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九(四)

愣了一秒,我在心底罵荒厄,「妳不早點提點我!」

荒厄嚇慌了,「…一地只有一魔。我哪知道糟老頭本事那麼大,怎麼會有魔潛伏在這兒…人家也是剛剛才瞧出來,你就急著罵人家!」說著,就哭了。

哭哭就濟事的話,妳不哭我都打到妳哭!現在哭管什麼用呢真是…

【Google★廣告贊助】

「老大爺,救命啊!」才硬著脖子不肯給人罩的我,還是很沒出息的喊救命了。

人呢,多少把魔看小了。實在魔在人間很少,也不常出手。但你想想,神和魔是並列的,要論排行,把人嚇得魂飛魄散的鬼魂兒還要排在最末班,連荒厄這樣不能變化人形的妖怪都能對著鬼魂兒逞威風。

但荒厄遇到能變化人形的白骨精馬上矮一截,白骨精這樣的妖怪也算中上等了…若看到魔,大約會恨沒多長兩條腿,能跑多快跑多快,能跑多遠跑多遠,別想挨魔一指頭。

這樣排一排,我想你就知道魔的位階在哪兒了。

咱們學校福大命大,當家的管區是個出類拔萃的土地公,換個弱點的就只能祈禱冥福了。

「…我能有什麼辦法?」老大爺脾氣很壞的回,「一起欠砍頭的小鬼!」

「老大爺,您發發慈悲,」這下我真的要哭了,「我死就是一屍十二命。不看我的小命,也憐憫一下這一大幫子!」

我這麼一死沒什麼,但荒厄和九個鬼使都得陪我走了。外帶無辜的唐晨一條命,總共十二個生靈死魂,都湊足一打了。

到今天呢,我才知道我這麼重要。

老大爺就是心好,我猜就算我不求,他也會處理,只是給這些小孩子吃點苦頭罷了。

「妳去把唐晨叫來,趁那老不死的傢伙撲過去的時候,把那碟歸本位。」老大爺嘆了口氣,「歸了本位馬上砸了碟子。別讓那老不死的有機會爬上來。」

「…萬萬不可!」我驚恐起來,「我在不行麼?他要唐晨不得先跟我談…」

「那是妖怪的規矩!」老大爺兇起來,「他要跟妳依什麼妖怪的規矩?他是魔欸!囉囉唆唆個什麼?要不是妳讓那鬼鳥害了,當不成乩身,我需要在這兒窮急?快去做!老兒還會害妳嗎?白癡!」

被罵了一頓,我百般掙扎,開口說,「…找唐晨來。」

我才開口說話,這屋子裡的人才大夢初醒,面面相覷。

「愣什麼呀?」我急得跺腳,「快把他找來!」

實在不想把他捲入這種危險中,但我真的沒辦法。他才到門口,被老魔附身的傢伙,突然跳了起來,往他撲了過去,我趁機把手按在碟子上,發現跟長了根沒兩樣。

「荒厄!」我尖叫,「保護唐晨!讓人吃了,妳面子要擺哪?」管顧不得旁人怎麼想,開始和那個鬼碟子角力。

我只聽到身後乒乒乓乓,哪有工夫回頭呢?我只能賭荒厄對食物的執念,拼命推那碟子,無奈重得要命。

我火起來,摸到口袋的彈弓,想也沒想就往碟子敲下去,那碟子居然怕打,往旁邊一挪,我順勢弄到本位,那碟子軟軟的貼在桌上,其他人發現手能離開了,慌忙奔逃,還記得把昏倒的人拖開。

砸了這碟子…好,拿什麼砸?想到他怕彈弓打,我摸了口袋裡的月長石,連珠炮似的射了十幾彈,那碟子讓我打得稀巴爛。

令人牙酸的尖叫響了幾秒。我回頭,唐晨倒在地上,被附身那傢伙坐在他身上,眼神漸漸清明。他看看我,又看看桌子上碎裂的碟子,突然慘叫,「那是清朝的古董啊~」

若他不是個大活人,我一定抓著彈弓把他打得跟那個破碟子一樣。

我將他用力一推,趕緊察看唐晨怎麼了。但不管我怎麼推,他動都不動一下。我怕死了,連脈搏都測不到,只好將耳朵貼在他胸膛。

很穩定的心跳。

然後我聽到他在說話,透過胸腔的共鳴,真是強而有力。

「得出了事,妳才願意不躲著我是吧?」他冷冷的說。

敢情他還生我的氣哩。

我慌忙坐直,他怒氣沖沖的也坐起來,瞪著我。

鬆了一口氣,又覺得委屈。開口想說話,結果話還沒出口,眼淚倒是啪啦啦的掉個不停。

唐晨這王八蛋,居然抱著我,也跟著哭。

這件碟仙事件,讓氣急敗壞的校方記了幾個首謀大過。不過我沒被波及。

但我一點幸運的感覺也沒有,因為我被更嚴重的八卦浪潮給淹沒了。在場的人把這個事件擴大到封神演義的地步,想像力豐富到應該去當作家騙稿費才對。

但這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我和唐晨相擁而泣被誤會成「靈異版神雕俠侶」。

我真的要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