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五 離緣(完)

很污穢,真的很污穢。

我想我這輩子別想跟任何人有親密關係了,看過這麼多污穢的人心,我真的辦不到。

剛剛發狂的時候,我不小心「嚥下」太多玉錚的情緒和記憶,一點衝動的感覺也沒有,只有沾滿爛泥般的污穢感。

【Google★廣告贊助】

男歡女愛、肢體交纏,並沒有任何問題。真正讓我作嘔的是背後的「心」。那種充滿罪惡感,然後遷怒到代罪羔羊那種理所當然…太令人受不了了。

我大概連胃酸都吐盡,膽汁都出來了。

抱著胃,我蹣跚的倒在床上,覺得很想死。

躺了好一會兒,我明白了唐晨的心情,和「膿」的真相。對一個男生來說,應該是很尷尬、難以啟齒吧…?

這樣的「嚴重缺陷」。

第二天,唐晨回來了。他遲疑的敲我的門,「蘅芷?朔說妳不舒服,昨晚連飯都沒吃呢。妳要緊嗎?」

我打開門,他嚇了一跳。「…妳怎麼了?才兩天而已…妳怎麼、怎麼就瘦成這樣?!」

我啊,是個沒有天賦的人。所以想要使用什麼能力,都得拋擲健康、消蝕膚肉。

瞅了他一眼,我僵硬不熟練的抱緊他。他連動都不敢動,聲音逼緊的,「…蘅芷?」

「唐晨,我有個嚴重的缺陷。」吐壞的嗓子嘶啞,「我沒辦法跟任何人有親密關係。我相信你絕對不會瞧不起我。」

我哭了。

替唐晨哭,替我自己哭。不管原因如何,我們都是屬於「無欲」的那種人。在古代說不定會被說是「品格高潔」、「坐懷不亂」,即使不為僧為道,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但這是現代。男人會被嘲笑「不舉」,女人會被嘲笑「性冷感」。不分男女,都會被懷疑是同性戀。

尤其是男人,更是會被說得分外不堪,甚至被排擠。

我特別為唐晨哭。這根本不是什麼缺陷,但因為社會的這種僵化框架,他卻得吞下這種苦楚,和女朋友惡毒的嘲諷和辱罵。

這人世這麼排斥有異,我替他痛苦不堪。

「…玉錚來過了?」他的聲音很輕。

「你是我的好朋友,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乾脆放聲大哭了。

「妳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對不起,我不懂得愛人…」他也跟著我一起大哭。像是所有的不解、疑惑,自慚自棄,心底所有的傷痕,都隨著淚水而盡。

他心底的「膿」,終於治好了。

***

那股蠻橫的「神威」,又乖乖的睡了。

隔天我們去上學,我自悔不該讓他載…我們用時速十公里的速度,撞上門口那棵大樹。雖然兩人都毫髮無傷,但機車全毀。

「啊,我的天珠…」又一串精品陣亡了。

之前躲避唯恐不及的原居民,現在又全體歸隊,聲勢浩大。荒厄更是用小別新婚的氣勢黏在唐晨身上,拔都拔不下來。

但我不敢抱怨。一切都回到常軌就很好了…雖然是這樣荒唐的常軌。

只是有時候我會想,唐晨的傷,真的都好了嗎?我想不盡然吧。

偶爾,我會看到那條寂寞的蛇,盤在欄杆上,默默看著月亮,流著淚。我只能將他喚過來,摸摸他的頭,偶爾讓他跟荒厄一起睡。

荒厄雖然嘖有煩言,但沒真的把那條蛇趕出去過,反而會伸翅覆蓋著他。

有的時候呢,荒厄也是很溫柔的。

(離緣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