不要讓她們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和酒!」看他滿臉不諒解,「你沒聽過FM2?」

「真的有那種東西?」他的臉蒼白了。

「你以為是社會版記者呼龍你?」大腳一踢,「快滾去當護花使者!」

好不容易脫困,幾個女生笑嘻嘻的,大呼好玩,天威和麗晴累得跟狗一樣。

「好玩!?」麗晴吼起來,「被下藥就不好玩了!妳們搞什麼?整夜我都像妳們的奶媽!沒去過舞廳就說沒去過,我會多找幾個猛男來護駕呀!妳們…」

淑真一縮,臉上的妝早被汗水洗得模糊,「我…我們找了一個猛男來呀…」

「這個啥都不懂的小鬼?」輕蔑的用大拇指指了指後面的天威。

「喂!我才不是…」天威要抗議,麗晴轉頭厲聲,「連FM2都不知道的小鬼閉嘴!」

她…她生氣的時候…雙頰有著憤怒的粉紅,眼睛清亮犀利…

真好看。

不理獃住的天威,「說呀!妳們最近是怎麼了?要當惡女,要跳舞,這根本不是妳們的世界嘛!為什麼要這樣呢?!說呀!」

被罵得滿心委屈的阿葉抬頭,「還不是為了妳嘛!老闆!」

「我們想把妳同化回來嘛!」

「討厭死氣沈沈的老闆!」

「比較喜歡打扮得漂漂亮亮,生氣蓬勃追美少年的麗晴嘛!」淑真一嘟嘴,「…我不希望妳為了那種鳥理由,變得不像妳。如果妳覺得我們勉強自己『惡女化』很奇怪,我們也覺得妳勉強自己『非惡女化』更奇怪!」

為了這樣天真的理由?麗晴先是驚愕,漸漸笑了起來,叉著腰,在大馬路上笑出眼淚。

「妳們啊…叫人怎麼對妳們生氣?」她瀟灑的把外套披在肩上,「我是頭頑固的驢子,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了。我不會被同化,也不覺得『惡女』這種身分有什麼好留戀。」她溫柔的看著這群傻心眼的部屬,「過來,」她擁抱著這三個大小女生,「不管怎麼說,謝謝妳們。我這樣壞脾氣的上司,妳們一直很忍我。」

她轉頭對著還在發呆的天威,擁抱住他,只覺得她身上的汗氣和香水味兒一起攏罩住他,柔軟的身體讓他的手臂一陣戰慄,「也謝謝你,一整晚保護我可愛的呆部屬。」

雖然是這麼短的擁抱,還是讓天威呆在原地,幾乎變成化石。等沈重的回到家,他失眠了整整一夜。

「我說,吃飯時間為什麼要跟我們這群女生吃呢?」連續一個禮拜後,麗晴實在有點受不了了,「你以前不是都跟企劃課的人一起嗎?跟我們打好關係也沒用,出差單我是不會放水的。」

