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六 打工(一)

之六 打工

「音樂教室好可怕喔,三更半夜的有人在彈鋼琴,還發出綠光…等我們上去看,卻什麼人也沒有~」

日據時代連風琴都不多見,何況鋼琴?雅好音樂的「少女」只是想滿足一下宿願而已,幹嘛這麼大驚小怪…但還是提點她記得關燈,並且戴上耳機,別讓鋼琴聲傳出去。

【Google★廣告贊助】

「男生宿舍對面的水塔有奇怪的黑影!他們用飄的橫移,好恐怖啊!」

難道只有你們可以偷看女生宿舍?人家好歹生前也是血氣方剛的少年郎,也會慕少艾啊。真是…

「標本室有人聊天開趴…但打開門卻沒有人…Q_Q」

喂,三更半夜去標本室幹嘛?給人家一點自由空間嘛。原居民也是需要社交生活的,都躲到最偏遠的教室了,實在是…

一面看著紙條,一面筆記,我忍不住搖頭。人類真是大驚小怪,明明沒什麼事情。

呃…我好像也是人類。

「已經越來越不像了。」荒厄蹲在我肩膀,一針見血。

但我很人類的把她趕開。人類就是不愛聽實話,這點我就像了。

看著滿桌的紙條,意見箱裡還有一半,我不禁嘆氣。這個打工費,還真的是很難賺。

拜唐晨短暫覺醒的神威所賜,嚇壞了的校長痛定思痛,把我找來,問我要不要打工。

「這個,我…」我完全不認為他想找我去聽電話或幫忙改考卷,「我身體不太好。」

但他提出一個讓我眼珠子差點掉出來的月薪,幾乎跟上班族一樣了!

校長說得倒是很輕鬆,只要每天看看意見箱,加以分類,分送各處處理。「只有那種完全不能分類的…」校長支支吾吾,「林默娘同學…我是說林蘅芷同學,妳就便處理了吧。」

要不要接受呢?我開始動搖了。雖然拿這種體質來賺錢實在不對…但只是打工而已,不是正職。事實上,我的生活費真的捉襟見肘,尤其是我的名氣越來越大(?),來找麻煩的妖怪越來越多,肉包子打狗的月長石也越來越令我心痛。

每發月長石打出去都粉碎得連渣都找不到,可以的話我也想資源回收。朔賣我的已經是特惠價,不要指望她再打折,而且概不賒欠,對這方面她是很一板一眼的。

而且我還欠著唐晨一筆旅費(雖然他不要我還)…一時鬼迷心竅,我說,「如果只有一個月的話…」

「也行,也行!」校長大喜過望,「我讓每科老師都幫妳加分!」

…是說情形有這麼嚴重嗎?

「校長,你怎麼會想到要找人打這種工?」我隨口問了問。

結果他一臉尷尬,「其實每個學校都有『專業人士』定期來打工。」

我抬頭怔怔的看著他,「…那我們學校的『專業人士』呢?」

他摩挲著光滑的頭頂,「…最長的沒熬過一個禮拜。」校長掩面,「之後就沒人要來了。」

我是說啊…「專業人士」搞不定,你找我來打工真的可以嗎?!

「可以啦可以啦,」校長陪著笑臉,「妳是靈異少女林默娘啊。」

…我已經不想再爭辯了。

灰溜溜的退出校長室,荒厄忍不住爆笑,「這就是、就是…『人為財死』嗎?」

我冷冷的看她一眼,「哪及得上您『鳥為食亡』?」

她想反唇相譏,大概是想到認識唐晨之後的種種慘況,黯淡的去牆角畫圈圈,熱淚盈眶的。

只能說,荒厄把我教得太好,青出於藍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