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二 捕夢網(五)

我極力安慰她,問她到底看到什麼。她怕成這樣,跟說謊癖可能沒關係。但她說那些鬼怪日夜糾纏,甚至纏到咖啡廳來,我就傻眼了。

朔可能事奉渾沌,信仰大道平衡,萬事不插手。但她居住的地方,什麼鬼鬼怪怪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就算朔不動手,她家關海法不是吃素的。我就親眼看過關海法把隻魍魎當作老鼠玩個半死才讓他走了。

【Google★廣告贊助】

那隻魍魎自此遠逃,原本門口常出小車禍的怪事也因此終止。

妳說這樣的巫婆家有什麼鬼怪敢跟來也真的是超有膽量…何況我什麼也看不到。

我遲疑的指了指荒厄,「妳瞧得見…什麼嗎?」

她看了一眼,就遮住臉,「好可怕!是個吊死鬼!舌頭還長長的伸出來…」

「喂,妳說誰是吊死鬼啊!?」這可激怒了荒厄,她撲上來就想給玉瑛一頓好打,唐晨看情形不對,趕緊抱住她。她一面掙扎一面大吼大叫,「妳侮辱我?混帳東西!我打得妳媽媽不認得妳是誰~」

我極力說明她沒有半個鬼魂跟隨,但她不相信,還撒潑罵我見死不救,「通靈人是這樣當的嗎?見死不救是要下地獄的!」

坦白說,我突然反感起來。莫名其妙,我有這種倒楣的體質,逃都來不及了,願意插手是我自己神經。再說,我願意把命拼掉,是因為那些人與我有善緣,妳是我的誰?妳有什麼好處到我這兒?給我一句好話兒,曾經善待我?

初見面妳就罵我「末世邪師」,我現在願意聽妳講是我佛心,我又不是聖人,還以德報怨…那何以報德?

神經病。

我沈下臉,實在不想理她,但她撒潑個沒完沒了。

「小姐,妳在這兒鬧,我生意還做不做呢?」朔嘆氣,「妳說不能睡覺是吧?我給妳個東西,妳回去掛床頭。若不靈驗,再來砸我的店也不遲。」

我瞪著朔,反而摸不著頭緒。她向來不願意多事,現在是…?

然後我看見她掏出了一個捕夢網給玉瑛。湊過去一看,我糊塗了。那是唐晨的作品,上頭還標著高價呢。

她不太相信的接過去,又哭嚷了幾聲才走。

直直的盯著朔,她聳了聳肩,「我最不喜歡這等無理取鬧的小孩。」

我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但得了那個捕夢網,玉瑛的確不再來吵鬧。我私下偷偷向小汀打聽,她笑嘻嘻的說,玉瑛雖然還是古古怪怪的,不過蚊帳和唐卡撤掉了,晚上睡得很熟,偶爾說說夢話而已。

雖然說,一切似乎完美落幕,但我心底有個說不出來的疙瘩。

過了一個禮拜,我和唐晨一起在學校餐廳吃中飯的時候,小戀硬湊過來一起吃,對著唐晨喋喋不休。我真佩服她這樣「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精神,雖然荒厄在我左耳聒噪,小戀在我右耳聒噪,但還勉強可以忍受。

沒想到玉瑛小姐也來插一腳。

她還是呈現不死軍團狀態,但蒼白的臉孔泛著淡淡的紅暈,還精緻的擦脂抹粉。硬插在我和唐晨中間,瞅著唐晨,咬著唇笑。

唐晨讓她嚇得將椅子挪遠點,「…王同學,有事嗎?」

「你知道我的名字的。」她風情萬種的擰了擰唐晨的手背。

「喂,動手動腳做什麼?」小戀罵起來。

「想對我的唐晨幹什麼?他是我的!」荒厄也火了。

趁著她們拌嘴,唐晨對我丟了個眼色,齊齊落荒而逃。「這是怎麼了?」他心有餘悸。

「…或許她發現你出類拔萃。」我含蓄的回答。

他卻打了個冷顫。

「小戀也這麼著,你又不見得害怕。」我試圖讓氣氛不那麼僵。

「小戀怎麼同?她是傻大姊,對我跟喜歡偶像又沒兩樣。」唐晨悶悶的回答,「妳瞧她這樣聒聒噪噪,其實害羞得很,一點不規矩也沒有過…」他又打了個哆嗦。

其實玉瑛長得比小戀還漂亮。但人正,不一定真好,有時候會讓人覺得死好。

小戀追著唐晨滿學校跑,我的確不覺得怎麼樣。但玉瑛追著唐晨跑,我都替唐晨捏把汗。後來她沒追得那麼緊,是因為母獅小姐來學校一次,我猜她也嚇到了。

但她不甘不願的找上我。

「唐晨有女朋友。」她趾高氣昂的對我說。

「我知道,我還認識他女朋友。」我謹慎的回答。母獅小姐若來學校,必定找我「打招呼」,用那種要吃人的眼光警告我。會被人亂傳飛百合,就是她專注到可怕的眼神。

「就算他女朋友不在這學校,也輪不到妳。」她輕蔑的從腳開始往上打量。

「我沒有要排隊。」我趕緊雙手亂搖,「我們只是滿好的朋友而已。」

她交疊著雙手,滿眼嬌媚。「他很棒對吧?勇猛頑強又溫柔…但他喜歡的還是我。」

…啊?妳在說什麼?

看我一臉呆樣,她咯咯笑,「別裝了。就算他願意讓妳上他的床,也是可憐妳而已。他最愛的,還是我。」

然後她施施然的走了,氣驕志滿的。

…問題真的還滿嚴重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