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六 打工(完)

這個工就這麼一直打下去。

其實我有幫上什麼忙嗎?真的很少。我就算不打工,還是平平安安的,很多時候都只是人類庸人自擾罷了,又沒什麼。

但校長只要看到我晚上在校園走動就心安了,不管我敉平的不過是九牛一毛。

【Google★廣告贊助】

原居民對我卻很不樂意,罵我是「新警察」。這辭兒還是我問荒厄的,我不知道原居民還看ptt。

原本我打工的內容是保密的,就是老師們知道得比較詳細一點。但我不知道,現在的老師這麼八卦,居然對外誇耀我們學校有個靈驗的「靈異少女林默娘」。弄得別的學校的學生也會好奇的跑來找人,我只能指著學生證大力否認。

但一來二去,就禍事了。

這天中午,我和唐晨一起吃飯,一切都跟以往沒有兩樣。小戀黏著唐晨,荒厄擠著我,兩個一樣聒噪。我被訓練得可以面不改色的吃飯,還可以低頭看待處理的筆記。

一股寒顫的感覺讓我抬頭,像是大白天就有大咖的來了。

只見一個美貌少女,劍眉星目,走入學生餐廳,目光如電的鎖定了我。我看到她肩膀上的劍龍,不禁張大了嘴。

…阿琳?

我趕緊跳了起來,荒厄也緊急進入備戰狀態。她氣勢如虹的衝過來…大老遠的就跪下,漂亮的滑到我面前,張口就喊,「師父!弟子有禮!」然後就磕頭了。

整個學生餐廳靜悄悄的,荒厄的腳爪都快陷入我的肩膀。「…師父?」她困惑了。

「妳問我我也…」環顧四周,我才覺得不妙。這是午餐時間,大半的師生都在這裡用餐哪~

「快快快快起來!」我結結巴巴的扶她,「妳幹什麼啊,別亂了…」

「師父不答應收我為徒,我說什麼都不起來!」她嚷著,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

妳是不是武俠小說看太多呀!不要看到現實和虛擬都分不清楚好不好?

「妳先起來再說!」我對她吼。

「妳先答應我再說!師父!」她非常堅決。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啦,拜託喔…我頭痛起來,深深的感覺到,死人和妖怪還比較講理…說不定我比較擅長處理異類而不是人類。

她幹嘛不是個死人呢…?

「拜師也要有個儀式吧!妳跟我來…」我扯著她就跑。

荒厄在我肩膀上已經笑得奄奄一息,「這、這太好笑了…蘅芷,妳不但當過大師,現在更升級要當師父了~☆」

「妳給我閉嘴!」氣急敗壞的吼她,趕緊把阿琳拖到校長室…實在我想不出來還有其他地方沒人敢跟的。

校長被我嚇了一跳,我也很無奈。「抱歉…校長,你的小會客室借我用一下…很快的。」我趕緊把阿琳拽進去。

靠在門上,大汗淋漓。「妳搞什麼啊?阿琳?也不看什麼場合就跪下了…」以後我怎麼解釋呀?我的大學生活還不夠亂是嗎?!

鬼神我就搞不定了,連人類都來幫我添亂子!

「師父,我找妳找好久了!若不是我們的教授當笑話跟我們講,我還找不到妳…」她沒頭沒腦的嚷。

「誰是妳師父啊!」我真的快被氣死了。

阿琳說,那次「拯救蛟龍行動」讓她印象非常深刻,但我被蛟龍帶走了,又沒人知道我的身分,讓她非常苦惱。

明察暗訪,還是他們教授當笑話講了「靈異少女林默娘」,聽那身形和年紀彷彿相似,她才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來的。

「…你們教授怎麼知道的?」我囧掉了。

「聽說是什麼學術研討會,你們學校的老師說的。」她的大眼睛寫滿無辜。

…很好!這年頭的老師也跟著學生一樣八卦,還八卦到校外去,我還要不要生活呢這是…

「妳不是說我是養鬼者嗎?」我沒好氣。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她委屈的扁了嘴,「人家本來就看不到。」

「妳們家阿薔呢?」我頭痛了。

「她說她要當平凡人。」她賭氣,「我再也不要理她了。」

…可以的話我想當平凡人!

我跟她好說歹說,她給我執迷不悟。一來二去,我火大了。「妳知不知道看不到是種福氣啊?!」

「斬妖除魔乃是我輩份內之事…」她非常執著,「我有劍龍,我可以…」

原本讓我很害怕的劍龍,在經過這麼久的磨練,現在看起來不過是個小玩意兒。仗著自己有幾分武力,她真的一點進步都沒有。

「妳根本沒有親眼看過鬼神。」我沈重的嘆口氣。

「所以我才來拜師呀!」她非常認真的回答。

揉了揉眉間,我覺得很疲倦。雖然我從來不這麼做,但我覺得,還是給她一點教訓。省得哪天她因為輕率玩掉自己小命。

雖然她對我非常不友善…但我不是記恨的人。再說,我又不是不認識她,哪天讓我知道她因此送命,我的良心也過意不去。

「今晚子時…我是說,十一點的時候,我要巡視校園。」我淡淡的說,「妳若能和我一起巡完校園還不後悔,我就收妳當徒兒。」

她很興奮,但荒厄更興奮,她馬上衝出去唧唧聒聒的宣傳這個大八卦。被我騷擾到百無聊賴的原居民精神都為之一振,摩拳擦掌的。

其實想「見鬼」,不用外科手術,也不用開什麼天眼。如果只是想要短暫看到,方法可是很多的。再說,我只是想小小教訓她一下,不想讓她後半輩子都擔驚受怕。

我用了最簡單、只有我辦得到的方法:用荒厄的羽毛幫她洗眼。

結果這麼義薄雲天、氣勢萬千的女俠客,光走到女生宿舍那棵大樹下就狂叫著逃出校園,連劍龍都忘了用,再也沒有回來了。

「什麼?就這樣?」原居民很失望,「我們還沒出手呢。」

這個工呢,不是每個人都能打的。從來沒見過的人突然見著了…那種精神衝擊可是很大的。

這才是正常人嘛。

但是我…我卻成天和鬼神打交道。我想當正常人哪…

「親愛的,下輩子說不定有機會唷。」荒厄對我擠擠眼。

搡了她一下,我連罵都罵不出來了。

(打工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