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三(四)

我設法讓她了解誓約的底限,她則堅決的想把過去的疏失徹底彌補過來。我對這隻血腥又邪惡的戾鳥有了新的體認,妖怪真的比人類要直率太多。

但這並沒有讓我的處境好一點點。

這比她是個沒心肝的混帳糟糕太多了,我費盡唇舌才讓她了解只有我請她幫忙的時候才出手。

【Google★廣告贊助】

我們幾乎是徹底的忘記那件災禍,荒厄更是絕口不提。她似乎感覺到很羞恥,只有次半爭辯半說明的含糊表示,龍是她的天敵,尤其那又是隻劍龍。

我狐疑的看著她。想到的是恐龍展裡頭那隻大蜥蜴似的劍龍。

「不是那種東西啦。」她沒好氣,也不打算多談。「反正窗戶關好就是了。」

雖然不明白,但我比一般的小孩懂事些。有些事情不用問就該徹底執行,不要為了無聊的好奇心送了性命。荒厄既然這麼說,我們就這麼辦吧。

但有的時候,躲不掉就是躲不掉。再怎麼小心也一樣。

就在要去學校的前一天晚上,我準備去樓下的7-11買包面紙。這是很尋常的事情,荒厄依舊霸佔在左肩,跟我講第五間套房的男人同時和七個女人交往的過程。

我心不在焉的聽,真難為這傢伙時間安排的絲絲入扣,連劈七船,了不起。

下電梯出大門,對面就是7-11。這棟大樓在在城東的一隅,算是商業區,許多辦公大樓。白天是很熱鬧,但晚上的時候就幾乎沒啥行人。這大樓破歸破,租金還是很驚人的。我可以用非常低的價格租下來,是因為我住的套房據說鬧鬼鬧得很兇。

但你知道的,我就生活在怪談裡,哪個小時不鬧鬼?那個女鬼也很虛,荒厄瞪她一眼,她就躲在輕鋼架上頭死也不出來,連個聲響都沒讓我聽到過。

一面胡思亂想,一面等紅路燈。這是個豪華的六線道,有著更豪華的安全島,上面宛如小樹林。白天非常宜人,入夜不禁有些陰森。

隨便看了兩眼,自然是有異類棲息,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是我還是把手插在口袋裡,握著彈弓。

當她突然冒出來的時候,我差點一彈打下去。

那是個有些發育不良的女孩。等辨明她是人類,我就暗暗的嘆口氣。像我們這種和異類有因緣的倒楣鬼,通常會走兩個極端。不是一副風吹就倒、發育不良的樣子,就是胖得讓人印象深刻。

人嘛,總是有生存本能的。竭力抵抗的會心血用盡,當然消耗肢體和骨肉;領悟到抵抗只是徒勞無功的努力,為了不被吸乾生氣,就會被飢餓抓住,充分消化每一分營養而歇斯底里的留下太多的脂肪。

「靈異美少女」真的只是美好的幻想,百不得一。說不定林默娘是碩果僅存的一個?

或許是我「想」得太大聲了,荒厄噗嗤一聲笑出來。

那個女孩瞪大眼睛看著荒厄。她顫顫的舉手,「這裡。」我這才發現她旁邊有個高個子的苗條美女。

或許是黃阿姨的關係,我對美女總是有股深刻的偏見。還沒看到她揚起手,我就下意識的喊,「荒厄,躲開!」

不知道是我的命令還是荒厄應變得快,所以苗條美女揚手的那道閃光,並沒有碰到荒厄,反而在我肩膀上抓了一把。

我轉頭,左肩鮮血淋漓,衣服破了,皮開肉綻。那條長角的蛇一擊不中,又撲了過來,卻被撞得一偏--荒厄不知道撞了什麼邪,居然撲回來救我。

長角的蛇對她尖銳的叫了一聲,像是拉壞的小提琴,她居然軟軟的癱下來,任憑那隻長角蛇抓住她。

「荒厄回來!」她立刻回到左肩,我轉身,立刻跑進安全島的小樹林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