天威瞪了她一眼,「我說過是為了出差單嗎?」他沒好氣,把他想成什麼樣子了?「只是剛好同桌,我不能來?」

部屬們一起點頭,跟帥哥吃飯,當然食慾比較好。

「我告訴你,」麗晴推推眼鏡,「她們都死會了。」

「我知道。」他夾起一塊蘿蔔,「我又不是來追女生的。」

見鬼。淑真心底嘀咕,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她和其他人互望一眼,乖乖低頭吃飯。

我真的不是來追女生的…天威一再的跟自己強調。只是,我很好奇為什麼會對這個女人這麼掛心而已。

她不肯約會?反正公司裡多的是相處的機會,他可以弄清楚這種感覺是不是單純的好奇。

應該只是單純的好奇…他只是去檔案室找資料的時候,順便偷瞄了一下她以前的模樣…

一看之下,他呆掉了。

不是說麗晴是怎樣的天生麗質…他翻到以前的社刊,上好看到十一年前的麗晴。

那時的她,真像是含苞待放的蓓蕾…隨著一年一年的過去,她越來越像是怒放的玫瑰,帶著火樣的熱情和豔麗,一點一點的侵蝕著人的心臟。

活色生香…他第一次真正的體會這樣的感覺。隔著陳舊的社刊,她實在美得太驚人了…那種美,像是要抓住最後一刻的豔麗,不甘願的噴灑出來,居然有點悲傷。

和現在的她比起來,就像是倒吊的乾燥玫瑰。他突然了解了哥哥和出納課那群女生的心情。

「麗晴?你怎麼會突然問起她?」哥哥忙得幾乎斷氣,接到這通電話萬分無奈,「回家講好不好?我正在水深火熱。」

「你不是要我追她?」天威說得有點心虛,「不給正確資料怎麼行?」

「我看你大概也不行了啦。」哥哥嘆了口長氣,「她一點動靜也沒有。唉,我忘了她的死倔脾氣,說了就不改口。可憐以前華麗氣氛的公司,現在一點生氣也沒有。我還以為她會豔麗過五十…原來世界上真的沒有不凋的花朵…只是她自己要枯萎,讓人分外不忍…好啦!不跟你扯了,你好好工作吧。之前的協議就取消,那個啥勞子玩偶回家給你。」喀的一聲,哥哥就掛斷電話。

他愣了一會兒,把電話放下。望著從社刊偷偷掃描印出來的麗晴,他有點失神。

「這不是麗晴嗎?」逸明一把搶過來,「天啊~好久沒看到她這樣子…」幾個同事擠過來,他臉紅過耳,「沒…沒有,找資料的時候不小心夾進來的…」

逸明狐疑的看他一眼,「是嗎?…天,真的好懷念!跟她一起每一天都好快樂…」

「是啊…」課裡其他男同事也跟著感慨起來,「真是完美的情人。」

「不管是個性還是外表。」

「工作能力一流,風情萬種也沒人可比…」

人人陷入緬懷的表情,天威表情怪異的看著這群癡迷的男人,「…該不會,該不會你們都跟麗晴交往過?」

「只要是美少年,她幾乎都交往過。」連課長也有?!課長低頭看看自己圓滾滾的小腹,「…只是男人凋零的這麼快。」

「總要成家立業呀。」

「她不肯嫁人,我也覺得這樣豔麗的女人嫁人太委屈。」

不會吧?一群大男人露出粉紅色戀愛的小心小花眼神?天威覺得雞皮疙瘩都爬起來了。

「麗晴?」淑真被天威逮到,怎麼,這小鬼真的迷上現在活像老小姐的麗晴?「我是她學姊,也一起在這公司待了十一年。」

「她真的…」天威不知道怎麼問,「她真的跟公司半數以上的男人…」

「交往過?」淑真嘆口氣,轉身去泡茶,「是呀。她一直都喜歡美少年,自從…咳。總之,好看的新進員工幾乎都跟她談過戀愛,有的時候還同時三四個交往。」搖搖頭,「要不然,你以為她惡女的名聲哪來的?」

「花癡。」天威有點不高興。

「喂,」淑真兇了,「什麼花癡?就算是,也不是你這種小鬼能批評的好不好?她對每個人都是真心的!跟她交往過的男人,有誰一句惡語批評她?你這連手都沒牽過的小鬼頭,憑什麼批評她?」

「就是說啊,」同樣在茶水間的小依也有點生氣,「你懂什麼?麗晴對大家都很好,雖然她總是這樣招蜂引蝶,但是,她不但不踩著人家的頭,總是勉勵著我們欸!」

「不要跟這種沒經過洗禮的小鬼講啦。」阿葉沈著臉,「這種小鬼,什麼也不懂。」

這群女生居然氣氣的把他一個人丟下。

為什麼全公司的男人說到她,都是含笑的搖頭,卻總是露出溫柔的表情?為什麼她的部屬都這樣迴護這樣一個不檢點的上司?

