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惡女大作戰 第二部 第一章

搶救惡女大作戰 第二部

第一章

「為什麼妳又恢復這種老小姐的樣子~~~」淑真自從聽了新的人事令之後,已經氣不打一處來了,一看到麗晴還是控著臉戴著她的平光眼鏡,她就想殺人。

「哎呀,我答應天威給他看看以前的我嘛!」她還是好脾氣的,幫著其他人搬資料,「所以,當一天就夠了。現在多好,化妝品和治裝費不知道省了多少。」

【Google★廣告贊助】

「不好!一點都不好!」淑真繼續哀號著,「如果是以前的老闆,才不會答應這種鳥事!為什麼我們要接下人事部的工作?為什麼?」

「因為人事部裁撤單位呀,」麗晴閒閒的安撫她的怒氣,「而且,出納課升格了呢,我們現在叫做『出納暨人事部』,不是很好?」從此不用再聽會計部的指揮,真是痛快。

「哪個部只有四個人!?」淑真幾乎要哭出來,「我們要管整個美意的人事資料、招募、退休、離職、勞健保!而且我們還要繼續出納的工作…啊~~~」

小依和阿葉彼此無奈的相看了一眼,她們已經放棄尖叫的權力了。

「放心吧,」麗晴笑得很嫵媚,「我們現在只要單純的出納就可以了。」想到財務課欣喜若狂的把資金調度和薪資的工作接回去,她就想笑,不出三天,一定會有新笑話可以看。反正美意這麼大的集團,不會因為幾筆帳弄錯就倒掉,銀行也不會因為那群飯桶貸款資料錯誤百出就把美意列為拒絕往來戶。

「話是沒錯…」淑真欲哭無淚,「但是人事部…」

「放心,妳還是可以準時下班的。而且多接觸新人也不錯呀。」麗晴把檔案夾往櫃子上擺,「多給妳點寫作資料也好。這個月的新書出了沒?我要一本。」

淑真心虛的把抽屜一關,「剛好沒書了。」

「欸?我那裡還有一本。」阿葉笑咪咪的,她本來就是淑真的書迷,當初發現淑真就是她崇拜的愛情小說家,只差沒跪下來親吻她的腳趾頭,「淑真姐好厲害喔!她把老闆寫得好像…」

噓了半天也沒用,麗晴翻了翻書,「淑真姐!」她纖長的手指敲打著書頁,「我不是說過了,妳不要再把我拿出去批發零售…」

「啊!」淑真跳起來,「人事部那兒還有幾箱資料,我去搬回來…」跑得不見蹤影。

認識作家真是不幸。什麼雞毛蒜皮都拿出去賣錢,版稅半毛也不會分妳,頂多就是幾本不值錢的書。

她坐下來,剛打開電腦,雷琦領著新人,大剌剌的走進來。「哎呀…」她打量著樸素的麗晴,「怎麼了?終於良心發現,覺得年紀一大把了裝妖豔很詐欺是吧?恢復本色啦?」

「是呀,年紀一大把了,總要服老嘛。」麗晴沒動氣,「我都三十二了,雷琦,我記得妳小我兩歲…」

「我才二十八!」她怒吼出來,嚇得新人一陣瑟縮。

打量著雷琦,果然是業務部第一的美人兒。身材窈窕,粧點得宜的容貌姣好,身穿整套的Mugler,洗鍊出一身精幹俐落的風采。

「…好啦好啦…二十八…」麗晴有點受不了,「除了諷刺我,有何貴幹?」

「這是我們業務部的新人,」她頤指氣使的,「我帶她來報到。該有的文具勞健保資料準備好。我可不想虧待我們業務部的任何人。」她對那位新人說,「這位…就是美意已經凋謝的鮮花,我想妳哥哥應該認識。」

「美意第一美女的沈麗晴小姐?」新人小心翼翼的問,卻惹來雷琦如雷的怒吼,「我才是美意第一美女!這個歐巴桑算什麼?!」

麗晴搖搖頭,一面叫出資料,一面吩咐小依把表格拿過來。

「我似乎聽到有人很是自大呀。」阿葉嚇白了臉,張大了嘴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不動如山的麗晴,和從門外走進來的「以前的麗晴」,連雷琦都受了驚嚇。

「…妳不是麗晴。」雷琦驚魂甫定,「麗晴的衣服都是訂做的,不像妳…」

身穿香奈兒當季套裝,足登蛇皮高跟鞋,手裡提著 Prada 的皮包,雖然香奈兒裡頭也什麼都沒穿…妖冶不羈的神情和以前的麗晴多麼像…但是這個妖豔的女人卻像是鑲鑽石邊的「麗晴」版!

