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惡女大作戰 第一章

「我想,我也該戒除喜歡美少年這個習慣了。」會計課的麗晴突然這麼說,正跟她一起吃午餐的同事睜大了眼睛。

「麗晴,妳發燒了?」淑真不敢置信的摸摸她的額頭,「妳和小中中出問題了?」

「沒有。」她扳著手指,「不但小中中沒出問題,小嘉嘉,小伯,馬索,我的約會都很正常啊。」

【Google★廣告贊助】

沒想到她蒐集了這麼多美少年…不過認識她這麼久,似乎任何事情發生在麗晴身上,都不是那麼令人訝異。

「放心吧,」鄰桌的宿敵雷琦冷笑,「她哪捨得放棄那些年輕可愛的男寵?過兩天還不是恢復常態,跟著平頭整臉的男人後面流口水?」

她瞄了一眼雷琦,「時間過得真快…雷琦,妳也小我兩歲而已。我都三十二了…」

「誰小妳兩歲?!」雷琦大怒,「我今年才二十八歲!!」

不理她的抗議,麗晴輕嘆,「這把年紀了,還追求美少年,會被人家說是奇怪的歐巴桑。還是戒除這種嗜好,省得連自尊都沒有。」她端起盤子,「就這麼決定了。」

大家覺得她不過說說而已,沒想到,第二天就看到她穿著保守的套裝,戴著眼鏡來上班。

她是認真的?!那個惡女麗晴真的準備戒除美少年這種嗜好?!

營業課最年輕俊俏的帥哥張自信滿滿的走進來,「麗晴,這張出差單麻煩一下…」

麗晴只注視著出差單,抬起頭來跟他說,「這張單子有幾張沒發票,麻煩你補齊後我好付你出差費。」眼神再正常也不過。

張帥哥卻像是被雷打到一樣。他瞪大了眼睛,麗晴的眼神居然不再出現風情和挑逗!

「麗…麗晴,」他確定一下自己的臉沒有什麼異樣,「妳不舒服嗎?」

「沒有呀。」她拿起其他單據審核,像是那些單據比他更重要的似的。

不可能!以前麗晴都會露出欣賞而喜愛的溫柔,輕輕逗他幾句,就算要呵斥他,也會在他膀子上打幾下,十足風情。

難道…難道…他腦海裡浮現麗晴以前說過的話:「男人哪,凋零起來,比女人更快。所以像你這樣青春年少的時候,更該好好欣賞呀…」還輕輕拍拍他的屁股。

難道…難道…難道我也開始凋零了?!他衝出會計室,失魂落魄的再衝進洗手間,臉色灰敗的瞪著鏡子。我果然變老好多!

猛回頭,發現幾個部門的帥哥都同樣灰敗的望著鏡子。

「男人啊…」企劃課的孫帥哥輕輕喟嘆,資訊課的李帥哥用帶哭的聲音接下去,「凋零起來,比女人可悲啊…」

只一天的時間,幾乎公司所有的帥哥都接受到嚴重的打擊。

***

「什麼?!」小中的叉子險些插到自己的手上,「分手?!」

麗晴支著頤,緩緩的咀嚼牛排,有點食不知味,輕輕的點點頭。「反正你也要考研究所了,」她撥撥盤子裡的牛排,索然的放下刀叉,「認真唸書沒壞處的。」

「為什麼嘛?!」他跳起來,可愛的臉慌張,「剛剛我不夠盡力嘛?我們做了好幾次,還是妳沒高潮?等等我們吃過飯可以再來一次啊~~~」

在眾目睽睽的牛排館討論這個話題好嗎?旁邊的人都瞪大眼睛看他們。她輕嘆一口氣,「我還是感覺很好。」

「那麼…」他鮮少運轉的大腦開始困難的轉動,「是不是旅館錢出一半妳覺得不開心?那以後都我出好了~」

「不是這問題啦。」

「還是妳想跟小嘉、小伯還是馬索在一起?我又沒逼妳只跟我在一起…為什麼嘛?!他們比我好看?還是妳有新的小男朋友了?!」他急得幾乎跳起來。

「我剛跟這些人都分手了。」她誠摯的看著小中,「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思量再三,我們還是分手比較好…」她拿起帳單,「你慢慢吃吧,我沒胃口了。」