他實在不懂。

直到那天,出納課出錯了一張支票,幾乎毀了一件好幾千萬的生意,副總怒吼的聲音,連他們企劃課都聽到了。

「聽到沒有?!妳給我滾回去吃自己!」他大跳大叫,「連開張支票都會弄錯抬頭,金額都錯誤,真是沒用的廢物、混蛋!」

「副總!」麗晴抱著痛哭的阿葉,「這張支票是我看過才蓋章的。有錯,也是我這主管的錯誤。我會一肩扛起來。請不要越級譴責我的部屬。」

她的臉帶著怒氣的紅暈,眼神炯炯的光,透過鏡片仍讓人心底一凜。

「妳能負什麼責任?」副總嗤之以鼻,「妳還不是靠著跟總經理的姦情才能在公司大搖大擺?」

「我,沈麗晴,」她蹦的一聲捶在門上,「從不靠跟任何男人睡的關係!」她拿下眼鏡,魄力十足的讓副總倒退好幾步,「任何懲罰我都會接受,但是不包括任何侮辱!」

副總喃喃的罵之不已,「妳看著好了!這件案子挽回不了,我要把妳們通通開除!」一面念一面走遠。

麗晴重新戴上眼鏡,輕嘆了一口氣,「來吧,阿葉,哭什麼?想想要怎麼挽救。哭是沒有用的。來…眼淚先擦乾…」她把出納課的門關上。

企劃課課長搖搖頭,「欸,小陳,把王氏企業的案子調出來,看看能幫麗晴些什麼忙。」

「沒問題。」

「逸明,你跟王氏的關係不錯,去打探一下到底情形氏怎樣。」

「我馬上打電話。」

看著整個企劃課忙成一團,天威愣住了,「我們不是還有案子要趕?」

逸明等電話講完了,才慢吞吞的回答他,「我們都欠過她人情。難道你沒受過她照顧?」他繼續翻電話簿,「再說,麗晴不知道擔待過多少新人的錯誤,不過打打電話算什麼?」

「你抗壓力不夠喔。」「門後可能會有惡龍,但是不正面面對,怎麼會贏呢?」在我不分青紅皂白痛罵過她以後,麗晴的確…

「我來幫忙。」他也坐下來開始看檔案。

那天忙到很晚,不知道交涉了多久,還是逸明將他趕回去,他才懷著不安回家。

忐忑不安的,他比平常早到。不知道事情怎麼樣了…雖然趕著企劃書,他還是掛念著出納課的紕漏。

「沒事了。」逸明不知道加班到多晚,臉上有著疲憊的鬍渣,「麗晴已經把事情擺平,我們幫她的也有限。不過就是準備些資料而已。」

他鬆了口氣,「…孫先生,要不要喝咖啡?」他遞了剛剛煮的咖啡。

「謝謝。」喝了一口,「聽說你到處打聽麗晴的事情?」

「呃…我…」

「麗晴啊…」他晃晃杯底的咖啡,「跟她交往實在很棒呢。每一天都很快樂。我最喜歡她看到自己的時候,臉都亮起來的樣子。跟她一起,連喝白開水都覺得好滋味,這世界在她眼中像是個大型遊樂場,真是…」笑了起來,「完美的情人就是這樣吧。連我告訴她,我交了正式的女朋友,她真的很替我高興,卻又哭得悉哩嘩啦,告訴我,她實在很捨不得…」

他的目光看著遙遠的那端,「…如果她願意只屬於我一個…不過,我這樣平凡的人,怎麼能夠讓她駐足?」苦澀的笑了一下,「麗晴適合眾星拱月,是整個美意的情人…不可能專屬誰。」

過去不可能專屬誰,現在呢?這些追求者認為她願意專屬誰了嗎?

「你知道嗎?她有個外號叫『慈航普渡』。有些得不到她的男人造來輕蔑她的。但是在我心目中,她的確是苦悶人生的觀音。」一口喝乾黑咖啡,「能不能再來一杯?」

他默默的倒了一杯給逸明。

***

「我臉上有什麼嗎?」麗晴抬起頭,看著不吃飯只顧發呆的天威說。

「沒有。」他大口大口的扒飯。

部屬們互相看看,悄悄的溜掉。

「麗晴。」他開口,「你不跟男人約會了嗎?」

「我的年紀到了。不該再玩戀愛遊戲。」她微微的笑笑。

「那,討論公事可不可以?」他鼓起勇氣,「我怕我和工作夥伴有盲點。妳能不能從消費者的角度,給我建議?」

原以為她會拒絕,沒想到她想了一會兒,「如果是公事,我沒有拒絕的理由。」

她的建議和見解犀利而有效,簡直讓他大吃一驚。

「…改成這個方式應該會更完美…」討論告一段落,「你覺得呢?」

「…妳這麼厲害,為什麼要待這出納課?」天威不解的問。

「要不然,我該待在哪?」她的笑容隱約,「這公司的課別我幾乎都待過了,再也沒什麼好玩。出納課很好…我們的窗景,可是全公司最棒的。」

就為這個理由?

