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六(完)

和唐晨混熟了,覺得他是個真正的好人。

但我不是在發好人卡,而是說真的。拜荒厄喋喋不休的「教育」,我比一般人早熟很多,幾乎有滄桑的感覺。

當然,我們身邊幾乎都環繞著各式各樣的「好人」。但大部分的人是怕被排斥、恐懼懲處,不願被議論,甚至有些可憐討好的當個好人。

【Google★廣告贊助】

有些人則是很稀有的,真正的信仰良善,出自內心深處的溫柔和悲憫,清醒而有節制的成為「真正的好人」。據我的觀察,這類的人往往都沒沒無聞,而且很少抱持著官方形式上的信仰。

像我的後媽、健康檢查的醫生,或者是唐晨。

我猜,唐晨這樣倒楣的成為「唐僧肉」,卻可以平安活到現在,他本身就是個「好人」是功不可沒的。連我這心不甘情不願、原本是為了老大爺的托付才來罩他的倒楣鬼,都不希望他被這種宿命吞噬。

但這不是唯一的理由。

據他說,他從小就三災八難,讓他爸媽都成為虔誠的教徒。但他爸爸信仰天主教,他老媽信仰佛道混合的本土宗教,所以他跟老媽拜拜,也跟老爸上教堂。為了讓父母安心,所以他上學都帶著聖經和金剛經。

我想不只是聖經和金剛經的庇佑,而是之內都有父母虔誠而牢固的愛吧?

不但父母如此,他們家族長輩對他更是疼愛有加,令人羨慕。他有回笑著展示他的收藏品,我只覺得頭昏腦脹,空氣異常稀薄。

我是知道「萬教歸宗」,但也不用這樣「世界大同」吧?

他那要用一個行李袋裝的護身符,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什麼天眼水晶、玫瑰念珠和觀音媽護符,媽祖和聖母排排坐,我發誓還有個凱蒂貓造型的招財貓。

最糟糕的是,當中還有幾個是珍品,衝得我這個身有稀薄妖氣的人差點倒地不起。

「爺爺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姑姑的愛心。」他噗嗤一聲,「我還是帶來了。總不能讓他們不放心。」

他挑了一串菩提子,「送妳吧。我想這個妳不會難受。」

我驚跳了一下。瞪著他。

過去我一直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但現在我開始懷疑了。因為他送我的是一串能夠容忍妖氣的佛珠。

「…你覺得這些災難都是偶然嗎?」我謹慎又曲折的問。

「是偶然呀。」他平靜的回答,「為了那些飄忽的偶然而擔心害怕,不是很浪費時間麼?」

「若是偶然一時出差錯…」你可能就死了。

他看了看行李袋五花八門的護符,「我不能讓這麼多愛我的人傷心哪。」他信心滿滿的抬頭,「所以偶然絕對不會出差錯。」

露出無憂的笑容,我覺得那是一種勇敢。

無憂者無所畏。

「太噁心了,我想吐…」荒厄乾嘔起來,逃之夭夭。他身邊的那些鬼鬼怪怪,也好像集體食物中毒,搖搖晃晃的遠遠走開。

我突然很想笑。我和老大爺都太多慮了。大道自有其循環和平衡,好吃的食物也不見得容易入口,就像美味的河豚肉有劇毒一樣。

不過很快的,我就知道一個殘酷的事實。

河豚毒成那樣,還是有人拼死吃河豚了,何況是個可以讓異類長生不老的「唐僧肉」。

我們這位好人唐僧先生,自保原本是沒問題的,但他常常自己衝進危險中,而且完全不自覺。

我在默默做保姆,經年累月挨風邪的時候就會哀怨的想,一串破佛珠就買到我的雞婆,實在太廉價了。

荒厄也常常抱怨,為了可能永遠吃不到的唐僧肉這樣賣命,實在太不划算。

仔細想想,我們倆真是被坑了。

誰說女人是禍水?男人才是禍害。真正的好人,更是禍害中的禍害。

(無憂者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