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一 因緣(一)

因緣

對她或對我,都是一種不幸的因緣。

她原本是貪食嬰兒或年輕男子血液的妖怪,擁有著女人般的胸脯和女人般的臉孔,兩者都極為妖美。自由自在,肆無忌憚

之所以會名為荒厄,也是因為她的存在本身就如其名。

【Google★廣告贊助】

至於我,我本來應該是個普通的人。既缺乏天賦,也沒有靈感。若勉強要找出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據說我是個好吃的食物,從異類的眼光而言。

就因為這樣微不足道的小特點,讓荒厄在屋外晒過夜的衣服上留下記號。不巧的是,另一隻戾鳥也幾乎是同時的留下記號。

當時的我,才剛滿七個月。我母親十六歲就生下我,而我父親已經三十三歲,是補習班的老師。

英俊暴躁的導師和聰慧美麗的女學生相戀私奔還生下小孩,看起來實在非常漫畫情節,還是少女漫畫。但現實往往很殘酷。

我姓林,叫蘅芷。這個名字和生命就是母親給我的所有,之後我再也沒見過她。據說,就在我滿七個月的那一天,她就回家,和我父親離婚,並且出國去了。

就在那一天,也發生了扭轉我一生命運的奇異經歷。

荒厄說,過了午夜,她前來收取屬於她的「食物」。(據說是我)

但在搖籃邊,已經有另一隻戾鳥虎視眈眈了。戾鳥會名為戾鳥,就知道她們並非是啥愛好和平的善良種族。兩隻戾鳥各自主張食物的所有權,平分和合作從來不是她們種族的優點。

於是這兩隻戾鳥大打出手,最後兩敗俱傷…對不起,受重傷的只有荒厄,另一隻戾鳥死掉了。

重傷的荒厄倒在我旁邊,離死只有一線,連吃我的力氣都沒有。

傷到這種地步,她焦慮的等待我的母親到來。現在的她只夠解體然後潛伏在完熟女子的子宮,等待女子的下一胎,成為虛妄的雙胞胎之一,才夠力氣重獲肉體和自由。

但很不幸的,就在那天,我母親決定和我父親離婚,已經跑回娘家了。所以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性命漸漸流失,和哇哇大哭的我大眼瞪小眼。

既沒有力氣離開,也沒有力氣叫我閉嘴。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祖母才邊罵邊進房,俯身抱起我。雖然有點過熟,並且年過五十,但總比一點希望也沒有來得好。

生命火花即將熄滅的荒厄,鼓起最後的力氣,將自己解體成黑霧,想要侵入祖母的子宮…

「但是她…她…她…」每次說到這裡,荒厄就眼淚汪汪,不斷抖著粉嫩的唇,「她居然…」

「她居然沒有子宮。」我無奈的幫她補充。據說我祖母因為生病,所以四十幾歲時切除了子宮。

聽了幾百萬遍,我都會背了。

也如前幾百萬次相同,荒厄會哇的一聲放聲大哭,聲震屋宇的。

於是,她極度不甘願的,附身在我身上。因為當時的我實在太小了,所以她必須用「誓」與「約」這樣的形態,成了我另一種形態的保護者。

但她說得實在太難懂,這麼多年我也沒搞清楚過。我只知道就像某些人會自主性的養小鬼,而我是非自主性的養大鬼。

但別人養小鬼為的是權勢或財色,搞不好還有點搞頭。我用生氣和影子養荒厄,卻只讓我的童年異常悲慘,直到現在,高職都快畢業了,還有人會罵我是「謊精」或「災神」。

不過,生命自會尋找出路。我終究學會怎樣隱瞞她的存在,試圖正常的過日子。

即使她的存在如此真確,不容質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