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三 神媒(五)

我請老大爺幫我交遞結果,但鄭王爺不肯放棄,反而直接求了老大爺。

「…丫頭,人家是王爺,老兒只是管區。」老大爺為難起來,「妳還是去澎湖跑一趟吧。」

「我的功課呢?我的旅費呢?」我都要哭了。

【Google★廣告贊助】

「功課我教妳,旅費我也幫妳出了吧。」唐晨過意不去,「是我接了這件事情,也不能置身事外。」

我是想乾脆當縮頭烏龜,裝不知情就過去了。但老大爺就吃不消了,他臉色灰敗的遣鬼使找我去,說王爺連發十二道文書,問我幾時起身。

「…你借我旅費,我自己去吧。」我灰溜溜的跟唐晨說。我欠老大爺欠大了,不還也不行。

「我跟妳去…」

「不好。」雖說把他擱在這兒我不放心,但我可是鍛鍊的世事滄桑了。把拖他去找七小姐,聽說讓他跟女朋友又吵了一架,我又好把他拖去澎湖?

「你有那工夫跟著我亂跑,不如去找玉錚解釋解釋,趕緊和好吧。」我勸他,「聽說你們又吵架了?你們不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這樣情份不容易,有什麼好吵的?你是男生,本來忍讓一下就過去了,女孩子本來就比較拉不下臉…」

「妳想多了,不是因為妳。」唐晨低了低頭,「老調重彈了,吵得是同一回事…蘅芷,我是個有嚴重缺陷的人。」

我困惑的看著他,但他不願意看我,將臉別開。

實在我想不出完美的唐晨有什麼缺陷…頂多就是很不懂人情世故吧。但不管有什麼缺陷,他還是我最好的、唯一的朋友。

「等你想告訴我,再告訴我好了。」我拍拍他的手臂,「不管是什麼缺陷,你還是我的好朋友。」

他短短的笑了一下,「蘅芷,妳是男生就好了。」

我聳了聳肩,「我跟男生也沒差很多…你還是去找玉錚和好吧。有什麼可吵的呢?」

他真的借了我一筆旅費,沒跟著我跑了。

等我去了澎湖,不禁頭上一昏。我還在想這家姓得奇怪,怎麼會姓「井」。沒想到井家姥姥…事實上就是一口古井成精。

明時海盜鬧得非常厲害,不甘受辱的何止七美?上吊的、投井的,比比皆是。這些不幸的少女冤魂,日夜啼哭,讓這個古井精很憐憫,都收到自己之下認了女兒。後來指身為姓,自稱井姥姥,這些小姐們就稱井府千金。

井府姥姥受了多年香火,頗有神通。又寶愛自己的女孩們。跟著大樑去的七小姐讓她日夜懸念,現在有了音訊,當然是高興的。但是我送上乞婚書,她也跟著謝絕了。

「女孩兒大了,又飄洋過海。婚事要她們自己主張…什麼時代了,還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她也推得滿乾淨的。

這趟旅行除了讓我嚴重暈車暈船,回來病了一場,沒有任何收穫。

正在煩惱的時候,荒厄長長的打了個呵欠。「不知道謝媒禮厚不厚…夠厚的話,我幫妳成了這件事情。」

我狐疑的看著她,「…這不是安胎符可以解決的。」

「我又不是只會畫安胎符。」她笑嘻嘻的,「妳呀,只會想用正當途徑完成。很多事情呢,不是正當途徑可以了結的。」

本來不相信她,但是老大爺被王爺逼著,我被老大爺逼著,束手無策,只好咬牙應了。

「妳要怎麼謝我呀?」她嘿嘿的笑。

「250CC我的血!」

她偏頭考慮了一會兒,「加上唐晨250CC的血,我就幫妳完成。」

「喂!」

「那妳繼續被逼得走投無路吧。」她涼涼的說。

除了答應,我還有其他辦法嗎?但我說,要事成才給,她倒是非常爽快的應了下來。

…我這樣作,到底對不對呢?不禁納悶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