哎,離開這群美少年,她也覺得心在滴血…花了那麼多時間去蒐集,尤其她又特別喜歡小中。

「那是為什麼?!」小中把刀叉一丟,急急的跟在她後面,「妳嫌我不送花不請妳吃飯?以後我都會乖乖做嘛!…」

結帳的時候,小中還不放棄的在後面猜測,「…我知道了!」他臉孔煞白,「妳是不是要嫁人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我沒有要嫁人啦,」麗晴轉過身來,「只是,我不想失去我的自尊。」

她揚長而去,留下發呆的小中。

「妳說清楚呀~這樣我怎麼聽得懂~」

***

「妳聽說了沒有?」女生的洗手間也亂成一團,「麗晴打算改邪歸正了!」

大家面面相覷。濃重的危機意識突然爬起來。

「她…她該不會想嫁人了吧?」每個有對象的女人心裡警鈴大響。

誰也沒把麗晴當成對手過(其實是跟她當對手沒人贏過)。她喜歡美少年的癖好人人都知道。她喜歡可愛型、美少男型的小男生,對於成熟穩重的青年才俊一點興趣也沒有,大家都滿放心自己的男人跟她洽公,雖然聽說她看中的男人沒半個跑過,但是既然大家喜歡的典型差異性大,當然也還能和平相處。

如果她真的「改邪歸正」…自己的男人豈不是危險了?!

「真的嗎?」正和副理交往的麗瓶緊張得把指甲掐進邵慧的手臂裡。

「怎麼不真?」邵慧心裡也亂得很,「她現在正眼都不看那些可愛小帥哥一眼了~聽說她還把所有的小情人全開除了,穿衣服不要說露乳溝了,連釦子都沒少扣半顆!」

女生洗手間一片寂靜,接著亂起來,大家紛紛補妝以後,跑百米似的前去對自己男人耳提面命,急急的鞏固勢力範圍。

***

「妳到底是怎麼了呀?!」淑真覺得頭昏腦脹,那個豔麗得讓人討厭的惡女到哪去了?平常覺得她搔首弄姿令人發煩,沒想到看她變得跟老姑婆一樣更讓人火大,「妳知不知道一夜之間,妳成了女人公敵,還讓小帥哥流淚?妳是不是太久沒跳舞了釣弟弟了?我求求妳去好不好?」

這副死樣子哪裡像那個拿高跟鞋踩男人的壞女人?

「我?」她指著自己鼻尖,推推眼鏡,「我沒怎麼了呀。只是覺得年紀一大把了,還追小男生不合適了。」

「…妳都追了十幾年了!」淑真開始擔心起來,「妳是不是追男生遇到什麼重大打擊?乖,跟淑真姐講,我幫妳出個主意。」上帝呀,拜託你叫她去追弟弟吧。

她輕嘆口氣,支著下巴,「我的確遇到重大打擊。」

若不是看到董事長夫人,她的打擊可能沒那麼大。

看著搽著厚厚胭脂水粉,還跟工讀小弟弟調笑,有意無意的摸人家的手,本來也不覺得怎麼樣,只是原本笑嘻嘻的小弟弟等董事長夫人走出視線,臉馬上沈下來,「死老太婆…有夠變態的…」一面狠命的洗手。

她突然僵硬住了。

「妳在扯啥呀~」居然是為了這種非常可笑的理由?!「我告訴妳,妳跟董事長夫人可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呀~那個死肥婆…」

「若論容貌,我不比她漂亮。」她若有所思,「論年紀,她才大我四歲。」懶懶得翻開帳簿,「我也只不過少她十公斤的體重而已。體重這種事情,只要願意虐待自己,誰不能減到這種沒人性的體重?」

淑真張大嘴巴,很不習慣這樣「謙虛」的麗晴。她不是以為男人都該舔她的高跟鞋,只有可愛的弟弟可以吻她的手嗎?