「我當然不是沈麗晴。」她冷冷的在雷琦身上轉一圈,「麗晴多少還能跟我比一比。妳?提鞋都不配!」

「什麼?!」雷琦氣得頭髮幾乎豎直,全身發出啪啦啦的電光,「妳再說一遍!」

「既然妳這麼喜歡聽,我多說幾遍也無妨。」那個鑲鑽的「麗晴」老實不客氣的對著她說,「連提鞋都不配!」

出納的幾個人覺得背脊發冷,眼前像是鑲鑽的龍和鬥氣高漲的虎互相咆哮。

好一場龍虎鬥…

麗晴沒時間看動物奇觀,向新人招了招手,「這些資料請填好以後交過來。不用理她們…妳知道業務嘛,總是要戰鬥性格堅強才熬得下來。妳跟的這個老闆不錯喔,」她指指雷琦,「連續三年的黃金sales,實力相當堅強。跟她互相露牙齒發出低吼的,那個是剛從紐約回來的經理,回來執掌海外事業部的。」

「老闆,妳認識?」部屬們驚詫不已。

嘆口氣,望望兩個女強人卻很低層次的對罵,「認識周慕南,彷彿是我上輩子的業障。」

周慕南立刻將雷琦拋到一邊,「麗晴?」她不可思議的尖叫,「沈麗晴?!」

需要這麼大聲嗎?她認命的嘆口氣,「有。」

「妳是那個不要臉、厚臉皮、到處把弟弟、笑起來嘴巴可以塞芒果,消耗唇膏到化妝品公司可以頒獎狀給妳的沈麗晴?!」周慕南一把抓住她猛搖。

「我是沈麗晴沒錯。」被她搖得有點暈,「除非妳還認識第二個沈麗晴。」

「那種魔女怎麼可以再認識第二個!」慕南一把搶走她的眼鏡,張著嘴上下打量她,「…老天,妳不化妝真醜!」

需要說得這麼明白嗎?她沒好氣的把眼鏡搶回來,「我有打粉底。」

「那跟沒穿衣服有什麼兩樣?!」她眼底有著深深的失望,「妳是不是嫁人了?!說!」

「我沒有。」她聲音扁扁的。

「那幹嘛弄成這副黃臉婆的樣子!」她頹然的垂下雙肩,「這樣我怎麼還有鬥志?我去紐約五年,每天為了打敗妳而做的努力算什麼?妳…」她揪著麗晴的衣領,「站起來!堂堂正正的決鬥!誰准妳養老了?妳這個該死的傢伙!…」

「冷靜呀~周經理~」忠心的部屬衝上來解救,雷琦一把抓住她,「妳是什麼意思?不把我放在眼裡?妳給我說清楚!」

正不可開交,低沈富磁性的聲音傳來,「很熱鬧呀。慕南,老友相見很開心吧。」

猙獰的面孔馬上變得溫馴嬌豔,「總經理…」她妖嬈的靠在他的手臂,「麗晴發生什麼事情了?變得不像她呢…」

「這個啊…」他露出瀟灑的笑容,鬢角飄霜的壯年郎最能征服人心,他鬢角的少年白,更讓他散發出成熟男人的魅力,「我慢慢再告訴妳…來吧,我要將妳介紹給海外事業部…順便看看妳的辦公室…」臨去前,他對麗晴眨眨眼,她無力的揮揮手,虛弱的一笑。

