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六(一)

荒厄之六 無憂者

土地爺爺交給我這樣艱鉅的重責大任,讓我才開始透出曙光的大學生活又立刻跌入無底的深淵。

我都欠人罩呢,我是能罩誰呀我…這些都還不是最糟糕的,真正的慘烈,不完全因為他是男性。

當然啦,我過去的生活幾乎都生活在女人堆。小學不用講,國中男女分班,高職又幾乎都是女生。但這不是重點,最大的重點是我根本就缺乏與人交際的能力。

【Google★廣告贊助】

若說跟死人交際我倒是頗有心得…問題是他還活著,而我的任務是別讓他死在學校裡。

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

明明是同學,常常一起上課的,但我只能遠遠的看著他,束手無策。

我不知道是哪裡出錯,只是常常看一個人居然會出問題。我那三個擅長編劇的室友居然幫我編了一套轟轟烈烈的暗戀故事,很開心的告訴了我一大堆他的情報,絞盡腦汁把我們送做堆。

「…我不是喜歡他啊!」真的欲哭無淚了。

「哎唷,我們懂啦~」小汀對我擠擠眼,「上了大學,『愛情』這門學分是必修的。」然後她們三個一起露出「老懷欣慰」的神情,讓我更無力了。

連荒厄都來湊一腳,鉅細靡遺的。包括唐晨的身高體重三圍,連他穿幾號的內褲我都知道了。

「…荒厄!」我惱怒了,「妳明明知道不是這樣…」

「那有什麼不好?」她理直氣壯,「妳若真的把到他,我就更有機會吃他了!我們通力合作,世界上哪有擺不平的雄性?」

我張著嘴,呆呆的瞪著她。她實在「想」得太大聲了,她滿心在盤算應該要清蒸還是紅燒…說不定醃起來慢慢吃可以吃得長久香甜。

「…我以為戾鳥只吸血。」我發悶了。

「只吸血多浪費?」她心不在焉的回答,「放完血剩下的肉還美得緊呢。唐僧肉欸,當然我要一人獨享。誰想跟我分我都跟他拼命…」

…她畢竟是隻妖怪。

「不用想了。」我扼殺她的美夢,「我又沒打算殺他。」

她立刻沮喪的垂下頭。很快的,又振作起來。「那妳嫁給他好了。」

「…妳說啥?!」我差點叫出聲。

「等妳跟他結婚,就會想殺他了。我猜人類都跟蜘蛛差不多吧?母蜘蛛交配以後,都會吃掉公蜘蛛啊。人類的女人也是,結婚以後,殺意常常掠過心底,只是都沒付諸行動罷了。」她歪著頭看我。

啞口片刻,我只覺得哭笑不得。雖然是這樣可以洞察人心的邪惡妖怪,但某方面來說,荒厄出乎意料的純真。她可以看穿人類的祕密和內心,但她從來不了解那種複雜。

她很愛喋喋不休那些帶著罪惡味道的八卦,但只是被氣味吸引,大約也不了解為何是罪惡吧。

我好像面對著一個非常聰明厲害、毫無道德觀的孩童。純真而殘忍。

可能是,我一天天的長大,成熟。但她依舊是那個純真卻殘忍的妖怪。我也不過偶爾對她好一點,她卻這樣掏心掏肺,完全是個小孩子。

「妳在想什麼?」她露出想吐的神情,「好噁心的情緒。」

我們混雜太多,我已經可以豎起防禦她的高牆了,但她卻從來沒想過要立起這種隔閡。

我將她從肩膀上抓下來,緊緊抱住她。她又尖叫又掙扎,立刻奪門而逃。

…噗。

雖然還是不會讓她出生,但我覺得,對她好一點,似乎也沒什麼關係。

當然,更不能讓她吃了唐晨。

然後問題又回到原點。非常苦惱的。唐晨幹嘛不是個死人呢?他若是死人我還知道怎麼跟他交談談判,頂多受點風邪。活人我真的很不擅長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