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 楔子

楔子 被深淵凝視

「…我都不敢看天花板呢,好可怕。蘅芷,妳有沒有在聽呀。」眼前的美少女推了我一下,我大夢初醒的趕緊點頭。

「有有有,我在聽。妳剛說妳家的浴室問題。」

「甚麼有問題而已。」雪紫哀傷的嘆氣,「鬧得好凶呢。陰陽眼真的好麻煩…」

【Google★廣告贊助】

圍在她身邊的同學又好奇又同情的嗡嗡作響,談著各式各樣驚悚的經驗。

我低下頭,裝作用心的撫平裙摺。在這片稚嫩的聲音之上,還有高亢的笑聲飄盪著。

「看看我啊,『靈異美少女』。」黑霧構成的人面大鳥又開始她的惡作劇,將美麗的臉孔貼在雪紫的眼前,「先看到我再夸談靈異吧,白癡!」

「…跟妳說話,妳都不回答。」雪紫在黑霧那頭忽隱忽現,一臉不滿,「妳不相信我,是不是?」

在這樣囂鬧中要聽清楚她說什麼也不容易,我真的盡力了。「沒有的事,我當然相信…只是我沒什麼經驗可以分享。」

人面大鳥笑得更尖銳高亢了,害我只看得到雪紫的嘴一開一闔,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算了雪紫,別理她啦。」其他的女同學將她拉走,「跟她有什麼好講的?」她們成群結伴的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人面大鳥沒跟上,只是飛回我的左肩棲息。「她們說妳是謊精、白癡,神經有毛病。」非常惡意並且熱切的想看我有什麼反應。

但我只是掏出課本,開始複習剛剛沒辦法好好聽講的國文。

她非常失望,「妳一聲令下,我就可以取她們的性命。她們才是說謊者,說謊者!明明什麼都看不到的愚魯之徒,卻妄自虛話!」

「她們都還是小孩子,希望被注目。偶爾有些幻想又不傷大雅。」我在心底回答,「別亂了,荒厄,走開點,妳的羽毛擋住我的課本了。」

但看起來惹怒她了。她將臉逼在我眼前,大吼大叫,「快發怒啊!快生氣啊!讓我去殺人,殺成一片屍山血海!快下令啊!充什麼聖人?!她們討厭死妳了,那個叫雪紫的白癡還故做姿態,說她不理妳的話,就沒人要當妳朋友…如此虛偽、如此凌駕而鄙視!妳若是個人就生氣啊~」

我想趕開她,但旁人瞠目看著我朝空氣胡亂揮手,我只好尷尬的一拍脖子,咕噥著「有蚊子」,試圖混過去。

已經夠不正常了,不需要更多注目,真的。

「我讓妳去殺誰妳就去殺誰?」我死盯著看不到半個字的課本,在心底問著。

「當然,當然!」她狂喜的臉孔離我非常非常的近,血紅瞳孔裡露出強烈的貪婪。

「那好。」我嘆了口氣,「請妳去幫我殺掉一隻戾鳥。名字好像叫做『荒厄』…」

她兇猛的瞪著我,流露出強烈的恨意。一言不發的,她重重的重新棲息回我的左肩,故意的重得讓我沈了沈肩膀,銳利的爪幾乎咬進肉裡頭。

我知道她樂意為我殺死任何人,為了滿足她自己血腥的願望。但這可不包含她自己。

這就是我所處的「現實」。和一隻種族為戾鳥的妖怪,綁在一起,

也所以,跟裡世界,總是相隔得不夠遠。

身為一個人類,這真是太不幸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