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六 打工(二)

對打工這件事情,老大爺是不太贊成的。

「明明是人類大驚小怪,關我們什麼事情?」祂發牢騷,「妳這是擾民了懂不懂?大伙兒都說妳是替我辦事的,妳這樣叫我怎麼…」

「那老大爺,您支人間的薪水給我?」我悶悶的說。

【Google★廣告贊助】

「丫頭!妳三不五時給我添人口和添麻煩,還敢跟我要什麼薪水?!」老大爺火了。

「老大爺,我也是要生活的。」長長的嘆了口氣,「連命都差點丟掉賺來的謝媒禮,又沒有一毛是我用得的。」

所謂拿人手短,那些謝媒禮讓老大爺發了一注大財。祂老人家也馬上改口,「這些逆民也該管管,妳放手去作吧,老兒挺妳!」

我沒說話,荒厄倒說話了。「糟老頭,你這風向雞作得挺靈活的。」

老大爺先是臉紅了,又惱羞成怒,「兀那妖鳥,別以為煉了金翅鵬老兒就不敢動妳!」

「來啊來啊!」荒厄一挺胸,「我又沒吃人、又沒傷生。我瞧你用什麼名義動我!你們大家評評理哪,都統領福德正神用身分壓我這小妖來著了!評評理呀~」

…荒厄撒起潑來,還真沒幾個人捱得住,氣也氣死。

雖然他們這樣鬥嘴很有趣,但我擔心老大爺的血壓。摀著她的嘴,連連道歉,趕緊逃之夭夭。

一路上唐晨不斷發笑,我瞅他一眼,「現在你聽得見了?」

「略聽得一點兒。」他又笑了起來,「組織一下,大約懂意思。荒厄也太好笑了。」

…太好了。現在他聽得不甚清楚,就聽到一點關鍵字。「…打工的時候,你別來。」我悶悶的說。

「為什麼?」他有點失望。

「…不想讓災難更加倍,你就別來。」我嘆氣。

他雖然失望,還是答應了。

「反正我回去會跟你說。」

「那我可要好好抄錄下來,現代聊齋欸。」他笑瞇了眼睛。

但我覺得很無力。

我說啊,我只是來念大學的是吧?但我功課學到什麼啊?我學得最多的反而是這些現實用不著的玩意兒,現在還拿這個來打工…我大學畢業以後可不要當神棍哪~

「現在就滿像神棍啦。」荒厄不溫不涼的打趣我。

覷見左右無人,我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猛搖,惹得她拼命大叫。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其實真的沒什麼很大的事情。咱們學校沒有那種厲鬼,頂多就嚇嚇人罷了。但這個打工…真的有點危險性。比方說現在我爬上水塔。他們還可以用飄的,我得硬著頭皮慢慢爬上來驅趕。

「連月都不給人賞的啊?」那群「少年郎」鼓譟起來,「有沒有人權哪?!」

…孩子,人權到自然人消滅的那刻就自動喪失了。你們現在是自然鬼不是自然人。

「賞月是往下瞧的嗎?」我冷冷的說,「賞女生宿舍就賞女生宿舍…但我要去跟老大爺打小報告喔!偷窺也是有罪的!」

「那些男生還拿望遠鏡出來呢!怎不先罰他們!」這些少年郎忿忿不平的指著男生宿舍。

「因為他們不歸我管。」

「太不公平了。」「就是說嘛…」「等等某某要洗澡了呀…」「誰誰那個身材…」他們一面抱怨議論,一面散去了。

剩我一個人在水塔上。不是我不想下去,而是…爬上來只覺得累,但要爬下去…卻非常觸目驚心。

什麼錢都是不好賺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