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二 捕夢網(二)

世伯走了以後,等我跟荒厄獨處,向來聒噪的她,沈默的讓人害怕。

我先忍不住,「妳別這樣行不行?又不是長了幾片鱗就會變成妖怪。」

原本她的沈默讓人不安,但她暴躁的聒噪卻嚴重損害我的聽力。

【Google★廣告贊助】

「妳也知道會變成妖怪?吭?」她發怒了,「早在妳留記號的時候就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我不是故意搶妳口裡食,」我悶悶的說,「我說過很多很多次的對不起了。」

「誰跟妳說這個?!」她暴跳起來,「有我這隻戾鳥就夠了需要多妳這隻嗎?現在搞到鱗片也長了什麼時候成妖還不知道呢!?妳怎麼不謹慎一點小心一點,什麼事兒都想橫插一手現在怎麼辦妳說呀~」

她罵了半天,我聽到無聊了,隨便拿了本書開始讀。

沒想到我這舉動嚴重惹惱了她。她跳過來把那本書撕成碎片。

「書是要錢的。」我不高興的說。

「都快變成妖怪了還管什麼錢不錢?!」

「不會變成妖怪的,好不好?」我舉雙手投降,「我很清楚明白自己是個人,是妳的宿主。但凡變成妖怪的,是心底想變才變得了的,絕對不會是我。」摸了摸臉孔,「這個是吃了龍氣,又被妳『傳染』,不會怎麼樣的。你們幹嘛大驚小怪…」

「妳說得倒輕巧!」她暴跳如雷的大罵特罵,但罵著罵著,聲音越來越弱,居然睡著了。

這會不會是什麼毛病呢?我傷腦筋了。現在她睡得多,吃得少。但醒著的時候精神旺盛。

妖怪沒個醫生,我又不能送獸醫院。後來我問老大爺,祂把我轟出來。「妳自己的事情就煩不完,煩到妖怪身上去?!妳先設法把妖氣消化掉吧!」

還是趙爺好心,提點我一點兒。他說荒厄跟魔戰過,之後又吃了初龍的氣刺激,修為大大漲了一截,誤打誤撞自煉成了金翅鵬。但因為根基不穩,所以常常需要靜養休息,要我不要擔心。

我聽得糊裡糊塗的回去,荒厄還窩在床上,她睜開一隻眼睛,沒好氣的說,「問那糟老頭做什麼?沒人罵就皮癢?妳不如待在家裡,我罵妳還方便些!」

「我擔心妳呀。」

她躺不住,爬起來就吐了。

…她對唐晨和我,完全是大小眼。

「拜託妳不要這麼噁心好不好?」她怒聲,「我現在就像飛影使出『邪王炎殺黑龍波』,大絕開完是必需要恢復功力的,妳懂不懂啊?」

「…什麼影什麼波?」我愣住了。

「吼~不要跟我說妳沒看過幽遊白書!」荒厄更氣了。

我對道書看得不多,是漏了這本嗎?或許我該寫信問一下世伯…

荒厄氣得差點跳到天花板,「妳一定是從新石器時代穿越過來的吧?!妳當什麼現代的大學生…動漫畫都不看的!妳到底是有什麼毛病…」

動漫畫?坦白說,我還真沒看過幾部。小時候老爸管得嚴,怕我看了那些怪力亂神更愛扯謊,長大後我比較喜歡耐看的古典小說,光買這些就很吃力了,沒錢可以租漫畫,更不要提電視。

之前是室友愛看「我們這一家」,我多多少少會跟著看,其他的問我實在…一概不知。

「妳去哪兒看動漫畫的?」我誠心誠意的問。

「交誼室就有電視!」她氣得發抖,「宿舍裡到處堆著漫畫,妳就不會去拿來看一看?」

「那是別人的書,我不好自己動手…」我爭辯著。

「妳給我滾出去!」她自己在地上打滾,「我造了什麼孽要跟到這麼笨的宿主…」

我趕緊逃出房間,狼狽不堪。

是說我當這個宿主也真的非常沒有尊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