「老闆!」小依生氣起來,「妳怎麼不抵抗!如果是以前…」

雷琦反應更激烈,一拳打得桌子上的電話都跟著跳起來,「我看錯妳了!讓那女人這麼囂張妳也不生氣嗎?妳還算不算是美意惡女?!」

麗晴翻翻白眼,用指頭堵住耳朵,省得耳力受損。

「欸!麗晴,剛剛走出去的,該不會是周慕南吧?」淑真大驚小怪的進來,「士別三日,刮目相看。隔了五年…嘖嘖,我的眼珠子快掉下來了。」

「沒錯,就是周慕南。」她撐著臉嘆氣,「她回來幹嘛?紐約不是待得好好的嗎?」

「如果她回來了,那,是不是鍾採薇也跟著回來了。」淑真猜測著。

「學姊,」她喊著淑真,「這是不是我玩弄了太多弟弟的報應?採薇回來就好了,她回來幹嘛?」

淑真苦笑著,冷不防一把被小依和阿葉拖出去,連雷琦都側耳傾聽。

「周慕南…是誰呀?」三張期待的臉孔亮晶晶的。

「我大學學妹呀。」淑真有點害怕。

「老闆也是妳大學學妹。」

「這個…」她搔搔頭,「如果有人從小學開始,國中、高中、大學都是同班同學,容貌功課還都差不多,妳對這同學怎麼想?」

「好朋友呀。」小依笑得滿開心的。

「密友。」阿葉也笑嘻嘻的。

「死敵!」雷琦咬牙切齒的讓大家嚇一跳。

淑真對著雷琦點頭,「更糟糕的是,她們一起考進美意,初戀對象還是同一個男人。」

兩個麗晴生死互搏?光想到宛如霸王龍爭鬥的血淋淋,幾個女人就不寒而慄。

「後來,那個男人選誰?」喜歡看愛情小說的阿葉眼睛出現星光。

「麗晴。」淑真洋洋得意,「當時的麗晴比現在豔麗百倍哩。慕南啊…好學生一個,穿扮得像是老處女。不過,也沒什麼用啦,誰也沒得到那個混帳男人…那傢伙只是趁暑假回家打工,暑假過了又回英國唸書了…」

這故事好熟…阿葉思考了一下,「欸?!該不會是…」

幾個女生都聽過這個八卦,一起衝口而出,「總經理?!」

淑真無奈的點頭。「所以說呀,問世間情為何物…」

「叫妳們全勤皆無。」麗晴叉著手看著這群熱心八卦的部屬和宿敵,「繼續摸魚好了。我早就覺得全勤發得太浮濫…」

咻的一聲,每個都跑得無影無蹤。

她到底回來幹嘛?

員工餐廳裡刮起來「慕南旋風」,都三十二歲的人了,還到處招蜂引蝶,逗得芳心空虛的男人如癡如狂。

偷覷老闆有沒有氣得折斷湯匙,只見她氣定神閒,幾乎已經到了捻筷子微笑的地步。

「麗晴,妳可以出家了。」淑真沒好氣。

「不行,我討厭吃素。」她夾起一塊糖醋排骨。

幾個部屬發出類似嘆息的呻吟。

倒是慕南先忍不住,擋在她前面,「怎麼?妳真的是美意第一惡女沈麗晴?」

「妳已經確認好幾遍了。」她拿起餐盤,走向回收處。

「看看妳現在的樣子!妳怎麼對得起我這麼多年的奮鬥?」想到這裡,慕南的火全上了,「妳看到沒有?所有的男人都為我瘋狂。」

「很好啊。」麗晴和藹的拍拍她的肩膀,「美意的惡女,就交給妳當了。雖然說到三十好幾才開竅是有點晚啦,總比當一輩子的老處女好。」

這種熟悉的…熟悉的…令人討厭的感覺!

