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二 山非難(五)

被飆車聲吵醒的時候,我聽到窗外有人低語。

「…總是良心不安。」

「咱們插不上手,各人福禍各人擔吧。犯不著跟他們同流合污,但也不用插手這事。」

【Google★廣告贊助】

「可是…」

「哪管得了那麼多閒事?至多別讓他們曝屍荒野。」

我坐起來,卻又沒了聲響。仔細傾聽,又聽不見什麼。

荒厄當初把生氣灌到我身上,是我大難不死的主因。沒她的生氣,世伯只能來幫我收屍了。但我全身的肌膚都轉成細鱗,體質也偏妖。但這樣妖不妖、人不人的,人類的醫藥變得對我效力極微,卻免不了原本的虛畏。

我變得更容易生病,卻缺乏妖族的異能。彰顯在我身上的妖能,就是比起以前,更能清楚的感知人類的情緒而已。但也只是情緒,還得集中精神才勉強算得上讀心。

而人的心總是非常亂,像是看著雜訊非常多的電影,有時根本看不懂。

但剛才窗外的對談,明顯的不是人類…最少不是活著的人。

一來是睏,二來是病久疲憊。我又躺下來,朦朧欲睡。剛剛才睡著,又被粗魯的搖醒。

「都快死了,還睡!」荒厄拼命搖我,快把我的骨頭搖散了,「起來起來!」

眨了兩下眼睛,我昏昏的披衣而起,「…荒厄?」

「小聲些!」她的聲音倒是挺大的,「去把唐晨叫起來,快走快走!」

這下子我清醒了,跌跌撞撞的摸進唐晨的房間。他沒開燈,我摸了半天才摸到他。

「…蘅芷?」他聲音裡充滿尷尬,「妳、妳…」

「唐晨,」我推他,「荒厄叫我們走。」

「拖拖拉拉做什麼?」荒厄火大的嚷,「快走呀!」

我跟唐晨糊裡糊塗的讓她趕到車庫去,她一看到那部寫滿金剛經的哈雷,眼睛一亮,「有救了有救了!就這部!快快快,死老百姓!」

真不想充當這個翻譯,掙扎了一會兒,「…荒厄要我們騎這部走。」

「這部?」他滿眼疑問,「她想兜風?」雖然疑惑,但唐晨乖乖的拿了鑰匙發動。

…我真的不想上車,但荒厄打著罵著,硬把我逼上去。

「荒厄,這是怎麼了?」我還想掙扎,「三更半夜不睡覺…」

「還睡!不快逃你們就等著永眠吧!」她跳到我的左肩,「禍事了!」

荒厄說,這都市的妖怪被刺激到,說什麼都不能讓唐僧肉讓外縣市的妖怪吃了。處心積慮的締結聯盟,就是準備分了唐僧肉。又逢陰七月,神佛管轄最鬆的時候,他們刻意挑這個月發難。

但人多嘴雜,統合不易。到現在才終於解決了分屬問題,又剛好唐晨和我離了家,趁此良機,打伙兒殺過來了。

「…妳怎麼知道…」我突然恍然大悟。怪道她成天在外瘋,不回來呢。我和荒厄和諧相處,還是上大學前不久的事情,沒多久就南下念大學了。這些妖怪不知道我和荒厄的新關係,看她誤打誤撞煉出個金翅鵬,就想把她拉攏過去。

荒厄不愧是子姑神,跟他們虛與委蛇,想打聽他們正式發難的時刻。

這隻傲嬌鳥王忸怩半天,怒嚷著,「要妳想這些呢!快讓唐晨騎快些呀!」

「唐晨,唐晨!」我抱著他的腰,大聲的在他耳邊「翻譯」。他沈默的聽完,點點頭,「蘅芷,抓緊我。」

然後像是砲彈一樣飛衝而去,我忍不住慘叫出聲。

這是下坡路啊大哥!雖然需要騎快點,但不需要這樣啊~別不等妖怪聯軍殺過來,我們就出了車禍~

跑沒多久,那些聲勢浩大的飆車少年就從山下跑上來,更可怕的是,他們整齊劃一的越過雙黃線,筆直的朝我們撞過來了!

輪胎發出可怕的唧唧聲,唐晨冷靜的一個大迴轉,看看越不過這些密密麻麻的飆車族,他改變方向,往山上騎了過去。

「快呀,快呀!」荒厄大跳大叫。

不用她嚷,我就臉孔蒼白的對唐晨說,「別被追上。」

那些飆車少年不僅僅是殺氣騰騰,幾乎是千篇一率的帶著鬼氣或妖氣。我還在想,這麼大規模的圍獵不可能不引起注意,但我真沒想到他們附身在狂於速度的慘綠少年身上掩人耳目。

「交給我吧。」唐晨依舊冷靜,一個甩尾過彎,把哈雷騎得宛如飛機低飛,拉開圍獵大隊的距離。

但也把我的膽子給甩沒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