「沒事的話,我要走了。」她站起來。喔…跟美少年這麼近卻不能調戲,真是一樁苦刑…雖然是這麼甜美的苦刑。

「麗晴!」天威叫住她,「…以後,我還能跟妳討論案子嗎?」他說不出這種戀戀不捨是為什麼。

欸?苦刑還要繼續嗎?她轉過身,看見天威緊張而企盼的眼神,到嘴的「不行」,居然變成了…「好吧。」

唉…我真是受虐狂的豬!她在心底吶喊著。

「很不錯喔!」討論了幾個月,麗晴對天威的戒心越來越小,看到越來越完美的企劃案,甚至會微笑著打他的膀子,「你會有前途的。」順便拋個媚眼。

看他呆掉的樣子,麗晴才在心裡大喊不妙,「呃…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等一下!」

天威伸手撐在牆壁上,將她圍在臂彎中。這樣有侵略性的注視,簡直要融化她的決心…啊…我要冷靜…冷靜…我已經決心不跟任何美少年有瓜葛了。

但是…他的嘴唇,像是最柔嫩的玫瑰花瓣…美少年才有的青澀氣息…

匡的一聲,兩個人的眼鏡和鼻尖撞在一起慘叫。麗晴摀著鼻子,覺得鼻管熱熱的。

「…麗晴,妳要不要緊?」忍住痛,他緊張的搖著麗晴,「怎麼了?妳怎麼不說話?」

「…你聽過流鼻血的人說話嗎?現在你聽見了。」她嘆口氣,「幫我拿衛生紙。」

他慌張的拿了整捲的衛生紙來,麗晴尖叫,「不!不要試圖把那玩意兒塞進我鼻孔!給我就行了!拜託你用手帕沾溼讓我冷敷一下!你拿什麼?!那是抹布啊!」

天威鐵青著臉跑進跑出好幾趟,幫麗晴冷敷的手拼命發抖,「不要緊吧?麗晴?妳…妳流了這麼多血…要不要叫救護車?要不要?妳是什麼血型的?沒關係,我是O型,什麼血型都適合,我輸血給妳!」他驚恐的看著她前襟滿滿的血漬。

「拜託…沒人流鼻血死掉的。」她抓住天威正要撥電話的手,「你讓我頭仰起來,鼻根冷敷,很快就停了,你別跑來跑去,跑得我頭都疼了。」

「…對不起。」他懊悔的要吐血。

「有什麼好…唉,這是你的初吻吧?第一次總是比較笨拙…」好不容易血不流了,她一想到剛剛的情景,忍不住哈哈大笑,止住的鼻血又流下來,「好好笑,剛剛…哈哈哈哈~」

「妳不怪我?」被她笑得發愣。

「有什麼好怪的?痛是很痛,不過,太好笑了。」我現在一定醜死了,兩管鼻血,鼻子紅通通的。轉頭看他發呆擔心的樣子,越看越可愛,等她自己驚覺的時候,已經在他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笨蛋!為什麼我又這麼做?

他整個人都驚住了,像是木乃伊一樣硬邦邦。

唉…沒經驗的美少年呀…

***

「是誰朝妳鼻子打了一拳?邵慧?董事長夫人?還是哪個男人求歡未遂?天啊!太狠了,妳的眼鏡都歪了!」淑真尖叫起來。

「喔,別這樣嚷嚷。」她包了幾塊冰塊冰著鼻樑,「放心啦,我已經報了仇了。不要緊張好不好?」那小鬼還在會議室當木乃伊吧?他前輩子是犀牛嗎?就這樣衝過來?

不過只是一個吻,為什麼就僵掉了呢?

真是…真是…真是笨得可愛!

「…還是別再見了吧。」她喃喃自語,「下次我可能控制不住了。」

淑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上回有個爭風吃醋的女同事小小害了她一下,結果麗晴害那女人遠貶花蓮營業所數螞蟻。

不管是誰打了她一拳,淑真都真心的為她或他哀悼。

尤其她臉上那詭異的笑…

還是替那可憐人念經超度比較快。

***

可惜,事與願違。天威的確對那天的事絕口不提,卻默默的跟在她背後回家。

「你跟著我幹嘛?」麗晴忍不住轉過身,「我沒事了。」

「我哪有跟著妳?」天威微撇頭,「我只是剛好同路。」

麗晴定定的看他一會兒,「你住永和,我住關渡,天南地北,哪裡會同路?」

「我…」他被堵得一時語塞,「…我捷運票餘額太多,想坐完不行啊?」

好爛的藉口…不過…真的是可愛到不行了!

