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三 神媒(四)

接了這個燙手山芋,當晚我就哭著回去寫信給世伯。

世伯回信倒是回得快,他很尷尬的說,他少年出家,俗世的婚嫁禮俗尚不熟,何況牽涉鬼神。倒是囑咐我要好好辦理。

…真是謝謝你的建議喔!我會不知道要好好辦?但怎麼辦?我就很熟婚嫁禮俗?我連男朋友都沒交過,更不要提婚嫁好不好?!

【Google★廣告贊助】

老大爺更是一起頭就擺手要我別問他,「老兒到今天還是孤家寡人,要問妳就問有家室的!」

問了問,他們土地公真的成家的並不多,事實上,正式有名錄的神明成家立業的很少,要不就是成神前就有家庭,要不就是人氣尚濃的「軍帥」才比較互有嫁娶。

鄭王爺號稱開台聖主,是為國姓爺,門第高貴,他們家的部屬要娶親,很難找到門當戶對的,這才遠渡到澎湖求娶井府千金。

誰知道婚事談不攏,動腦筋到唐晨和我這倒楣鬼的身上。

「幹嘛這麼麻煩?」荒厄不耐煩了,「那七個吊死鬼又不是有什麼大本事,讓國姓爺點起兵馬,進去搶人就好了,搶回去看他想要煎煮炒炸…」

我趕緊把她的嘴捂起來。「輪不到妳說話,閉嘴!」

指望這些沒人氣的傢伙是無用的。我還是自己跑一趟吧…

雖然不想把唐晨拖下水,但我自己又不會開車。拖了一個禮拜,我乾扁的搭著他租來的車,到那個鬧鬼的民宿。

民宿主人根本不想接待我們,但我心情正壞。「…你是讓我們住上一夜呢?還是讓我上網路揭穿你家鬧鬼的祕密?」

「哪有那種事情?」他變色了。

我實在不想再磨下去了。再說,他這樣胡鬧,已經讓我非常不開心了。

「荒厄。」我沈下臉。

這等嚇人的事情,她最喜歡了,更何況是我准她這麼做的。她在我肩上現形,微偏著臉。

我是不知道民宿主人看到多少啦,但他大叫一聲,跌倒在地。背對著我爬開,不斷磕頭,要我自己去找鑰匙。

慢說你背對著我磕頭這點很好笑,我要說,在鬼鬼怪怪中,荒厄還算是正常美貌的。你家屋裡住的…比荒厄可嚇人幾百倍。這你一點都不怕,還怕挺美貌的荒厄。

「那種俗物才瞧不出我的美貌。」她很跩的用翅膀順了順額髮,「唐晨,你說我漂不漂亮?」

「真沒眼光,荒厄這麼可愛,還嚇成那樣。」唐晨溺愛的順了順她的背。荒厄整個都要化在他身上了,我都替她不好意思。

不理他們,我謹慎的敲了敲,推開房門。

七個小姐還在樑上掛鹹魚,半轉臉孔過來,長髮覆在臉上。幸好我沒心臟病,不然也活活嚇死。

深深吸口氣,我一揖到地,「井府小姐,打擾了。」

「小妹妹有何…」大小姐回答到一半,看到我後面的唐晨,掩面驚呼了一聲。

一時霧氣繚繞,像是放了幾百噸的乾冰。等霧氣散了,這七個小姐穿戴整齊,長髮挽成精緻的髻,還細膩的擦了胭脂水粉,對著唐晨下拜。

「不知善士光臨,有失遠迎,尚祈見諒。」

慌得唐晨也趕緊回禮。我站在一旁發愣。仔細想想,這些小姐並沒有正式和唐晨見過面,就算是在壇前也是匆匆一瞥,可能是沒認出來。

現在認出來了,就如此大禮…

不但荒厄對我大小眼,這些該死的吊死鬼也這樣。我不禁有些傷悲。

「怎麼辦啊?蘅芷?」唐晨小聲的說。

「哪有怎麼辦,大家都喜歡你。你乾脆來當這個什麼媒人好了。」我有點賭氣。

「大家喜歡我還不如妳喜歡我就夠了。」他脫口而出。

…這個口沒遮攔的傢伙!我明知道他不是那個意思,但我的臉也火燙起來。

「我、我的意思是,」他也羞紅了臉,「生死摯交。」

「我知道啦。」我清了清嗓子,「安靜點,別擾我。」

硬著頭皮,我說了鄭王爺的求婚之意,恭敬的上了乞婚書,還不忘含糊的把唐晨扯進來,像是神媒不只我而已。

大小姐沈吟片刻,謝絕了乞婚書。「吾等命如蒲柳,哪堪如此高第。雖說善士作筏,美意不可卻,但吾等母親尚在,還是需要父母之命,恕妾身們不可從命。」

…阿鬼,妳還是說中文吧。

「原來妳們比較喜歡在這兒掛鹹魚?」荒厄冷冷的說,「我替你們翻譯吧。這些女鬼想說時代進步了…」

「金翅大人!」大小姐急叫,「您大人大量…何必為難我等?」

荒厄那種喜歡人家捧的個性真是沒救了,讓人捧個幾句,骨頭都輕了。「好好好,不說就不說。鄭王爺家規矩大,嫁過去也沒什麼好的。」

「妳可不可以安靜點啊?金翅大人!」我火了。

最後我們碰了幾個軟釘子,灰頭土臉的回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