「妳…妳妳妳…」

「我很有自知之明啦。」她開始一筆筆的登帳,「我長相普通,能看都靠化妝。妳聽說過纏小腳沒有?以前的女人再醜,只要纏出一雙小腳,就馬上變成美人了。我也是靠餓得死去活來,硬餓出這種體重,馬上就登格變美人了。不信我若開始吃飯,胖個十公斤,誰會多看我一眼。」她咬著筆,「男人也是因為我不麻煩又自給自足,所以才對我戀戀不捨的。哎唷,淑真,妳哭什麼?我還是很快樂呀,只是我不想被人家說死變態老太婆,比起美少年,我比較喜歡我的自尊。」

淑真沒想到這個驕傲的女王,底下有這麼深沈的心事,不禁哭得幾乎岔氣。「妳…妳還是找個好人嫁了吧…」

「我才不想當寵物。」她神情一冷,「年輕漂亮讓人當菩薩供著,年老色衰就被當老媽子。我是我自己的主人,只有男人當我寵物的份,哪可能當別人寵物?」

…這女人的女王個性是沒得救了!

「放心啦,」她揮揮手,「那些男人沒我也會好好的,誰沒誰不行?」

她說得有點早。

一下班,公司門口堵了兩台哈雷,一台BMW和賓士。每個美少年都抱著一大把花,互相打量著對方的花和容貌,眼神交會都有火花。

「麗晴!」同時有四把花供上來。

她只瞧了這幾把花一眼,「計程車!」揚長而去。

留下一堆目瞪口呆的同事和落寞的可愛男生。

「明天會下紅雨。」淑真喃喃著,「那女人居然真的轉性了。」

天沒下紅雨,不過麗晴的洗心革面倒是很徹底。這下子公司的生態整個亂成一團。

這個已經有幾十年基業的老公司海內外遍佈數不清的子公司,雖然是家族企業不肯上市,但是安穩成長的背景,和公司老闆的刻意低調,倒也悶不吭聲的賺了不少年的錢,年終獎金是排得進全國十大的。

總公司當然有數不清的老幹新枝,許多中年幹部冷眼看著麗晴的改變,不禁心裡暗暗欣喜。

說起來,她進入公司也十二年了,雖然從會計助理做起,幹到現在也還是出納課課長,但是明瞭公司生態的人都知道,這個小小的課長舉足輕重,老董事長到年輕總經理都對她青眼有加,公司重大決策非跟她商量過不可。麗晴的幾個同學好友都在銀行界有不錯的實績,怪也怪在這裡,她這樣放蕩不羈的惡女,偏偏人緣極好,公司銀行資金調度不在財務部手裡,反而在她手上。

像她這樣才貌雙全的美女,應該是幹部們爭相追逐的佳麗,卻因為她那種對美少年無法戒除的惡癖,引得人人卻步。現在她居然改邪歸正,當然引起眾多幹部的野心。

幾個離過婚、錯過姻緣的中級幹部也不免起了「不利孺女之心」。想她年紀老大,卻是個小小的課長,薪水卻不比經理少,皇恩正浩蕩。現下又成了規規矩矩的良家婦女模樣,也不是那種事事要人奉承伺候的小姐,若是追求她成功,面子裡子全有了。

她也不小了,當然是手到擒來…

轉著這樣的心思,連幾個已經名草有主的經理級人物都躍躍欲試,不知道讓幾對情侶吵得不可開交,平添她「單身公害」的惡名。

「我以為會比較清靜,為什麼煩我的越來越多?」她有些憎惡的挪開濃郁的香水百合和玫瑰,她的辦公室快可以開花店了,「小依,拿個乾淨的垃圾桶來。」

「誰叫妳不乾脆選個定下來?要不然,求求妳,回頭當妳的惡女吧!我快被煩死了!」在茶水間被其他女同事轟炸了半天,回來又被花香嗆得頭暈的淑真終於受不了了。

「我不要。小依,把那些花直立在垃圾桶裡。」她扶扶眼鏡,「不,不是要丟,就這樣直立。跟總務課借個噴壺來灑水。對了,下班大家不要走,晚上我們去喝點東西。」

喝東西?大夥兒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個主子想些啥。

「課長,妳要請客?」小依小心翼翼的問。

她笑了笑,放下編了一半的出勤表,「這些花要請客。」

出納課的同事們全後悔讓那些花請客。

「鮮花一束一百,一束一百!」下了班,不顧身後部屬的尷尬,麗晴面不改色的推銷今天收到的花,「新鮮的鮮花一束一百!噯,陳經理,買花吧。一百塊而已,送老婆情人兩相宜。這麼大一束才一百塊,太划算了…欸!張部長!買來犒賞自己也不錯啊~來吧~一束一百一束一百~」

