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三 世伯(一)

之三 世伯

「…所以說,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玉錚一臉的失望,「嘖,我還以為有什麼八卦…」

「沒有!」我對她吼,氣得眼淚都掉出來。

唐媽媽一場誤會,讓我和唐晨都飽受折磨。我們指天誓地絕無此事,直到把那台陷在山谷的金剛經哈雷拖回來修理,唐家爸媽才「略微」相信。但唐晨還是逃不過一場好罵。

【Google★廣告贊助】

「嘖,放過這樣好機會。誤會就給他誤會,掙扎什麼?剛好生米煮成熟飯啊~」荒厄的不滿已經高漲到臨界點,「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啦!」

「唷,妳家鳥兒頗通情達理嘛。」玉錚稱讚。

「那還用說?」荒厄自得的拂了拂額髮。

遇到這麼相投的人和妖,我只能伏案痛哭。

「小晨也不錯啦,雖然發情期只有獅子等級…」玉錚遺憾的搖搖頭,「但應有的功能良好,一概俱全。」

「玉錚!」我噴著眼淚吼,「妳對他這麼滿意,乾脆和好算了…」

「但我只有發情期不像獅子,而是人類呢。」她豎起漂亮的手指。

…這女人的嘴是怎樣?懂不懂什麼叫做害羞啊~我掩著耳朵,但阻擋不住玉錚和荒厄興致勃勃的討論男人這樣男人這樣,她們一起埋怨我不給人一點機會。

什麼機會啊?!

「沒有的事情不要說得那麼開心!」我氣憤的拭淚,「別說我對唐晨沒那種情意兒…」硬著頭皮,「再、再說,唐晨好歹還是獅子,我…我…」

支吾了半天,我咬牙說,「我也是獅子,還是閹掉的。」

荒厄搖頭嘆息,玉錚睜大眼睛。好一會兒,她才說,「…我認識一個很行的猛男,雖然大腦空空。但如果…」

不等她說完,我就拼命哇哇大叫,好打擾她傳過來的影像。「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蘅芷,妳起蕁麻疹了。」玉錚眼底滿是同情,「這可能是精神科才能解決的了。我爸爸認識一個很不錯的心理醫師…」

「這孩子的毛病就是好不了呢。」荒厄托腮煩惱,「說不定看看心理醫生可以死馬當活馬醫。」

…我是做錯什麼,得面對兩個荒厄啊!?

她們這樣就很吃力了,唐家爸媽更親切的讓人毛骨悚然。我擋著不敢看,荒厄卻聒噪得我要全聾,說唐家爸媽覺得我替唐晨掩飾,心底內疚極深才會如此。結論必定導向「趕緊跟唐晨結婚才會想殺他」這等荒謬。

荒厄真是落重本了,頂著頭皮忍耐相生相剋的積善之氣,成日大鳴大放的。嚷是這樣嚷,我真的對唐晨動殺意,恐怕被這隻傻鳥切成十七八塊。

說是傻鳥,但這隻傻鳥真的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了。

北上送「私信」的趙爺很興奮的跟我說,老長官嘴裡不講,面上著實有光。領下巫女一隻未能變化人型的式神,和北妖九萬聯軍周旋一夜,居然全身而退。

事後荒厄當然大吹大擂,鼻孔頂天好還是尾巴頂天好,讓她著實為難。但跟她混這麼久,剝掉那些吹擂,我也很訝異她這麼急智。

我們的知覺是相混的,平常都分得很開。但我看書時,她多多少少會感受一點,太無聊的就會撇開。但我看聊齋或西遊記,不知道是看太多次,還是她好奇人類筆下的妖怪,倒也知覺得滾瓜爛熟。

她一人面對九萬妖兵,頭皮還是會發麻。急中生智,衝了一陣就飛高大嚷,「唐僧肉也不多幾斤,哪能人人分到呢?說你們笨,還真是笨透了!賣了自己性命,卻替別人成長生!」

這傻鳥突然如此狡智,還知道要用西遊記第七十四回的手段,渙散了九萬妖兵的軍心。她又行動迅速,來去如電,讓她佔了上風。退除附身又不是脫衣服,還得花時間,等回了妖身來戰,心底已經先怯了,三分之一趁夜開溜,另外三分之一跑去追唐晨,剩下的三分之一也不聽指揮,自己亂起來了。

一路撐到天快亮了,後知後覺的城隍爺才點起兵馬剿亂,到場就看到「金翅鵬王齊天娘娘」大展神威。

(呃…妖威?)

據說呢,清兵入關,還靠了半本三國演義。咱們的鳥王,卻只靠幾句西遊記。怎麼說都是我們鳥王勝出。

所以我很忍耐她的聒噪,愛說什麼就由得她扯吧。

幸好她這戰戰出威風,震撼了整個北部。雖說妖神不怎麼對盤,但「厲害」到這種地步的「大妖」也不得輕慢。聽說城隍爺煩惱了好一陣子,還是師爺獻策。

祂出面宴請荒厄的確於禮不合…但內眷就沒有問題啦!所以城隍爺夫人出面邀請荒厄過府小宴,城隍爺作陪。城隍爺都請客了,其他大宮小廟恨不得趕緊巴結一下,省得將來「大妖」不高興找麻煩。

所以她又被請得團團轉,能聒噪我的時間少很多。

我只希望她尾巴翹那麼高,別弄出個坐骨神經痛才好。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