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十一(一)

荒厄之十一 高人

本來我以為我要補考還是暑修,沒想到我順順當當的all pass。

我猜是老大爺受不了我在那邊添人口(和添亂子),所以相當程度的保佑,或者是校長感激的回饋,也可能是教授們一時豬油蒙了心腸…也可能是通通的總和。

【Google★廣告贊助】

總之,我可以順利的升二年級,不用花任何錢補學分,讓我感動得想哭。

但是暑假到來,我又有點犯愁了。二年級就不用照規定住宿舍了。雖說住宿舍老是被吵得頭昏腦脹,但實在便宜。老爸給的生活費,連應付生活都有點勉強了,更不要提我那昂貴的「消耗品」。

幸好有朔幫著,我省了醫藥費,馬馬虎虎應付得過去,想要搬出來住實在力有未逮。

但我實在被吵足一學年了,繼續二十四小時待命,我擔心我的精神狀況。

懷著滿心憂思,又去打擾朔了。

我是無家可歸的那種人--雖然我老爸派加長型房車來接我我也不想回去。連打個電話他們都會嚇個半死。

暑假宿舍是不開放的,我除了提著行李來找朔,還真的沒地方可以去。雖然唐晨力邀我去他家裡…一來我的皮沒那麼厚,二來我被他那個兇猛的女朋友真的嚇破膽了。

妖怪鬼魂都沒這麼可怕,就算放符降頭我都還能應付。這種生猛爆辣的生靈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朔真是個好人…雖然是個巫婆。若不是她願意收容我,我還真的得流落街頭。

「對最後一個學生,總是比較溺愛的。」朔淡淡的對我說,「暑假才兩個月,妳就打工抵好了…房租就等學期開始再說吧。」

我張大眼睛,說不出話來。我不是個手腳伶俐的人,打工時打破的碗盤可能比較多,幫不上什麼忙。

說是學生,我實在缺乏任何修煉的天賦。

「也對啦,妳身上寄生著妖,活著就是重大成就了,就算有一絲一毫的天賦也磨光了。」朔笑,「也不是真的要妳當女巫…缺乏天賦會吃苦的。」

她比旁人還大的瞳孔注視著我,「但我不是只會教人當女巫…或者說,巫者不是那麼狹隘的定義。妳學得到什麼就算什麼吧…不用心底存個成見。」

哎,誰說我命不好呢?可能奇特了點…但我運氣總是很好。每每「山窮水盡疑無路」,馬上「柳暗花明又一村」。

遇到一些苛薄讓我受磨難的人,總會有些溫暖無私的人填補平衡。

「…沒有天賦我也會盡量努力。」我鄭重的保證。

她失笑,「不用太努力,隨心就是了。其實…沒有天賦也無所謂,妳已經是巫者了。」

…啊?

「巫者,不過就是溝通鬼神而已。妳不就這麼做了嗎?」她點了點下巴,「妳確定下學期要住在這裡嗎?我收的房租和宿舍相同,如何?」

我連忙點頭。

她笑得很美麗,但我心底有種微妙的違和感。

不過我很快就把這種違和感拋去了。暑假的頭兩天,我筋疲力盡的睡得胡天胡地,真是異常甜美的享受。

朔也縱容我這樣睡,偶爾幫我點個香爐,好讓我睡得熟些而已。

「這麼長的一年,妳累壞了。」第三天她才說,「但妳需要多晒晒太陽。」

她讓我幫她(或妨礙她)在香草園裡工作,也跟她學著製作香水蠟燭和小手工。你問我學了些什麼,我也答不上來。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和小故事,一直到情境符合我才會恍然大悟。

不過這時候的我,還非常享受這種安全靜謐的生活。在她充滿森林香氣的咖啡廳,我頭回有「家」的感覺。

雖然她常常對著我做出來的小東西發笑,說充滿「妖異的靈氣」,賣不得的。但她都很珍惜的收起來,說,百年之後讓人得了去,說不定會有大成就。

對這個我真的充滿懷疑。

這個暑假的開端,真的很不錯。

不幸的是,「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定律又發作了。

就在某個我昏昏欲睡的扎著香草辮的午後,唐晨到朔這兒拜訪我。

看到他我是很高興,但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大禍臨頭」四個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