送那些花的追求者臉孔都鐵青了。砌而不捨的小情人捧著大束的花愣在公司門口,望著正在叫賣的麗晴。

「還送啊?」麗晴笑出來,「剛好不太夠賣,送我就賣掉唷。」

小中晃晃頭,「當然!」他把雙手合抱的滿天星送給麗晴,「我不但要送,而且還要買!這些花我都買了!」

「你鬼扯什麼?!」馬索將他一推,「這些花是我的!」

兩個人正在拉拉扯扯,麗晴不耐煩的將他們手底的花抽過來,原本賣花的垃圾桶已經淨空了,「最後兩束,最後兩束!董事長!下班啦?要不要買回去?剛好大夫人如夫人都有…一千塊不用找了?謝謝謝謝…」

她笑吟吟的數數大鈔,「好啦,我們去喝啤酒吧!」她呼喝一聲,出納課的部屬訕訕的跟著,垂頭喪氣的樣子跟麗晴的意氣風發剛好成對比。

「麗晴!麗晴,等一下~」正準備大打出手的兩個人同時鬆了手,「麗晴~我請妳喝啤酒~」

「滾!麗晴是我要請的!」

「你才滾!你這小矮子!高中畢業沒有?沒畢業不要過來想打高射砲!」馬索破口大罵,一面拼命追過去。

「你這淨長肌肉的野蠻人!」小中反唇相譏,腳步也不停,「不好意思,我剛考上研究所!你大概連研究所都不會寫吧?你這肌肉發達的文盲!」

「文盲!」馬索跳得半天高,「堂堂T大法律研究所的高材生,你說我是文盲?」

「T大有什麼了不起?我考上C大了!」

「呸!C大?將來我要出國去念哈佛!」

「去呀去呀!那麗晴就是我的了!」

「我當然是帶著麗晴去!」

「你想得美~」

麗晴的臉出現了幾條黑線,為什麼國立大學的高材生吵架的等級跟幼稚園大班差不多?美少年果然還是有極限的…

追求者發現送花無效,開始奉送首飾之類的小東西,還有人推敲半天,送了整套的凱蒂貓。真是太可怕了,床單、電話、手機吊飾、居然還有滑鼠墊和檯燈!

太貴的被退回去,不太貴的小飾品她就笑吟吟的收下來。

這下子沒辦法在公司門口賣了吧?追求者嘿嘿地笑。

沒想到,第二天麗晴就在員工餐廳開賣,一百塊就賣掉好幾千塊一件的「貢品」,笑咪咪的數鈔票。

再送啊。再送我就再賣。剛好這個禮拜都夠我們課裡喝酒逍遙。

她嘿嘿地笑。

「麗晴,」營業課的明星兼帥哥張天華先生抓住她,眼睛裡充滿少女無法抗拒的憂鬱深情,「到底要怎樣妳才願意接受我的心意?既然妳打算『從良』了?」

「從良?」她有點摸不著頭腦,「我當過酒家女嗎?」

「不要再裝了。」他懇切又深痛的望著她,「以前我就從妳那放浪的外表裡頭,看到妳深受傷害又敏感脆弱的心了。」雙手緊緊的握住她,不顧她餓得肚子咕咕響,「啊~妳那脆弱又纖細的心哪…我願化作一陣和風,吹拂過妳那憂鬱的內心世界,我願意為妳的將來,開創光明燦爛,只要妳點頭…我願當妳的拐杖,我願當妳的…」

含情脈脈又苦楚的帥眼望著她,「心。」

所以說,男人一但老起來,不但凋零的很快,連說話都噁心八拉的,真可惜,他剛進公司的時候,真真也是美少年呢,「我的腿還好好的,所以不用拐杖。我的心臟也跳得不錯,用不著別人的心臟。」她很客氣的抽出手,「不過我的肚子倒是咕咕叫,我能不能先去吃飯,再繼續看『喇叭花劇場』?你演得滿好的,張晨光都比不上,考不考慮走演藝圈?」

愣愣的看著她的背影,張天華抱住頭。到底是她對美少年免疫了,還是他已經脫離美少年的行列了?

不~這兩個答案他都不能接受~

他差點兒旋轉倒地。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