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二 山非難(一)

之二 山非難

「奇怪,仔細看妳五官也沒長錯什麼。」玉錚咬著眉筆,苦惱的說。

被迫坐在梳妝台前,脖子上還頗專業的圍條破圍巾的我,翻了翻白眼。「…各就各位就好了。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各就各位?是各行其是吧。」玉錚把我壓回椅子上,試圖化腐朽為神奇。「真奇怪,明明分開來看,五官都不錯,湊在一起就是不對勁了。」

【Google★廣告贊助】

…真謝謝妳精闢的解說。

我知道我長得很平凡,也知道五官分開來看沒什麼地方長壞。但容貌這種東西,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再說,我對自己的長相很滿意了,反正一天照鏡子的時間又不超過五分鐘。

如果說,長得漂亮點,就可以從此不再見鬼,我就算負債千萬都會去整型。可惜我的問題不是金錢可以解決的。

想辦法活下去就很艱辛了,還煩到容貌去?長得平凡點也好,不顯眼。有句俗話說,槍打出頭鳥。這樣平凡安分的長相,最少惹的麻煩比較少。

「妳這是什麼麵條人的身材…」玉錚非常頭痛,「我的衣服給妳穿怎麼成了布袋…不看臉我分不出妳前胸後背。妳的胸呢?妳的屁股呢?」

「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啦!」我已經開始火大了,「看場電影而已,不是去選美!求求妳呀小姐,妳自己裝扮就好,為什麼…」

「弄得妳像我的跟班,能看嗎?!」她吼,「啊,對了,我有件國中時的洋裝好像可以…那是不退流行的款,我找找…」她不屈不撓的在雲深不知處的衣櫥奮鬥。

我頭痛不已。這女人…真的跟荒厄有很接近的地方。

自從在新竹共同赴險後,她對我的態度就緩和很多。而我斷了生母緣份,差點讓「苦楚」逼著出家時,她拉了我一把。

照理說我們應該扯平了…但她反而騎著機車去把我找回來,逼我在她家裡住下。

我是很感激她…因為「小阿姨」在唐家鬧了一場,又鬧到夏家來,卻被玉錚攔在門口,用那種捍衛領土的態度,乾脆的轟了出去。她撒潑起來頗有荒厄的氣勢,最後「小阿姨」只能淚撒門口,讓大阿姨勸著走了。

事情鬧得這麼大,我實在沒臉住下去。但唐媽媽流著眼淚,唐晨攔著公寓口不給我走,玉錚連廢話都不跟我講,揪著衣服就拖回她家,一面跟唐媽媽說,「放心放心,寄放我家幾天。她敢走?我打斷她兩條腿!」

…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過了兩天,我還是被唐媽媽接回去了。她不知道當中因由,只是期期艾艾的說,「父母就是父母,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

唐媽媽,妳這樣心性純良的人,當然是這樣的。

「我只是震驚了點。」我趕緊開始扯謊,「再說『小阿姨』有自己的生活了,心底知道就好,也不是在口頭上。」

但我很難相同的對唐晨說謊,我還是盡量輕描淡寫的述說來龍去脈,但隱去我想出家那段。

他還是生氣了。「妳怎麼不跟我說?妳願意跟玉錚講,不肯跟我講?」

一時語塞。他氣得臉都紅了,我又覺好笑又覺好氣。「…又不是我主動跟她說的,算是一種心靈逼供…」

「我是不是也要逼供,妳才願意什麼都對我說呢?」他反而更氣了。

雖然不是我的不是,但我還是低頭認錯。

抓著我的手,他也不管我起蕁麻疹。「…別再偷偷溜走,或瞞著我什麼。」

我想搶回自己的手,卻徒勞無功。我只能無奈的看著蕁麻疹往上爬。「是是是。」

這件事情算落幕了。唐爸爸和唐媽媽都是體貼的人,不會白目的跟我提這個。只是用更同情更溫和的態度對待我,唐晨和我拌嘴,他們都會罵唐晨。

這讓我難堪又感動。

唯一的意外是玉錚。她暑假無聊,會跑來唐家把我抓過去,像現在。花兩個小時在我臉上塗塗抹抹,就為了去看場一個半小時的電影。

「找到了!」她歡呼一聲,拉出一件素淨的小洋裝,「換上吧。」

在她揮拳頭暴跳之前,我嘆息一聲,認命的換上。「…我相信妳有很多朋友願意陪妳去看電影。」

「那些蠢男生?」她鄙夷,「看電影不好好看,淨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真把他們拖去旅館…他媽的。我才暖機他們就當機了!惹起我的火卻放著不管,還讓他們摸個屁啊~」

我喊了幾次停,她才不甩我。這女人怎麼口無遮攔到這種地步…

「總有女生願意陪妳看吧!」我紅著臉叫。

「…別提了。」她哀愁的在臉上塗抹,「我在電影院裡頭被女生告白三次了。我的心靈很纖細脆弱的。」

…最好是這樣啦。妳若纖細脆弱,那荒厄就是善良無辜的多情少女了。

「關我屁事!」荒厄搧得我滿頭頭髮亂飛。

我還沒發作,玉錚發作了,「死鳥!我花那麼多時間才把她的頭髮梳好,妳幹什麼妳?!」

所謂虎死威猶存。即使知道她的天賦實在大不如前了,我們這隻「金翅鵬王齊天娘娘」飛逃得掉羽毛,已經是天邊的一個小黑點了。

我將臉埋在掌心,疲勞的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