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九(二)

這個可怕的風潮一直到我出了場車禍才算了了。

其實車禍的規模不大(跟以往比起來),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我明知道白骨精虎視眈眈,就不該想是白天就沒事。那天好死不死,剛好是日全蝕,我又沒注意。

【Google★廣告贊助】

結果在大轉彎被她一撲,我「雷殘」了。但她也吃了苦頭,畢竟聖后親手給的香包不是凡物,她大吼一聲,整個手臂都燒了起來,欺善怕惡的荒厄又趁機偷襲。

比起我的傷勢,她可嚴重多了。我頂多擦傷多了些,腳踝扭傷。她燒了隻手臂,還讓荒厄抓掉了一只眼珠。

荒厄得意得不得了,說沒將養個三年五載是好不了的。

「…那時我剛好畢業。」我沒好氣的說。

她的臉馬上垮下來。

我一跛一跛的牽起機車,還是照樣騎到山下,連醫院都沒去。反正朔的醫術比醫生好,而且擦點藥膏裹個傷她是不跟我要錢的,連花草茶都免費。

但她把我的腳裹得跟木乃伊一樣。

「…需要這麼誇張嗎?」我整個囧了,所謂久病成良醫,這是扭傷,既沒有脫臼,也沒有骨折。

「這是為妳好。」她笑,「妳還想剪頭髮嗎?都剪這麼短了。」

百思不解的回到學校,等小汀義憤填膺趕人,我才恍然大悟。

大家都知道得一知半解,像我這樣替人擋災(雖然是誤會,我一點都沒這麼想),總是要付出代價的。這起「嚴重」車禍讓他們害怕了(其實只是包得大包點),雖然覺得自己的問題很重要,但也不想讓我真的喪命。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紅了眼眶。

人類雖然有很多缺點,自私又白癡。但基本上,都有很善良的一面。生前死後,都是如此。

感受到他們柔軟的心意,讓我覺得尷尬卻溫暖。

從那時候起,除非是真的很大的事情,幾乎沒有人來打擾我了。就算偶爾有些人來起鬨,我的同學都會瞪他們,把他們趕走。

「…我好想吐。」荒厄一臉受不了,「嘔…這些人,太噁心了…」

我溫柔的撫了撫她的背,她很乾脆的吐在我身上。

…戾鳥其實也滿纖細的。

但我遠遠的看到唐晨,趕緊飛跑進宿舍。

開學兩個禮拜了,我的確在躲唐晨。其實這不容易…但我總是有辦法的。避免獨處不難…自從這個可怕的綽號和謠言以後,我的身邊圍滿了人(不論死活),而他人緣好,小戀又像水果似的長在他身邊。

不是說,我討厭唐晨。我還是很關心他,覺得他是個很好的人,是該開開心心的生活在太陽底下。但我既然已經將他的災難轉到我身上了,就沒有盯著他的必要。

我只要還活著,所有想吃他的異類,都得來找我談判拼命。這是魯直妖怪的規矩。如果我死了,那我也已經盡力而為,他還有父母豐沛的愛和信仰良善的心腸足以抵擋宿命。

已經給他太不好的影響了。他看得到荒厄,這就已經太不好了。人呢,多少都有一點這種靈感,所謂陰陽眼。這種天賦如果不去使用,年紀漸長就會消失殆盡。

我是沒辦法,荒厄寄生在我這裡,被迫得看得到。而原本看不到的唐晨,或許因為跟我接觸太多,也漸漸的「開眼」了。

這對他很不幸。

為了他好,還是拉開距離吧。他朋友多,不缺我這個陰陽怪氣的傢伙。

「…妳幹嘛變得這麼好心腸?」荒厄逃遠點,「我的胃啊~」

「這不是好心腸。」我別開臉,「我很羨慕他。真希望…我的人生跟他一樣…」

被各式各樣的愛圍繞。

我想啊,我這輩子的命運已定,永遠就這樣了。但是,最少有人示範一種幸福美好的人生,顯現一種可能性。

這樣我才覺得,這世界不算太壞。

荒厄乾嘔著飛了出去,她還真的滿纖細的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