「妳捏我臉頰幹嘛?」天威險些跳起來,無預警的被捏了一把,麗晴也愕愕的,「啊…我察覺到的時候,就捏下去了…我覺得皮膚好嫩好可愛就…」她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啊啊~這樣下去不行啦!」

我不是下定決心不跟任何美少年有瓜葛了?我的決心算什麼?

她彈跳起來,從開始合攏的門口衝出去,吃驚的看著不乖的手,一面啪啪的打著。

「妳打手幹嘛?手會思考嗎?」天威抓住她。

「你下車幹嘛?」麗晴的手微微顫抖。

「我才要問妳下車幹嘛!這裡是北投欸!」

北投!溫泉旅館!可愛的美少年!溫柔纏綿的夜晚…

不行不行,我怎麼滿腦袋邪惡思想?

「我剛才不是故意要捏你的。」麗晴滿臉的正經,「我只是一下子控制不住,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會了。」正好往南勢角的捷運進站,「好了,你的車來了,乖,快回家吧。」再不回家,被可怕的大姊姊吞吃了,可別拉著被角拭淚。

不由分說的將他塞進車廂裡,夕陽將她的臉照得亮晶晶的,眼中流露出愛憐和欣賞,讓她淡施脂粉的臉龐粉粉嫩嫩的,煥發出溫柔而明亮的笑容,框在車窗,像是一幅美麗的畫。

他突然了解逸明的意思。麗晴是因為自己,才會整個臉都亮起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開心,卻有點酸楚。

看著班車開走了。麗晴幽幽的嘆了口氣。

「這樣不行的。」

「為什麼?」她嚇得幾乎掉到月台下,以為天威又跑回來了。猛回頭,「喔…總經理。你怎麼沒開車?」

「送修。」他聳聳肩,早上整理好的頭髮,有些髮絲掛在額前,讓他平常嚴肅嚴峻的臉看起來年輕許多,「剛好看到你們倆走在一起像幅畫,順便跟了過來。」他扒了扒頭髮,「為什麼不行?我們美意永遠不凋的鮮花,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他笑著拿走平光眼鏡。

「總經理!眼鏡還我。」麗晴瞪他。

「下班了,叫我名字吧。」他把眼鏡收進西裝裡,挑釁的對她笑笑。

我才不上當呢。「書彥,不要胡鬧了。」

「車來了,」他拉住麗晴的臂膀,「走了。」

「你不住淡水吧?」她有點無可奈何,「我立志不當惡女了,可沒打算改向中年歐吉桑下手。」

「妳啊…我倆同年吧?」總經理憐愛的敲敲她的頭,「淡水?也不錯。夏天日落得晚,我們去看夕陽?」

「喂!我不是看夕陽的年紀啦~」

嘴巴抗議著,一觸及他懇求的眼光,又心軟了下來。唉…總經理也有少年的時光…

「…每天案牘勞形,我都快忘了夕陽有多美。」書彥微笑著,像是回到少年時。

漫步在淡水海邊,水裡的光影像是盛開的大理花,散發著黃金耀眼的光芒,和冉冉的夕陽相輝映,天邊環繞捲曲著五彩繽紛,或紫或紅,或藍或青,淡淡的白雲鑲滿了金邊,浪尖都染了金粉,碎裂裂的輕吻海岸。

她結好的髻被海風刮鬆,正想重挽,書彥又搶走了她的髮簪。

「總經理!」她慌忙按住被刮得亂飛的長髮,「快把髮簪還我!」

「不要。」他笑著把髮簪也收進西裝裡,「麗晴這樣好看多了。我也不喜歡死氣沈沈的妳。」

她發一聲喊,衝進他的懷裡,拉住他的領口,硬要從西裝內袋把髮簪和眼鏡掏出來,西裝內袋又深,她一下子摸不到,書彥讓她摸得笑個不停,等她拿到的時候,書彥已經停止笑了。

他的眼睛充滿溫柔的感傷,慢慢的閉上,她也自然而然的閉上眼睛,感受唇間輕輕的接觸。

金光閃爍的夕照,將他們的輕吻照成一幅剪影,在浪尖吻岸的淡水海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