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五(完)

我神情慘澹的轉身去上課,決定把這個人拋諸腦後。關我什麼事情?校園這麼大…

但讓我幾乎枯萎的是,這個男生不但跟我同系,甚至是我的同學。位置那麼多,他偏要坐在我旁邊。

荒厄回到我的左肩,因為那個男生就坐在我左邊,還對我友善的笑一笑。

【Google★廣告贊助】

垂涎的跟著他的大群「原居民」也同時好奇的轉頭,真是聲勢浩大。他居然可以平安活到這個年紀!這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這些「原居民」暈陶陶的享受他逸脫的生氣,他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我以為我的室友們神經已經夠大條了,沒想到還有雙倍海底電纜這樣神經的人。

我瞠目看著他掏出課本,然後掏出一本聖經和一本金剛經擺在桌上。「原住民」發著牢騷,離他稍微遠一點,荒厄不太開心的咕噥,貼著我的脖子,卻頑固的不肯走開。

「…我臉上有什麼嗎?」他非常客氣溫柔的問,還摸了摸自己的臉。

「不、不是。」我倉促的拿出課本…才發現我帶錯了。太好了,病太久結果我連課本都帶錯!

「妳忘了帶?」他笑了笑,「我們一起看吧。我沒見過妳欸,我是唐晨。」

居然還姓唐,真是夠了。「…林蘅芷。謝謝。」

他靠我近一點,真快把荒厄給樂翻了。她發出一陣陣怪聲怪氣的呻吟,害我臉都紅了。

「…閉嘴啦!」我在心底對她吼。

「人家、人家忍不住嘛~好棒的味道~嗯哼~」

我抓起唐晨放在桌子上的金剛經,毫不客氣的往她敲下去。

唐晨瞠目看我,我尷尬的搔搔臉,「…我抓錯了。好像有蚊子。」

「拿金剛經打蚊子?」他笑。

被我打翻過去的荒厄不依不饒的爬上左肩,「妳好討厭,過去點…嗯哼~」

我發誓,以後一定要弄對課表、帶了正確的課本。最重要的是…

離唐晨遠遠的。

但我的發誓往往會被扭轉,我覺得上天完全以我的痛苦為樂。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我也能躲多遠躲多遠。但我十六去上供的時候,卻驚駭的發現唐晨正好在化金紙。

「來拜拜呀?」他快活的問。

我僵硬的點點頭。他還跟我揮了揮手,才開心的帶著鮮花水果走掉。

一回頭,土地公張著嘴,神情呆滯的望著天空。好一會兒,祂才說話,「…他是今年的新生?」

我沈痛的點點頭。

「為什麼我不知道?」他像是嚇傻了,「眾手遮天,居然沒個人讓我知道!?我今年是犯太歲嗎?還是命犯華蓋?」祂開始扯鬍子,「有妳這個麻煩精就太多了,為什麼還有個唐僧肉?!我完美的零自殺記錄啊~~」

我很想勸祂節哀順變,總是會有個開端的。但我不敢說出口。

「妳這丫頭,居然知情不報!」祂開始罵我。

「老大爺,這不關我的事情!」我驚恐起來。

「這我不管!」祂開始蠻不講理,「妳去罩著他!他要死也給我死在外面,不可以死在我的管區!老兒管這管區百來年了,還沒出過半個厲鬼!妳要不管,就把妳的小鬼群帶回去!」

老人家一不講理,真比牛還牛,我真的欲哭無淚。

這半打帶回去,我連骨髓都要乾了,我又不能在宿舍擺壇。

「…我怎麼覺得我像孤雛淚那個又敲牙齒又賣頭髮的媽媽呢?」我真的哭了。

「我沒看過孤雛淚!」土地公脾氣很壞的回我,「罩著他!」

我充滿苦難的大學生涯,就這樣拉開序幕了。

(唐僧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