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之三(二)

太突然了。

我立刻爬上窗戶,想要追過去…突然驚覺,我住的破爛小套房在九樓。我這樣跳下去雖然不會粉身碎骨,但小命一定完蛋大吉。

最近運氣太不好了,為什麼時時老是面臨跳樓危機?

【Google★廣告贊助】

小心翼翼的退回來,我看了我的左肩,空空無也,又再看了一次。

是,我討厭荒厄,和與荒厄綁在一起不得已的宿命。但我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荒謬而突然的結束。

我的左肩相當輕,輕得幾乎有點不平衡。

真的,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像是某種東西從我的血肉裡硬生生的拔掉,空缺了一大塊。

終於擺脫這種宿命,湧起的卻不是自由的甜美,而是莫名其妙的恐慌。

終於有人收掉她了不是嗎?我恐慌個屁。但收到她的人是打算拿她做什麼?還有,她死了嗎?死之前有沒有受到什麼折磨?

我恨她。是啊,我恨她。但她相伴我十幾年了。相伴這個幾乎等於孤兒的倒楣鬼。

不,我不是希望她回來。我跟自己爭辯。我只是不能讓陌生人拿她為惡。我早就決定和這個災殃綁在一起,親手阻止她出世。

「荒厄,我命令妳立刻回來!」我一面往外衝,一面沒什麼意義的大吼。

左肩一沈。我甚至連門都還沒打開。她居然因為我的命令回來了!

她驚恐又害怕的望著我,我更恐懼的望著她。

不管抓走她的是什麼東西,都把她傷害得非常糟糕。她原本有女子妖美的容顏,但從鼻子到下巴,都被血淋淋的扯掉,露出垂到咽喉的舌頭,鮮血不斷的滴在一片爛肉的胸脯上。

長長的尾羽被拔的七零八落,異常狼狽。

「…荒厄。」我將她從肩膀上捧下來,抱在懷裡。她害怕得渾身顫抖。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麼,為什麼不趁機把她甩掉。現在她虛弱成這樣,說不定擺著不管她她就死了。

她死了,我就自由了。

但我反而將她抱到書桌上,割破手指,讓她舔我的血。她困惑的舔著,小心翼翼的觀察我的表情。

我們彼此的情緒可以互相察覺,雖然不像語言那麼精準。但我們都很迷惘、困惑。

雖然沒有因此痊癒,但最少她舌頭縮得回去,傷口結了厚實的疤痕。一整個不成人形。

我將窗戶關起來,坐在床上發呆。在我影子裡還有四個瞪著我發愣的小鬼兒,我想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

「…妳睡吧。」荒厄的聲音嘶啞破碎,「我看著他們。」

「妳沒事嗎?」我衝口而出,她卻驚跳起來。

我們互望了半天,困惑越來越深。

「…會好的。」她飛離我的左肩,停在床柱上,努力梳理自己七零八落的羽毛。

昏昏的坐了一會兒,我自顧自的去洗澡,完全忘記影子裡的四隻小鬼。他們大約也嚇糊塗了,沒想到那是個絕佳的下手時機。

我一直到躺在床上才想起來,卻像是很不重要的事情塞到一旁。

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為什麼,我會救荒厄,還有為什麼,我看到荒厄被傷成這樣,居然湧起非常洶湧的怒氣。

我要好好想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