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二 山非難(四)

照唐晨的際遇來說,這一路應該算平安。

不要算被人擠上安全島、停紅燈被撞車屁股、上快速道路(還是高速公路?)差點被大卡車攔腰撞上,和預拌混泥土車漏下來的水泥糊在擋風玻璃上…

【Google★廣告贊助】

最少我們沒有車毀人亡,穩穩的開進唐媽媽朋友的別墅,只有倒車入庫的時候,活生生平移的擦了牆壁,我得爬到駕駛座那邊,不然開不了門。

我正在欣慰唐晨的運氣有轉好的趨勢,回頭一看,他的脖子上掛著三個正在粉碎的玉墜子,雙手的佛珠邊走就邊滾下來。

…幸好他們家底厚,親戚多,耗損得起。

唐媽媽的朋友,據說也是個喜愛研究鬼神的人。看看這屋子,不得不承認他研究頗有小成。在鬼魂密度如此之高,經過陰七月更張牙舞爪的陽明山,居然清靜得宛如一方淨土,真令人熱淚盈眶。

雖然得撐著頭皮才「擠」得進屋子,這跟我是個妖人有關,卻不是屋子的錯。

隔絕了病源,睡了一夜就覺得外感輕了很多,最少不會咳得差點把肺咳出來。但這個老別墅瀕臨山路,整晚都有人在飆車,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我換了衣服,扶著牆壁邊咳邊下樓,唐晨已經煮好了早餐,笑嘻嘻的來扶我。「氣色真的好多了呢,我不知道妳有氣喘。」

苦笑兩聲,「…我從來沒有什麼氣喘好嗎?」

他的手藝跟我等級差不多,不過有得吃就好了。這位不知道是叔叔伯伯還是阿姨姑姑的別墅,有很多藏書,唐晨又帶了兩台筆電來,看看書,非常弱的陪唐晨打打電動,還是頗可消遣。

樹蔭森涼,在家家戶戶游泳池(不管多小)的別墅區,這位長輩的院子卻趣緻的挖了個淺池,裡頭有幾株蓮花,垂柳拂水,讓人望之忘憂。

夏夜無事,他會堅持我穿著小外套,帶著捕蚊燈去池畔乘涼,談天說地。有時連藥爐都搬出來,一面煮著世伯開的中藥,一面仰望滿天星晨。

靜態到這種地步,唐晨卻一直很開心,也不知道他樂乎什麼。

只是有時候,我們正在閒談,卻會被飆車族驚人的排氣管聲掩蓋過去。

偶爾吵吵就算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夏天上火,有時整夜整夜的讓人不能睡覺。唐晨打了幾次電話,但這些不要命的小孩去而復來,非常煩擾。

「技術很差,血氣方剛而已。」唐晨凝重的搖了搖頭。

我笑了一聲。唐晨這乖小孩,跟人家評斷什麼技不技術。

他摸了摸鼻子,「我也是騎過車的。」

「我知道呀,我也會騎。」

他笑了起來,很含蓄的說,「我在施伯伯家裡寄放了一部機車。」

這戶的主人姓施,我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唐晨寄放的「機車」,居然有一千CC。

「…這是你的?」我跟他到車庫,看到揭開油布下的龐然大物,整個囧了。

他聳聳肩,「我剛考上高中時,二叔叔送我的賀禮。」他開始嫻熟的擦拭保養,「就騎了國中畢業後的一個暑假。」

…你這種妖怪吸引器跟人騎什麼哈雷?而且這部哈雷沒撞成廢鐵實在不自然…低頭細看,這部氣勢非凡的重型機車,烤漆著一些文字。車底是黑的,烤漆也是黑的,所以一時看不清楚。

等我看清楚是部金剛經,整個默默無言。

「我載妳出去逛逛?」他邊換機油邊問。

我乾笑兩聲,「…等等還要吃藥呢,夜風又大。」

他點點頭,不無遺憾的。「好久沒騎了呢。玉錚讓我載一次,說什麼都不讓我載了,為了我還繼續騎,她還生了好一場氣。」

…我完全明白她的感受。

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還是會來,該上的車…還是得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