「這麼多年沒見了,妳的嘴巴還是一樣賤。」

「彼此彼此。」麗晴笑了笑,「別生氣,臉上的粉底要龜裂了。」

「妳那張老處女的臉才長滿黑斑!」

「妳說錯了,」麗晴眼睛靈活的一轉,「的確我已經老了。不過,我的處女在二十一歲那年,已經給了我『親、愛、的』。」看她氣得七竅冒煙,「欸,該不會妳還是處女吧?」

「我早就不是啦!」慕南拉出最完美的架式,「像我這麼美麗、聰明、妖豔的女人,男人捨得讓我保留處女之身到現在嗎?」

「可憐的男人。」麗晴搖頭,「第二天沒被妳卸妝後的臉嚇得來不及穿褲子就跳窗逃生嗎?」

在員工餐廳討論處女和男人,會不會勁爆了一點?不過,員工餐廳好久沒有這種火花四濺的場面了,實在好懷念啊…

「很熱鬧對不對?」總經理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後面,笑容滿面的看著火龍激鬥。

「書彥~」慕南原本皺出怒紋的臉馬上轉為楚楚嬌柔,「你看麗晴兇得要命。」

麗晴冷哼一聲,推推眼鏡,從他們旁邊走過去。慕南將總經理一丟,「沈麗晴!男子漢大丈夫就正大光明決鬥!」

「妳是男人?」麗晴轉身搖頭,「沒想到妳去變性了。我可沒那麼變態。」

看著兩隻火龍狂飆而去,淑真擦了擦額頭的汗。「真是熟悉的場景…」她晚了麗晴幾個月才來美意,「只是兩個女人的形象交換了。」

***

「對了,」麗晴突然站定,氣沖沖跟在她後面的慕南險些撞到她身上,「採薇也跟著回來了嗎?」

「那當然,」她好不容易站穩身子,「我怎麼可能將她一個人丟在紐約?」

「…採薇離婚後就在妳那兒?」採薇是她們三人組裡最甜美可人的,也最早披上嫁裳。

紅顏多薄命…她不禁有些感嘆。

「是這樣就好了。」說到採薇,慕南的火氣也降了下來,「等我知道她離婚,她已經孤零零的待在拉斯維加斯好幾個月了。」想到她那眼眶深陷,瘦得像是一縷幽魂的樣子,打了個冷顫。

「…妳們也沒人告訴我一聲。」麗晴低下頭,「等我知道,已經好幾年了。」

「告訴妳能幹嘛?」慕南沒好氣,「那時候妳正賣命賺錢還妳那死鬼老爸的債務,哪裡擠錢出國?到底還完沒有?」

「還完了。」想起那段惡夢似的日子,麗晴也感嘆。狂了好幾年在美意賣命,出盡美貌和能力,咬牙償還高昂的債務,等確定還清,她再也沒有力氣在工作上衝刺。

董事長欣賞她的工作能力,准她找部門安身,她躲到出納喘息,安心過她招蜂引蝶,無事一身輕的日子。

「妳那個爸爸呀…」慕南滿腹牢騷。

「妳老媽也沒好到哪裡去。」麗晴不想再談兩家長輩合夥當組頭的蠢事,「現在妳給不給家裡家用?」

「最低工資當標準。」慕南臉蛋森冷起來,「多一毛也別想。」

「我也是。」麗晴拍拍她,「我們見面吵什麼?都三十好幾了。」

「正是女人最巔峰的時候!」慕南瞪她一眼,「妳沒看過BJ…」

「就告訴妳紐約不要待太久,腦子都待壞了。」麗晴老實不客氣的吐她,「巔峰?巔峰就是準備走下坡了啦!」

「喂!」慕南想繼續槓下去,無奈上班鈴響了,「不是吵不過妳喔!上班了。下班跟我回家啦,採薇想妳。」

我也很想採薇呀。

進了慕南銀色的 S320,忍不住損了她幾句,「台北開車找塞車嗎?妳在紐約塞不夠?捷運好好的,幹嘛開車?」

「有完沒完啊?」慕南熟練的排檔,「不開車,怎麼顯得出我多年奮鬥的成果?」

麗晴翻翻白眼,繫好安全帶。

多年奮鬥的成果…沒想到平民女子,也住到這種豪華社區。全靠自己一雙手。想想自己,想想慕南,不禁盯著自己的手發呆。

「這兒,」慕南得意洋洋的打開大門,「我先說喔,這是買的,可不是租來的。」

寬闊的客廳,雪淨的像是醫院,只放了沈默的一套沙發和音響,幾乎什麼也沒有。

「好像太平間。」麗晴喃喃自語,慕南怒視了她一眼,正要開口,電話偏偏響了,她慌忙去接電話,「喂?是…對不起,請稍等一下…」她掩著話筒,「麗晴,妳去看看採薇是不是睡了,她知道今天妳要來,興奮的一夜沒睡。直走右轉就對了。喂?呵呵,沒事沒事…」

聳聳肩,她穿過甬道,停在採薇的門口,想要敲敲門…又有點心怯的停手。

門上柏枝環繞的名牌,她想到杜甫的「佳人」的「采柏動盈掬」。

怔忪片刻,她輕輕的敲了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