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八(一)

荒厄之八 鬼屋

大體上來說,唐晨是個謹慎的人。

雖然說一整個行李袋的護身符都掛上是不可能的任務,但他一定隨身戴上一個,而且非常本能的識貨,總是戴最靈驗的那幾個。雖然說這等靈符總是擋災之後就香消玉殞,消耗得非常快,但看起來擋到學期末是有可能的。

【Google★廣告贊助】

書包永遠有金剛經和聖經,初二十六必去跟土地公請安參拜,雖然被人看得有若干怪癖,但他和煦如春風般的性情和「人正真好」的定律,讓他的人緣極佳,頗有破表的趨勢。

我承認,的確他和我走得最近,但他跟其他女生感情也不錯。而且他真是個實心的好人,很早就坦承他高中就有女朋友,那個女孩上了清華,但他們還在交往中。

或許是他這樣坦白直接,我反而欽佩起來。人又不是石頭,日久生情在所難免。就算他無意,對方若是不小心動心了,這不罪過?他倒是直率,直接斷了這種可能,不像其他只想「朝下輸出」的男生…

這年頭連劈七八船都快成了家常便飯了,這樣復古又實心的好人真的不多見了。

但總有想「死會活標」的人,真沒辦法。

我們這系是文組,女生多一些。這些男孩子裡頭,無疑唐晨是最耀眼的一個。雖然大多數的人都擁有頑強的求生本能,不會把唐晨當交往對象,畢竟去古已遠,總有那種本能遲鈍到接近無,越看越喜歡,決心要「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女生。

當中最積極的,是一個叫做「小戀」的女生。當然,這不是她真的名字。我這個童年失歡的傢伙,漫畫看沒幾本,西遊記紅樓夢這種砸得死人的古典小說看得倒不少,跟時代脫節的很厲害。

所以我壓根就沒搞懂又不寫小說又不寫詩的人幹嘛給自己取個叫做「七瀨戀」的名字,還要大家都叫她「小戀」。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有什麼家族,同樣都是同學,為什麼有人是媽媽有人是奶奶,為什麼有人是寵物和主人。

這對我來說真是太苦惱了,複雜到紅學族譜都比不上的親屬關係表,難為他們都弄得明明白白,連我那幾個神經超粗的室友都搞得懂。

難怪我人際關係這麼差勁。我猜這跟邏輯學是有深重關係的,而我邏輯學得非常糟糕。

「那是網路裡頭的暱稱。」連荒厄都很瞧不起的說,「沒見過妳這麼不通氣兒的女孩兒!」

「網路?」我更茫然了,「網路不就是拿來查資料看小說嗎?」

「…妳是哪個年代穿越過來的大學生啊?!」荒厄忍無可忍,「妳連打個BBS和混個聊天室都不會嗎?!網路遊戲我就不指望妳了…連接龍都不會的傢伙!」

…為什麼我要跟陌生人隔個螢幕言不及義?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說?

「我不想理妳了!!」荒厄對我暴吼,「我還不如去看電視呢!」說著她就衝出去了。

…被自己的式神放棄到這種地步,我該不該悲傷一下?

咳,離題太遠了。

總之,小戀對唐晨很有意,難免對我就有點戒心。可能是唐晨跟我講話都是客客氣氣、正正經經的,也可能是我實在太不起眼,為人怪誕到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所以很快就不把我當作假想敵,把唐晨拖到他們的小圈圈裡頭。

他們那個小圈圈,都是俊男美女的組合,最大的興趣就是唱歌。我被唐晨硬抓去兩次,雖然我畏懼那種封閉又熱烈的地方,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那群歌聲真是不錯,長得又賞心悅目,真是上帝的寵兒。

但我跟他們壓根不對盤。他們的小圈圈容不得我這顆砂礫,我也不指望去了那邊能夠成珍珠。

我會對唐晨這樣關心,除了老大爺的委託,實在是不忍心這樣的好人被宿命吞噬。唱歌是不錯的嗜好呀,就是傷荷包了點。既然唐晨花得起,山路雖然兇了些,他身上那些靈符也不是吃素的,重要的是…

唱歌不會有什麼危險。

所以我心安理得的過我難得安靜的校園生活,反正他晚上出門頂多就是KTV,一個學期又不會有兩次夜教。

但我錯了。

所謂民意如流水,大學生的嗜好也是如此。不知道為什麼,校園突然刮起一陣靈異風,談鬼說異的風氣大盛。

這本來沒什麼,但談久了,自然就想來點親身體驗。

(是說他們住在這鬼地方,還覺得體驗不夠多?)

小戀他們那團人,開始流行夜遊。

夜遊就夜遊吧。這兒我們住熟了,荒厄在這邊也真的立了威,她愛死了唐晨,我都快搞不清楚荒厄的主人是誰了…整天跟著唐晨進進出出。

有荒厄跟著,還能出什麼事情呢?

但在學期即將結束,天氣冷到我裹著棉被、吸著鼻子看鏡花緣的時候,荒厄突然羽毛凌亂的摔在我床上。

她一身塵和土,拼命對我尖叫。情緒激動到我居然無法理解她的意思。

「…妳鎮靜一點好不好?」我瞪著她,突然感覺得非常不妙。「唐晨出事了?」

她這才哭出來,拼命點頭,「那屋子我進不去!有符…」

「屋子?」我問。

她顯現了一棟破敗陰沈,大門還被木板釘起來的屋子。

這屋子…還真眼熟哪…

這不是鎮上最有名的鬼屋嗎?!

我張著嘴,愣了兩秒左右。趕緊踢開棉被,拖著外套就往外跑,根本忘記我穿著睡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