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三 神媒(一)

之三 神媒

邊咳嗽,我邊摸著牆壁,慢慢的走下來。

自從我臉孔長出鱗片以後,花草茶的效力就減弱很多,至於老大爺的香灰水連碰都碰不得。雖說朔是個高明的醫生,但我心底也雪亮,她高明的方面屬於人類,我現在是個尷尬的半吊子。

【Google★廣告贊助】

為此荒厄很悶,天天吵得要死,還尋了幾種可怕的「藥」要我吞下去。我很感激她的心意,但我真的不敢生吞毒蜘蛛。

最後我求她出門逛逛去,別跟我一起窩在家裡。

「妳不出門巡邏,這山底的妖妖怪怪都抖起來,以為妳病得不能起床呢。」我哄著她,「偶爾也要立個威不是?」

她這才趾高氣昂的飛出去,由近而遠,一片子雞貓子喊叫。

我並沒有什麼大病,只是今年時氣遲,暖到十一月,十二月突然乍寒還暖,氣溫變化的很劇烈。不管我多小心,還是著了涼。又逢幾個外地來的妖怪找我談唐僧肉的分屬,打了幾架,又侵了風邪,就更不可收拾了。

唐晨見我病成這樣,差點取消了和母獅小姐的旅行。今年聖誕節當中還墊了週末周日,請個兩天假就可以和元旦連成一氣。他原本規劃好要跟女朋友去度個假。

遠距離戀愛維持不易,有渡假機會好好培養感情,為什麼不去?更不該為了我生病不去。我把他轟出去,「哪裡就病死了呢?去去去,別在家裡煩我,讓我靜養幾天成不?朔會照顧我的!」

「要不,」他跟我拔河,「妳也一起去吧,蘅芷!旅費妳不用擔心…不然我放心不下…」

「我去當哪門子菲立普?」我開罵了,「滾滾滾!忒婆媽了真是…」

難得的,我身邊沒人吵,睡了一會兒,覺得有點餓了,這才摸下來找點東西吃。

朔瞧見我,笑了笑,「穿著睡衣下來就罷了,還換得衣裝整齊。」

「…店裡有客人瞧見,不合適吧?」說話間我又咳了幾聲,吃力的爬上櫃台的高椅上。

「吃些五穀粥可好?」她問。

我點了點頭,看見櫃台上有封信,看起來是世伯的字跡。我伸手要去拿,朔卻快我一步拿了起來。

「這封是我的。」她從櫃台下翻出另一封,「這才是妳的。」

我連咳嗽都忘了,怔怔的抬頭看她。她用種有趣的神情回望我。

等等,等等!世伯寫信給…朔?

「認識的越深,越讓人擱不下呢。」她在櫃台裡頭熱著稀飯,「可惜我老了,只能放過這樣的好男子。」

原本跳到咽喉的心臟,這才緩緩的歸位。

「…不過若自己送上門,那就是卻之不恭了。」

我噴了一櫃台的開水,大咳特咳了幾聲,差點噎死。

她沒生氣,反而笑得很歡。

抖著手,我把櫃台擦了擦。「…朔,妳是開玩笑的吧?世伯是出家人…」

「城牆越厚,破壞起來才越有趣呀。」她將熱騰騰的五穀粥擺在我面前。

…我該怎麼辦呢?舉著調羹,我開始發愣。寫封信提點世伯要當心?但又不知道朔是不是開玩笑的,熱辣辣的寫這樣的信,也太羞了。

不過,朔若是認真的呢?我要說,朔雖然不是什麼美女,但她擁有一種耐人尋味的風韻。她這樣安分守己的在這裡開個冷清的小咖啡廳,追求者可沒斷過。

真讓她看上的男人,我想是跑也跑不掉的。

那世伯的清白怎麼辦啊?!

我不知道是怎麼把五穀粥喝完的,只覺得暈頭轉向。

「蘅芷,妳緊張什麼?」朔撐著臉頰看我,「陰陽調和,才是順應自然的根本。我又不會使什麼手段對付妳那個伯伯…但他要送上門來,我也會高高興興的收下罷了。倒是妳…妳也該找個情人了吧?」

我的心沈了沈。其實我也了解她的意思。禁慾過度,百病叢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