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十(三)

朔是個巫婆。

這件事情除了我和荒厄知道,幾乎沒有人曉得。我不知道她師承何處,但絕對不是東方的路數。她對我特別青眼有加,我是受寵若驚。

託賴她的善意,我的破爛身體總算有沒病的時候,甚至有防身的武器。

(雖說讓我的荷包枯竭得非常嚴重)

【Google★廣告贊助】

我沒問過她的事情,既然她不想提。但她的確委婉的教我一些「常識」,譬如說「沐月」。

這是我自己瞎掰的名詞,她只說滿月前三天,都到她那兒晒晒月亮。的確這樣晒過月亮,我身體就會好多了。既然她沒叫我加入什麼宗教還是拜什麼奇怪的神,儀式簡單到接近無…那似乎也沒什麼不去的道理。

(重要的是不用花錢)

雖然不太喜歡夜裡出門,但這邊住了快一年,大家都知道我是老大爺罩著的人。真的垂涎唐僧肉的妖怪又忌憚我身上帶著的聖后香包,真敢來找我開談判的沒幾個。

畢竟白骨精的例子殷鑑未遠,大夥兒還是很愛惜生命的。

所以,我跟荒厄騎著機車,在佈滿月光的山道上漫行。除了幾個搭便車的和跟我囉唆分唐僧肉的小妖怪,沒遇到什麼阻礙。

就在距離小鎮不到一里的山路上,突然安靜了下來,連蟲鳴都沒了。

正覺得奇怪的時候,荒厄突然掐緊我的肩膀,「蘅芷!」

我緊急煞車,被荒厄壓得頭一低,然後荒厄發出一聲慘叫。

我猜啊,我可能是騎機車騎到做夢了。台灣的山區呢,居然有頭碩大的母獅子橫在山路前面,嘴裡還叼著軟垂的荒厄。

「荒厄回來!」她飛快的回到我左肩,我想催油門,卻發現機車像是死了一樣。

母獅怒吼,我跟著尖叫,拉起彈弓打了她一彈,但她一點傷也沒有,反而更加激怒。

哎呀,哎呀…我將荒厄塞在我外套裡面轉身就跑。我來念大學呢,現實用得到的不多,最多的竟然是眾生種類。

上大學前,光妖怪和鬼魂我就苦不堪言了,結果上大學不但跟神(老大爺)打了交道,連魔都交手過了。

現在又添新品種…無比兇猛的生靈一枚!

但人家四條腿,我才兩條腿,跑沒多遠就被追上,可恨小鎮只在眼前了呀~

心想「我命休矣」的時候,我腦袋上面飛過一條黑影,阻嚇了母獅。

那是隻和母獅差不多大的黑豹。

瞬間我就有種身在非洲大草原的錯覺,這兩隻異常兇猛的生物開始廝殺搏鬥。我很想趁機逃跑,無奈我兩條腿嚇軟了,跪坐在地上居然動彈不得。

最後黑豹在母獅的臉上抓了一把,惹得她暴吼連連,卻被黑豹的前腳壓在地上動不了。

這個時候,一隻嬌小的黑貓散步似的走過來,蹲坐在這對兇猛生物之前。

有天賦,不是這樣用的。黑貓說。

我不許任何生物侵犯我的領土!母獅大吼。

太侵略了。等妳懂得不可干預命運和平衡,再歸還妳的能力吧。黑貓輕輕喵了一聲。

然後那隻母獅子就不見了。黑貓望了黑豹一眼,那隻碩大的黑豹霧化,成了黑貓的影子。

那隻黑貓悠閒的走過來,瞇著眼睛,友善的頂了頂我的手。

「…關海法?」直到現在,我才認出來。這不是朔的黑貓嗎?

她喵嗚兩聲,跳到我機車上,讓我載她回朔的家。

朔對我輕笑,「今晚很刺激呀。」

「剛關海法說話了!」我激動的大叫。

「是喔。」朔淡淡的,「那倒很稀有。她向來惜言如金的。」想了想,她噗嗤一聲,「上回她主動說話,說她要改名叫『關海法』。因為她喜歡黑暗精靈書裡的一隻黑豹。」

…我是說啊,一隻貓會想看書本身就很稀奇,看到想改名那更是…

「別怪那個孩子吧。」朔看破世情的眼睛寧靜,「她擔心她的人被妖怪傷害,卻沒想過不是所有妖怪都是惡徒…更不該波及無辜的人。」

我愣愣的點頭,有些頭昏腦脹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