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三(完)

她嚇到整個失神了。我從來沒見過她這個樣子。張著嘴,茫然的盯著自己的爪子,瑟縮的蹲在我的左肩。

「妳沒事吧?」我氣喘吁吁的拼命跑,在心底問著。

她像是被嚇醒一樣,仔細看著血。「我抓傷妳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不!不是。」我盡量集中精神,雖然也夠慌的了。「是那個長角的蛇抓我的肩膀…她以為妳在這裡。我痛死了…妳把傷口清一下…」

「…妳是為了讓我喝血。」她哭起來,「妳幹嘛對我好?我總想著害死妳…」

「我不知道。」我煩躁的揮揮手,「我痛到快昏倒了,妳到底要不要清傷口?!」

不。最少不是現在想。先不要去想我幹嘛關心荒厄這王八蛋,現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危機。

我還勉強可以對付異類,但…兩個人類?

那個苗條美女似乎看不到荒厄。我心底突然湧起這個想法。是發育不良那個才看得到。

先想辦法回家吧。是人類就受法律束縛,她們總不會撞破我家的門,最少我可以報警。

明明穿過安全島就可以到了,但這個安全島卻大到出乎我的想像。燈光在即,但我怎麼跑都是樹木。

人類造成的鬼打牆?什麼跟什麼呀?!

「這裡!」我聽到那個發育不良的傢伙喊。然後銀光又閃,我一把拽住荒厄,把她塞進薄外套裡面,用背挨了一次攻擊。

她尖叫,我簡直想把她掐死。長角蛇的力氣大得不得了,我讓他撞一下,最嚴重的不是後背的傷,而是我差點被他撞斷脊椎,跌倒在地時臉孔又撞上了樹,滿嘴的血。

我決定不跑了,跑有屁用。

「這是謀殺!」我吼了起來,「想殺我就自己來,我倒沒想到我會死在人類手上!」

她們倆愣住,那個發育不良的少女拉住苗條美女,「阿琳不要!」

那個叫做阿琳的美女狠狠地瞪她的同伴,等我被長角蛇抓了三四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叫住。

幸好蛇不大,爪子也小。但我想我應該破相了。幸好不是什麼美女,損失不多。

「阿薔,妳太心軟了。」阿琳惡狠狠的教訓她的同伴,「除惡務盡!」

「是沒錯啦。」我插嘴,順便把嘴裡的血吐掉,「但也讓我明白我犯了什麼惡啊!」

她輕蔑的看著我,街燈透過樹蔭,已經不太亮了,卻夠讓我看清她的表情,「養鬼者。」像是在講什麼髒話似的。

「喔?」我抱著荒厄,「我得糾正妳一下。荒厄不是鬼,妳這是詆毀她身為妖怪的自尊。好吧,或許你們認為這樣就是養鬼者…算了。但我們荒厄沒碰到妳們半下,妳養的小怪物卻把我抓得遍體鱗傷。我是養鬼者,妳不是?」

我還真的被荒厄潛移默化的極好,瞧瞧這種欠揍的口氣!

阿琳被我激怒了,想上前給我好看,卻被阿薔拉住,「不要不要!妳自己說只對壞人下手的!」

「她養妖怪!」

「妳沒有養嘛?!」

這下子,美女的怒氣往她的同伴發去了,她舉起手,像是要打阿薔。快吵吧,快打吧。我在心底祈禱。這鬼打牆若是她們搞出來的,她們一內鬨,說不定就鬆弛了這惡毒的巫術,我們還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沒想到阿琳制止了自己的怒氣,讓我在內心哀苦的嘆息。荒厄這該死的傢伙居然笑出聲音。

「…妳明知道不是這樣的。」阿琳悲傷的說。所以說,人正真好,這麼可怕又兇蠻,露出悲傷還是會讓大家原諒,管她是不是差點殺了我。「妳是御者,我是兵器。妳是我的眼睛,我的主人。我們前世就是這樣…難道妳忘了?」

「我…我…」阿薔似乎動搖了。

我趕緊插嘴,「原來妳們前世就搭檔當謀殺犯唷?」

「才不是!」阿琳對我大吼,「我們是破除所有妖孽的聖者!」

「那還真了不起,拯救世界就靠妳們了,是吧?」我諷刺的說。

沒想到她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我真的被打敗了。連諷刺都聽不懂,笨成這樣…我決定重新評估她的智商。

「但這世界不見得需要拯救吧?」我擦掉又湧出來的血,「妳們要拯救之前,最少也問我一下好嗎?我快被妳們救到沒命了。」

美女總是很笨,但阿薔一下子就聽明白了。「…妳想跟那個妖怪綁在一起?她很兇惡…」

我冷笑兩聲。「是啦,以前我覺得她真兇惡,但跟妳們比起來…她真是溫柔善良的要命。最少她也只是吵吵我,鬧得我有點不安寧。妳們卻快讓我失血過度而死了。她好不好,是我的事情。她被綁在我這裡十幾年,可沒傷到任何人,更沒讓人滿身是傷的放血…就因為有兩個自大狂自認在『拯救世界』!他媽的…妳們好歹看看場合和時代!」

那麼愛演不會去當明星喔?現在我感到更痛了。

阿薔看了我好一會兒,低頭認錯,「…對不起,是我們的錯。走吧,阿琳。」

「妳居然聽她的花言巧語?妳忘了我們前世的誓言嗎?發誓將所有的邪惡除盡!」

「是哦,」我翻了翻白眼,「可惜現在不是妳們的前世。妳說要除惡,我卻覺得我這不算好人但也不算惡徒的倒楣鬼快被你們除盡了。」

「妳閉嘴!」她踏前一步,那隻長角蛇又飛起來。

「阿琳,住手!」

「妳別管!」

「什麼前世、眼睛、主人。」我的傷勢比想像中的還嚴重,喵低。「我看妳只是因為盲目所以要一雙眼睛,為了方便乾脆的主從易位。主人?哼哼。妳懂不懂什麼是主從啊?兵器小姐?主該負的責任和從該盡的忠誠妳懂不懂啊?我看妳是不懂啦,大腦空空的兵器小姐。」

長角蛇飛撲下來,我閉上眼睛。

「阿琳,我命令妳立刻住手!」阿薔大叫。

她僵住了。「…我再也不認妳了。」

「隨便妳。」阿薔露出非常失望的口氣,「我已經轉生為人,我就打算過著人類的日子,過去就過去了。」她過來把我扶起來,我好不容易才站直。

「但我什麼都看不到!」

「那也是妳該接受的命運!」

我將她們留在那兒大吵,從懷裡抓出荒厄,將她擺在左肩。「…想辦法瞞過警衛。」我這樣一身是血的走進去,一定會引起臆測和麻煩。

她愣了一下,非常忠誠的執行了我的指令。

警衛根本沒看我,他正瞪著監視器。我瞄了一眼,臉孔整個漲紅了。

那個第五套房的男人,非常熱情的在電梯裡「進攻」不知道第幾號的女人。我挑了另一台電梯,像個小老太婆般彎著背,按了我的樓層。

庇護這個傷風敗俗、毫無道德可言的妖怪,我真的不知道,是對是錯。

「他們現在按住電梯,打算進行下個回合…」荒厄興致勃勃的對我說。

「我不要知道細節。」我擦掉差點滴進眼睛的血,「麻煩妳閉嘴。」

(無知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